感悟柳永的随笔

2020-11-03 柳永

感悟柳永的随笔1

  远逝了繁华春梦,时光就像你写的诗词,永不停息地流传。我手捧宋词,晓风残月,杨柳依依,一丝轻风掠过,几缕烟雨偏离,飘过纱窗,带我梦回宋朝。蒙胧的视野,恍惚出现了当年才子佳人的情景,柔情似水,浅浅哀愁。一个白衣秀才挥毫写词,几个青楼女子轻抚琵琶弹唱,何等浪漫,他们共同演绎那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花前月下的风尘女子,浅唱低吟透着生活的几多艰难。柳永,是你轻轻地走进了她们的世界,是你将她们的风情万种淋漓尽致地写出来,在你略带伤感与失落的笔下,在你几经曲折的坎坷情绪里,重温了旧梦,掩映了几多欢笑,慰藉了你那颗沧桑的心,亦温暖了她们浅浅的心事。因为你的词,把她们的凄美一一展现这个并不华丽的天幕。

  穿越历史的走廊,你是第一个为风尘女子写词的文人.曲曲或哀怨或优美或凄切或细腻,你的风流与才情恰到好处地震撼了我柔软的心,你委婉的腔调,柔美的词一并掷入我的冰心,让寒冷的夜如此的明净。在孤独的求学旅途中,你的诗词便成了我精神上的慰藉,在枯燥的生活中,红袖添香。记得当时高中语文老师一遍遍地为我讲解宋词,从那时起我就对白衣飘飘,风流倜傥的白衣相士,无限钦羡。也偿试着了解你的悲喜离合。于是我常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静默着,静默着,读柳词,沉醉在那一个繁荣的宋代,仿似看见一个多情少年在细雨微风中吟诵,“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纵有千种风景,更与何人说”。从那时起,我就想成为一个像你一样有才华有抱负的人。也是从那时起,我对江南美景有了最初的向往,眼前分明是三秋季子,十里荷花的清香。从那时起,我常想泛游于碧波荡漾的江南柔水中,看风雨乱新荷。还有那年经古畔的往昔,猗涟泛起。烟花杨柳,小桥流水。我一直在寻你,已过千山万水,一路披荆斩棘,看三月春暮,黄昏时节,见伊人孤伶清幽,江湖漂落。也正时从那时起,我经常在梦中看见,才子佳人相拥相泣,带走了我内心最后一片暮色,酿成了最后一段爱情。

  你来的时候赤朴纯真,去的时候也空空如也。一介布衣,失落潦倒,然古往今来浩瀚沉重的历史画卷,真正的文人又何谈寂寞与伤感?你本有凌云的才华,你亦想出入君王伴,指点江山,金榜题名,天下皆知。你也曾想为国出力,一洒英雄血。无奈皇帝一句“何须浮名”,将你远远地推去了。性情率真的你注定不是一个政治家。但幸好,你没有走进那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要不漫长的历史又要少了一位杰出的词人,多了一位平平庸庸的小官,我们关于爱情的某一种心绪就没有人能如此细腻而深情。

  是英雄却生不逢时,我想如果你活在当下,定然是一个驰骋歌坛的词作家,声望与才情比林夕、方文山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历史不能假设,而我只是个看客。

  “柳永诣相府。晏殊公曰:“贤俊作曲子,不曾道彩线慵拈作伴伊坐,柳永遂退。”当年的王公大臣纵便有才华如晏殊欧阳修者都不懂得欣赏你的才华,更何况其他人呢?原来真真实实地关注下层人的生活,真真实实地写作都会遭人鄙薄。可怜纷纷乾坤辈,怜才不及众红郡。

  尽管落魄如你,但历史自会作出公正的评价.不经意间你遂开婉约词先风,流芳百世,成为后人永远掂念的印痕。或许90后已经习惯了浮华与虚情,多少少男少女为郭敬明的流行忧伤,韩寒的叛逆早熟而蠢蠢欲动,多少少男少女孩子为超女快男而尖叫狂欢.多少少男少女沉溺于奢华浮燥的时尚中而不知路在何方?我无意追随大街上的流行文化,也无心关注煤体炒作。我只是低头沉思,仿佛置身于烟花巷柳中,抬头吟咏柳词唯美的华章,迷恋于你梦中的遣绻,三月知肉味。柳永,我只是一介庸人.对于你是没有资格相比。或许我不会像你一样流芳百世。但因你,我的人生却更加无悔与精彩。最初的追随,已成为今生的动力。因为你,当年那一个小小的男孩也开始走上了属于他的文学道路.

  也正是你让几千年后的我有了对宋词的热爱,让千年后的我有了对文学最初的热情。我亦曾像你一样有过雄才大略的抱负,也渴望金榜题名的成就,也有人说过我的文笔优美美,我也曾沉醉在鲜花与掌声之中,但醒来后发现我终无法像你一样直抵生活内心深处的孤独,笔下的文字依然沧白无力。90年代的我,虽与你相隔千年,仿似两似条平行钱,遥遥相望.但对于文学我们也有共同的相似点.一样的张扬,一样的多情,一样地爱好笔下的文字.一样地为梦想而执著。你有你的时代,我亦有我的年华.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追随着你。那怕只能只是一个轻盈的梦,我的思绪也会像你一样远远地留在宋代。

  或许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生,不管她如意也好,失意也罢,但有才华才可以放荡不羁,浪迹江湖,那怕仕途坎坷,风吹雨打。或许才华总是与科举相排斥.其实没有了所谓的功名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人生何须在乎别人的想法.盼来盼去,你没有盼到属于自已的绵绣前程。然何去何从,归去也好,至少还能恁偎红翠,只是凌云志,终未遂,此去经年,又将怎样一番风景?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秦楼楚馆,舞女歌伎,也是人生异样的光彩。你轻挥手中的笔,打开了千千万万少男少女的心声,让我们对爱情有了最初的共识,你的一生可谓潦倒,但才华横溢却远胜那些光鲜。

  原来人的一生并不需要前程如朝霞般灿烂,成功如夕阳般辉煌.或许我们终其一生也未能达到生命的颠峰,但历史自会作出公正的评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在当时没有功名被迫填词放荡在勾栏瓦肆的词人,在我的眼中,却高大伟岸的象山,在我的心中,那些诗词早已抚平了弱弱的心事。你的魅力力与多情也如同月光星尘永远绽放光辉照耀历史的天空。

  柳永,就让我寄一曲相思来怀念你吧,以此纪念宋词日日夜夜以来对我的影响。

感悟柳永的随笔2

  我想我定是梦游了,不然我怎会苍然无睹站在都门外的长亭,明目张胆的绘临着你的悲伤,你的忧郁,你的痴情和彷徨。在深秋下氤氲得如此萧条且又惨况,骤雨寒蝉,暮色阑珊,却又兰舟催发,缠绵和紧迫,你流了千年的泪水,竟也无语凝噎。念去去,我想你也路茫茫,道里修远与仓皇,你独自畅想,今宵旅行中的况味甚至待到一舟临岸,酒醒梦回,只剩下寥寥疏柳与残月。纵然孤独与不舍,离愁和冷落,你还是与恋人别去,留下一首《雨霖铃》堪起几世情感的共鸣哀伤。

  我一开场就来到长亭且一直追随着你,时空轮回错乱,哪刻哪地,这般肆行且嚣张。可是凌烈的凄楚仕途,多少次你被不幸折磨的牢骚极其高涨,却又咽入肚肠。终究桀骜不服输的你高调写出“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却糊涂的定格了半世流年的离亡。“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你每况日下,翰墨宣纸便是你惆怅的心跳和匆忙。你有高山流水般知音的妻子和为你精心收集书写成册的倩娘,却敌不过权利的霸道和时间的摇晃。遣送她们落雁般性命消逝和归亡。你想结束这般凄凉的路途遗下释怀和坦荡,却因时光流转,还是苟活于世上。你才高八斗,却延讳屡屡不第,也因言辞过于高傲,只好落于奉旨填词的状郎。你开始关注底层,血流淋漓,饥荒贫赤,惨不忍睹,涟漪起你笔下词的沉重极致,连历史也不堪此重量。

  “老天爷也就这点公平。”我看见你徘徊于汨罗江,枨触于才华杰出的屈原也此般悲壮。独伧然而泣下,多么哀凉。“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我又看见你沉浮在青楼歌馆,瓦肆勾栏,市井巷陌。然而你这般磁性的慢词和清新的韵律却与喧嚣的生活气息,优美的丝竹管弦,多情娇娜的女子发生了碰撞,“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鸣出了绝响。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就算千年之后依旧被人弃离和谩骂,我想你是对的。你的性子,你的情绪,就该由词澎湃出忧伤或涤荡。你看到了最肮脏,最卑鄙的地方,不是秦楼楚馆,而是富丽堂皇的宫殿暗殇。世俗,谁说过污浊与肮脏。只不过是那些达官贵人的为自己的虚荣而违心隐藏。你的慢词写出了青楼歌女内心被贱踏的空白迷惘,你身从丛花过,不带一片叶,谁做得到?我在你身后一直梦呓,看着你的阵阵悲伤。

  我做的一个忧长的梦,然后醒了,可依旧是黑夜在笼罩。我想是现实中我褦襶涌出的悲伤,才会梦见柳永的伤,如此彷徨,睡不着,这般凄凉彻骨的忧伤。我慢慢独自暗想……

感悟柳永的随笔3

  昨夜闲潭梦落花,不知几人乘得明月归。梦境一一掠过,那些哀愁和忧伤,如诗词水墨,小心典藏,频频吟唱。轻纱随风,难解思念的伤,泪滴里的痕迹,跃然纸上。一把潦草的年岁,在纷乱白发的脉络间摇晃。笙琴玉手,那音符,若水流觞。几度春秋,为谁几度惆怅。

  点画青林,墨染奇峰,自古帝王州,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凄怨词曲,琵琶婉转,月下的颔首,那相思,挂满了娥眉。你填的伤心,在汴梁的雕梁画栋间,以泪作烟雨,洒满秋江。牡丹亭中,风尘往事,此刻但求美人作伴游。灯红处,几重风花雪夜,几度儿女情长,楼上人归,依明月,愁听箫管,一雁正南飞。

  男儿自古多才情,功名利禄,被一壶薄酒灌醉。青楼薄幸,笔墨却多情。谱到阳关声欲裂,未了春江愁未绝。清明上河园,多少风荷摇曳,不堪凋零,清露泣红,一时回首背西风。小桥下的行船,夜泊榆柳岸,何人的一声羌笛,令月色凄然如霜。桐花烂漫时候,风细细,凤兮凤兮非无凰,怀抱谁的等待,花销英气。萧墙里寂寞宫闱,千姿繁华,不过做了你的束冠,一笔涂抹,全然成了寻常巷陌里的闲谈。

  白衣卿相,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一时繁华,全被你的'诗词唱的柔曼。落魄的情怀,在汴京的石巷间传唱。奉旨填词,不过是龙案后的自忖自负。诗人的花香清酒,调琴歌舞,笔墨灵动,才是真情所在。宛如灰雨暗阁的江南,温柔的凄迷里,尽去繁华。然而故乡渺邈,日暮是何处,天际识归舟。

  柳三变,一时情满京城,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漫游于市井,换得一生自在。微霜凄凄簟色寒,你的目色冷峻,不是烟雨里的酥软,却似骄世的君子或是玩世的隐士。

  一代才子词人,生前潦倒,身后却得万千艺妓垂泪。城头春草又一年,清明时节,万种风情都作雨。杏花流水里,仍是你前世的眷念,被一首哀婉的词曲演绎。又是梦里,落月摇情,何处相思明月楼,楼中画阁,仍在痴痴地唱你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感悟柳永的随笔4

  有人说你是风流才子,有人说你是江湖浪子,有人说你是自命不凡的“白衣卿相”,有人说你是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而我说,你是一个敢于表露真性情,敢爱敢恨的真男子。

  想当初,你也妄想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你的父辈很期望你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发送显贵,光宗耀祖。本来,就凭你的文才中个状元,谋个一官半职总是小菜一碟吧?不知是应了“文章憎命达”的定律,还是你的文章不合那些当朝官员的口味,几次赴京赶考,你都名落孙山。于是才高气盛的你,由着性子写了那首牢骚极大的《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将……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你这样公然地讽喻圣上没有发现自己,硬说朝廷遗漏了贤才,把你一介布衣,偏偏要说是饱学多才的人才,是没有穿官服的卿相,真格不知天高地厚,你是不是太狂妄了些?

  你只图一时痛快,发泄满腹牢骚,压根没有想到这样做的严重后果。没有几天,《鹤冲天》就捅了篓子,冲撞了圣驾。仁宗越读越不是滋味,越看越感恼火。特别是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真格是刺到了当朝皇上的痛处。三年后,你又一次应考,好不容易考过了几关,单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谁知,仁宗在名册薄上看到你的名字时,竟龙颜大怒,不但恶恨恨抹去了你的名字,而且在旁批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直至年近半百,你终于在更名后才考中进士,步入仕途。但朝廷也只给你一些无职无权的“闲官”,叫你慢慢浅斟低唱

  既然最高当权者封死了你的仕途,你也就丧失了为国效力。为民请命的资格与信心,你感觉前途渺茫,事业无望,于是干脆放浪形骸,咽泪装欢,玩世不恭地扛着“奉旨填词”的御批招牌,浪迹江湖,混入歌楼舞场,坚决彻底地践行皇帝的圣旨,如痴似狂地“浅斟低唱”起来。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晚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你是那么的心高气傲,又是那么的伤感忧郁。是啊,谁能体会你那颗失意落魄的心呢?其实,不只是你柳永,自古才子的命运都坎坷,仕途都艰险,人生都不如意啊!

  苏轼,一个文学泰斗,一个治世能臣,一个豪爽志士,何以一生命运坎坷,多灾多难,屡遭排挤。贬谪,最终客死他乡?这除了他个性耿直,不阿谀奉承,不同流合污的性格悲剧,更与他才华盖世,文采出众有关。谁叫他名震朝野,出类拔萃?谁叫他功绩昭著,身居要职?你一个月亮遮住了万千星星的光辉,能不遭来那些无名小星们的嫉妒。造谣。诬告。陷害?“木秀与林,风必摧之。东坡何罪?独以名高。”正因为他“太出色,太响亮,把四周的笔墨比得十分寒碜,把一些文人比得很是狼狈,必然地引起了一些文人政客酸溜溜的嫉妒”,他们当然会拿出祖传法宝,向他泼污水,放冷箭,打黑枪,砸砖头,直到将他赶尽杀绝。

感悟柳永的随笔5

  凡是读过柳永词的人都会对柳永折服,柳永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柳永有两首词牌后人很难再写出名,一首是《雨霖霖》,一首是《八声甘州》。用词宗概括柳永都不为过。但是柳永却是失意一生、令人悲叹一生。市井处能唱柳永词,《宋史》竟没有为他立传,生卒年不详,真是让人哀叹。

  柳永是个颇为自信文人,柳永也想通过科举来达到济世天下,留名于世。东京一试,却偶失龙头望,柳永失望之余便来个《鹤冲天》,鹤冲天自己为什么没冲天。据说宋仁宗听到此“淫词烂调”颇为不悦。柳永见皇帝老儿不高兴,知道自己以后完了蛋。干脆来个“奉旨填词”,干脆偎红依翠、赏花观柳。

  小子曾看到这样传闻:柳永落黄后曾去找过孙何,希望孙何拉自己一把,孙何只是敷衍他便将他打发算事,柳永只得又去寄人篱下、寄食篱下、漂泊江湖、浅酌低唱、挨人白眼。

  小子也曾看到这传闻:金兀术看到柳永《望海潮》像恶狗看到肥肉,对杭州垂涎都滴。

  也许六色江湖难混、也许填词不能食烟火,也许傍红亲翠被人看不起,也许不弄个进士永远不是正统,文学史说柳永“浪子回头”,柳永考上进士,弄个屯田小官。也许同僚看不起,据说柳永辞官重新为花花们填词弹唱。最后死时,是他这些心爱“花草”为他筹钱哭葬。

  柳永一生难达,但是他的词却如日月散光。有些根正苗红文人不耻柳永、斥责柳永词为“淫词烂调”,说柳永只能写写风花雪月,不为长官喜,但是这些所谓正统文人虽然写些长官喜颂,但是热乎一时,便化为烟云消散在历史沉河中。

【感悟柳永的随笔】相关文章:

1.关于生命感悟的随笔散文

2.柳永词

3.柳永名句

4.柳永的简介

5.柳永其人

6.柳永的轶事

7.柳永名言

8.柳永简介

9.柳永轶事

上一篇:柳永《雨霖铃》说课稿 下一篇:读柳永读后感
[柳永]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