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真诚而哀怨的爱

2017-10-16 李清照

  李清照的作品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是以结婚和赵明诚的卒亡为分水岭的。

  早期阶段多写少女情怀的诗词,比较明快妍丽,令人解怡而乐。

  第二阶段多写悲春怨秋场景,通过摇曳多姿的身边事物表现伤离别念,风格婉约,动人心魄。

  第三阶段多写国破家亡后的飘零生活,词风变化多样,既有苍凉沉郁之韵的作品,又有彰显恢弘雄杰之气的作品。

  早期的李清照是一个纯情的少女形象。

  “蹴罢秋千,起来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这里刻画的显然是一位丰衣足食的富家官宦小姐。

  当春情涌动时,她只“露浓花瘦”的淡淡一,便“整纤纤手”,随后“倚楼无语理瑶琴”了,真的是无语吗?

  非也,那应该是一种不甚分明而又令人迷惘的闺中春情的悸动。

  “见客入来,袜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听闻有客入内,在慌乱之中连鞋都顾不上穿而忙于避让,虽携“羞”而走,却是又将“羞”洒一地——“袜金钗溜”。

  “倚门回首”把一个稚气又好奇的小女子形象描写的惟妙惟肖,最后,佯装嗅闻青梅而故意回首偷窥个究竟。

  李清照情初开时活泼可爱的少女形象,这首《点绛唇》便是最好的诠释。

  中期的李清照寡居的时间较多,生活、感情不如意的经历也较多,所以词作涉及感伤的内容也较多。其中最具代表作的当属《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佳节又重阳”时,理应亲人团聚把酒赏菊之日,她却只能“莫道不销魂”,再现孤独凄凉心境。

  无论是浓云遮天的白昼,还是秋凉透骨的'半夜,她只能孤坐室内,与纱帐和玉枕伴香炉而叹,直到“帘卷西风”时,她才惊觉“人比黄花瘦”,这种怨而不怒的凄语把一种真挚深沉的思亲心境推向了高潮。

  李清照的伤离思亲诗词,大多含有百结愁肠之意。莫不然,怎会“闲拍阑干愁不倚”?莫不然,怎会“从来,知韵胜,难堪雨籍,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的泣诉?

  李清照的感情生活有一段婕妤之悲,长门之怨的插曲。她借“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来影射赵明诚的外遇,以及自己被遗弃的悲惨遭遇。否则,她不会倾泻“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的殷忧之句。

  从赵明诚南下就职,遭贬后再度重返仕途的这一时期,李清照是“多少事,欲说还休”,而这番“生怕离怀别苦”对身体的损伤,恐怕并不仅仅是“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造成的。

  尽管夫君已重返仕途,可是,李清照仍是难留丈夫还她家和业兴的向往,只得以“休休”来表达狠下诀别之情。末了,留一段“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而“独抱浓愁”。

  后期,当赵明诚卒亡之后,李清照变得“日晚倦梳头”了。许多的事情已不容想不容忆了。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晚年的李清照在经历了感情颠簸,经历了国破家亡的辛酸后,过着“绿荫庭院”的寥寂生活,有着“寒透纱窗”的凄凉阴寒之感。曾经美好的东西只能在她记忆深处留存,回归现实,失落与哀愁依旧是她晚年的思维定势。

  《声声慢》这首被称为“千古绝调”的抒情之作尤显李清照生活处境的颇具艰难,那种生命已无鲜丽可采的隐忧,那种喋喋不休的凄厉语调把一种绝望的等待全都付之“寻寻觅觅”中。即便如此,结尾仍是“凄凄惨惨戚戚”也!

  哎,李清照的爱堪堪是一腔真诚而哀怨的爱!

  李清照的一生,真真是愁绪不少,欢愉不多的一生矣!

【李清照真诚而哀怨的爱】相关文章:

1.哀怨古风句子

2.哀怨托离骚

3.伤感哀怨的句子

4.哀怨忧伤的句子

5.描写“哀怨”的古诗

6.哀怨的自白──重读《再别康桥》

7.表达“哀怨”的唐诗

8.李清照资料

上一篇:李清照与酒 下一篇:李清照珍藏版诗词全集
[李清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