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八声甘州》翻译及赏析

2019-01-19 柳永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译文] 到处红花凋零翠叶枯落,美好的景物渐渐地衰残。只有长江水,不声不响地向东流淌。

  [出自] 柳永《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注释:

  1.选自《乐章集》。八声甘州,词牌名。

  2.一番洗清秋:一番风雨,洗出一个凄清的秋天。

  3.霜风凄紧:秋风凄凉紧迫。霜风,秋风。

  4.关河:关隘山河。

  5.是处红衰翠减:到处花草凋零。是处,处处。红,翠,指代花草树木。

  6.苒苒(ran 第二声)物华休:随着时间流逝,美好的景物都消歇了。苒苒,同“荏苒”,指光阴流逝。物华,美好的景物。

  7.渺邈:遥远。

  8.淹留:久留。

  9.颙望:抬头远望。

  10.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好多次看到远处有船驶过,便以为是爱人乘舟归来。

  11.争:怎。

  12.正恁(nen 第四声)凝愁:恁,如此,这样。凝愁,愁绪凝聚化解不开。

  译文1:

  面对着潇潇暮雨从天空洒落在江上,经过一番雨洗的秋景分外寒凉清朗。凄凉的霜风逐渐地迫近,关隘、山河冷清萧条,落日的余光照耀在楼上。到处红花凋零翠叶枯落,美好的景物渐渐地衰残。只有长江水,不声不响地向东流淌。

  不忍心登上高山下看远方,眺望渺茫遥远的故乡,渴求回家的心思难以收拢。叹息这些年来的行踪,为什么苦苦地长期停留在异乡?想起心上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心上人回家的船。怎么知道我,倚着栏杆的时候,正这样的愁思深重。

  译文2:

  暮雨潇潇,洒遍大江两岸,也洗净了清秋时节的万里长空。西风渐紧,带来阵阵寒意,关河冷落,残阳正照在楼上。四处红花凋零,绿叶衰谢,渐渐地景物都凋零了。只有长江水,永远这样无言无语地向东奔流。

  我不忍心再登高望远,故乡遥远似在天边,思归的心愿却难以收敛。感叹连年奔走,究竟为了什么在异乡滞留?佳人一定在妆楼苦苦地遥望,有多少次误认了远来的归船。她哪里知道,此时的我正独倚栏杆,心中结聚着无限哀愁。

  赏析:

  《八声甘州》上篇写景,下篇抒情。雾秋所作。一个对字,已写出登临纵目、望极天涯的境界。天色已晚,暮雨潇潇, 洒遍江天,本已气肃天清,明净如水,却又加此一番秋雨。“雨”“洒”已觉振爽异常!素秋清矣,再加净洗,清至极处--而此中多少凄冷之感亦暗暗生焉。其下紧接一个“渐”字,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觉凉风忽至,其气凄然而遒劲,直令衣单之游子,有不可禁当之势。一“紧”字,又用上声,气氛声韵,加倍峻肃。举目关河,春夏滋荣盛之气已尽,秋来肃杀凋零之气已浓,草木不芳,一片冷落之景象。于此,再下一“冷”字上声,层层逼紧。而“凄紧”、“冷落”,又皆双声叠响。“残照当楼”此际词人乃觉遍宇宙的悲哉之秋气,似乎一齐袭来,要他一人禁当!再下则笔致思绪,便由苍莽悲壮,而转入细致沉思。“不忍”,所看到的是更引起乡思的景物。作者的连年漂泊,是为了追求什么呢??虽有乡思牵挂为何还是漂泊?更加深了语气。写出作者内心的痛苦、渺茫的情感。“归思”和漂泊的矛盾,由自己的思归心切,想起自己妻子也在怀念自己。目“想佳人妆楼禺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妻子经常在楼上看着船远远的归来,误以为是丈夫的归来。倚阑干处,正凭凝愁”于最末幅点出全篇题目。这首词最大特点就是把抽象用具体表现出来!

  本词是柳永羁旅行役词中的名篇。《甘州》原是唐人边塞曲之一,声情是激壮的。今所传《八声甘州》,因全调共八韵,故称八声。这首传颂千古的名作,融写景、抒情为一体,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语浅而情深。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首句以“对”字领起,登高临远,展示了暮雨潇潇的江上清秋景象。“潇潇”写出雨声,“洒”写尽雨势,“洗”写秋雨之结果。雨能引起人的感发,黄昏的雨引起人的感发更深,因为黄昏景色变化得更快。这里既点明地点、时令,也为全词奠定了感情基调——秋为之言悲也,虽然雨后的黄昏天高气清,悲愁却随之袭上心头。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接着写雨后的景色。此三句被苏轼誉为“不减唐人高处”,大概是指这其中感兴真切,气象恢宏,高远。“渐”是逐渐的一个过程,这更增加了一段时间感。“紧”字写风,指强劲的风,与前面的.“潇潇暮雨”相呼应,写秋天的风风雨雨交相侵袭。关河冷落,隐含着悲凉的历史感。残照当楼,只有一轮残日的余晖,映照着作者所在的高楼。这里柳永没有正面写悲慨,但他写出了大自然,写出了秋天生命的消逝,山河的冷落,夕阳满目,每一个景色都包含着深沉的悲慨。

  然后视野渐收,写到苍茫大地上的自然生物,“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放眼望去,曾经生机盎然的草木凋零了,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消失了,这增加了更深的悲哀。“物华休”三字,似乎包含了作者心中所感的生命无常,事业落空的所有悲哀。最后目光落到长江上,面对深秋的悲凉与萧瑟,它竟然保持了一贯的沉默,默默东流,可这长江水无语东流是永不改变的,这其中此片句句写景,句句关情。

  下片写他的怀念,“不忍登高临远”,明明已经登高,却还偏说不忍,说“不忍”实是不能忍啊。“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其实只不过是自我安慰。故乡渺远,望而不见,归绪难理,更加无奈。“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这是词人的自省,自责,也是他羁旅一生的悲剧命运所在。陶渊明说:“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柳永在这里想到自己不过是为了一点口腹生活就被别人驱役,含义十分悲慨。一个封建文人与科举绝了缘,其生活之潦倒、行踪之无着、内心之酸楚又岂是语言能形容的?柳永这一问真是“欲说还休”。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此句具体形象地刻画出“佳人”妆楼远眺的痴情,惟其痴情,游子才先入为主,使其产生视觉的失真——把他人的归舟误认为是游子的归舟。而这一具体感人的形象又是词人痛苦怀想中产生的幻觉,于是,一种相思,两幅幻景叠加,虚实相应,极大地增强了艺术张力。这种写法就是一般人熟悉的古典诗词中常用的“从对面着笔”的手法。最后两句由佳人回到自己,字面上是对“佳人”句承接,佳人苦苦思念游子时,不免产生“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的猜测,她哪里知道此时游子正和她一样倚阑远望,满腹乡愁!实际此句与首句呼应,是全词的注脚,使整首词都笼罩在浓浓的愁绪中。

【柳永《八声甘州》翻译及赏析】相关文章:

1.柳永《八声甘州》翻译赏析

2.柳永的《八声甘州》的翻译及赏析

3.柳永《八声甘州》作品赏析

4.柳永《八声甘州》赏析

5.八声甘州柳永

6.八声甘州 柳永答案

7.柳永八声甘州

8.八声甘州 柳永下片

上一篇: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翻译赏析 下一篇:柳永《昼夜乐》的作者注释翻译赏析
[柳永]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