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随笔

2020-11-18 李清照

李清照随笔1

  雨声细碎,宛如湮远岁月中古琴的清音。暮色将天空浸染成绝妙的水墨丹青,用色非浓亦非淡,一抹苍茫,渺远无际,渐渐加重,渐渐湮开。千年之后,暮雨潇潇中,倚窗而思,看见的她确似一朵寂寞的清莲。

  北宋,历城,楼阁上,烟雨蒙蒙。你仰望着天际的雨滴从天空落下,淅淅沥沥,一串一串的。看着雨浸透纸窗,点碎倒影着妆楼昏暗灯光的水面。你孤寂,只能听着黄梅雨敲窗;你无助,只能看着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

  妆楼昏黄的灯光照在你憔悴的脸上,你默默的流下眼泪。昔日的美好生活历历在目,夫妻恩爱,却因父辈的政治立场而被迫分离。看着昏昏晕晕的灯光,你渐渐陷入回忆: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初次见到赵明诚的时候,你的心悸动了,酥麻了你的心得平静。于是你假装嗅青梅,且想多看他一会。那时的你是多么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却有着情窦初开的羞涩与可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终于迎来了大喜的日子,你们梦想成真,洞房花烛。你们一起感受“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静谧;你们一起欣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美丽;你们一起享受着才子佳人、明月美酒诗书画意般的美好生活。你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度过了这段张敞画眉、西窗剪烛、志趣相投、夫唱妇随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

  一道驱逐令,你只能离开你心爱的夫君,空守闺房。“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你独倚西楼,望着夫君所在之处,你默默的流泪,心如刀绞。为什么?虽然你已经反抗了,不过“炙手可热心可寒”的诗句并没有扭转被驱逐的命运。

  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风吹雨轻扬,划过你不堪岁月的脸庞。你清了清头绪,从回忆中清醒。轻轻的走进房间,躺在床上,重续那不堪的回忆。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妆楼颙望,没有盼来夫君的身影,却等来了一个噩耗:赵明诚再婚了。你本就憔悴的心变得破碎不堪。“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你只能独自站在黄昏下,望着归路,目光一直眺望着远方……。浑浊的泪挂在你的脸颊上,你却在笑,苦苦的笑,笑自己的无助,笑自己的无知。

  终于如愿以偿,回到夫君身边,但是夫君的离家上任,又使刚刚缓和的心再度憔悴。心破碎的日子总是走的那么慢,好像在拖,怕更加心碎的日子的到来。但日子总在过,这一天迟早来临。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国已破,家已亡,夫君已死。又是秋风瑟瑟时,怎却是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一切已经结束,故乡不再,古人不存。漂泊流离,本想再找寄宿,怎奈被奸人花言所骗,随身财报也被骗殆尽。萧萧两鬓已白,却是无处寄身。“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心碎时雨更寒。往事不堪回首,泪已垂落许久。你轻轻坐起,轻轻叹息,感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那堪永夜,明月空床。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你无助,你叹息。

  你,李清照,一代才女,续婉约只词风;一代女杰,抗不平之命运。然而国破家亡,国君尚不能改,况一介草民乎。你前后两次被驱,与夫两地相望,后国破夫亡,又被骗改嫁,散尽财富,嫠妇流离,可谓是命途多舛。而又面对当时的政治现状,无力扭转,又多么得无助啊。

李清照随笔2

  她在宋朝。只不过是惊鸿掠过,而在我看来,她就自我身边每一处角落——题记

  李清照。说她为千古第一才女,一点也不为过。但在这世上,哪一个才人没有命运的捉弄,没有仕途的失意,没有寂寞的熏陶。

  命运,总是不经意间的捉弄着每一个人,而她,少女时代的她,恐怕也无想,自己的命途多舛,晚年活在命运无休止的折磨中。

  那一句“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是多么的悠闲,那少女情怀无一不被她所显露的淋漓尽致,那字里行间,无一不打动着我的心弦。

  她是爱花的,也是一个爱细节的人。对她,我只想说:“人生几何花烂漫。”“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轻吟着这句,仿佛让我置身诗境般,看到她那柔美的一面,每一字无一不打动着我的心怀,这个少女,让人捉摸不透。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新婚时,她写下了这句诗,想着她那娇嗔的媚态,无疑不打动着我的心弦,我在想,新婚时的她,到底有多美。在她身上,打破了封建传统思想“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这一思想的束缚,让我们看到了,女子另一边知性的美。令人回味。

  她活泼开朗大胆,虽是婉约词人,但个性,并不柔弱,有着超乎常人的胆色,在《词论》中,他几乎把北宋的词人都批评了个遍,苏子也不曾例外,说东坡的诗词:“句读之不齐。”

  我想,当时如果苏子还活着,肯定要与她理论一番吧!虽批评,但不矫情,她还是那么的热爱收藏古籍字画,几乎倾家荡产,也要把喜欢的作品买下来,宁可让自己的肉体受折磨,也不愿精神上得不到充实。

  也许,在青州的十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吧!正如《归去来兮辞》一样,给自己的小屋取名《归来堂》,多么潇洒。

  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金兵南下,她与丈夫穷尽一生的辛苦到头来付诸一炬,更雪上加霜的是赵明诚也在战争的摧残下,早早地离开了她,一瞬间,她失去了一切,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抛弃。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跟昔日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又有多大的对比呢?也许,江南,那个美丽的地方,在她眼里,已如死灰,那美丽的风景,钩回的,只有她自己无尽的哀愁,那些美丽的花朵,在她眼里,也许就是一种折磨罢了。

  那命途多舛的女子,整日陪伴她的,也许就只有西楼明月吧!人生几何花烂漫,到头来,确只有悲伤,只有愁怨之情陪伴着她。耳畔又传来那哀愁的声音,我想,这就是才人之所以成为才人的原因吧!

  也许,只有那一句话能形容她了:“闺阁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

  她虽在这个浮萍掠影的世界中走过,但,我会永远记得,中华第一才女——李清照。

李清照随笔3

  李清照,人人皆知的女诗人,提起她,我们想到的是那些催人泪下,充满着离愁别绪的诗句,我们在为她心酸悲怜的同时,却不曾想到,正是那样的情谊至情至深,正是那样的别离,肝肠寸断,正是那样的思念,至情至性,她以黄花自喻,人比黄花瘦,写出了不朽的诗句,而这源于她内心的情与爱。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之后,吟诗作赋,互相砥砺,她度过了一段和心上人幸福快乐的时光。丈夫外出做官之时,李清照日夜思君不见君,无处寄托自己的思夫之情,写下了很多著名的诗句,以表相思。“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写出她的悲苦与哀怜,“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极尽相思之苦,“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独身一人的孤独与忧愁。“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寂静之中尽显凄凉,“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泪花点点,让人心怜。赵明诚死后,正值国家动荡之际,李清照带着丈夫遗物,为洗涮丈夫的冤屈,追随南宋皇帝南下,颠沛流离,无家可归,更加看到了朝廷的腐败,此时她的爱国之情油然而生,她为国家命运感到担忧的同时,更加思念中原故乡。“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她的思乡之情写得淋漓尽致,“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写出了她对于北方的怀念,“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写出了她孤苦一人,无处话凄凉。之后再嫁匪人,让她最终识破了张汝舟的真面目,不惜自己入狱,依然要离婚的傲然之情,她就像一朵,开在暴风雨中的花朵,柔嫩却不软弱,她敢与同封建习俗作斗争,敢于抗争,这样的一个弱女子以她坚韧的意志追求人格的平等,这在当时的封建社会中,罕见无比珍贵的同时却又步履维艰,她怅然若失,却从不迷失自己,她的诗歌给予后人宝贵的财富,而她也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一位伟大的女性,她对丈夫的深深爱恋,以及对祖国的`热爱之情,让她有着异于常人的饱满情感,写出了不朽的诗词,她开创了诗词的新天地,为女性争得了一席之地。

李清照随笔4

  云散日落,残阳退没。

  昏暗降临,无声;孤独蔓延,惊鸿。寂寞无声地慢慢割着我的心。于是它又开始疼了起来。

  我不是李清照,为什么会心疼呢?

  抚着妆台,我静静地坐下。想抹上那好久都没有画过的妆,却无奈。轻轻的叹息一声,叹断了愁肠,无心梳妆。叹罢,想起了即使妆成也无人阅,于是我的心空了。空如昨夜枕边的彷徨,惆怅。等待那荏苒的岁月碾碎了你最初的面庞,我就会将心永远的埋葬…

  我不是李清照,那舴艋舟却载不动我的许多愁。

  站起,倚在栏杆上。楼外,雾散了氤氲。仿佛在梦中。这梦,何时可醒?梦中,隐约又浮现出你的面庞,却模糊在了雾中。模糊中,我还记得,那年那夜,垂柳紫陌洛城东。但那晚,你负约而去,于是玉竹楼上,我一夜苦等。从此江南江北,我们山水不相逢。但是,你知道吗,我不怪你,从未怪过。只不过我的路途,你的人生,从此不见了彼此的苍老。我却还是想让你知道:紫檀未灭,我亦未去。你知道吗?为你,我握住了苍老,禁锢了时空,一下子到了地老天荒。只望你能明白:我对你的心,似天地日月,恒静无言;若长河青山,永恒绵延。你在我心中,从来没有改变!

  我不是李清照,这痴情,怎一个‘愁’字了得?

  沉沉地叹息着,我又陷进了逝去的美好。想当年,我们玉竹楼上共挽手,赏花月,品芳酒;可如今,楼已空,你独走,我孤留。岁月终于覆盖了过往,匆匆酿成一抹哀伤。我却褪尽风华,依然在彼岸守护着我们的记忆和过去。我终于明白,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回忆记忆中经历的机会,但是我害怕,怕我这颗滴血的心承担不了我们过去那么多的梦,所以我要你回来,在我的血滴干前回来。我始终相信,也许是最乐观的梦臆:有一天你能回来,携我走向天际,走向繁花满地;然后,你会为我摘下所有繁花,从此海角天涯。你知道么,我甚至还幻想着:红尘紫陌,黄泉碧落;千丝万缕,无以断得,但我却不得不面对惨淡的现实:人成各,今非昨;秋如月,人空瘦。痛彻心扉…

  我不是李清照,帘卷西风,人却比黄花瘦。

  再长的梦终究还是会醒的。风干了我的泪眼,也吹散了雾,于是我看清了一切,看清了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其实我明白的,如今人非物非事事非,往事不可追,我也曾想过去忘记,但没有办法,我做不到,更不甘心,不甘心就此将过去那么多的嘘寒问暖的关心都付之一炬,也不甘心让曾经那么多的相濡以沫都随水东流。我不会与你就此诀别,于是我选择了等你。也许现实,生死的两端,我们已经彼此站成了岸,但是我说过的,我会在彼岸守护你,永远!一沙一世界,一花一佛国,一生一梦里,一世为一人:不怕有幸相知,无幸相守;但求天涯海角,相忆永久!好不好?

  我不是李清照,但是我会等你的。

  书桌前,宣纸泼墨的角边,有你留下的惨淡题联:你心不变,我心永远!这是我等待的缘由。这句话中,我窥见了你的心声,八个字,仿若一滴水,映出了你心中的全部海洋。我明白,你是在告诉我,你会永远记着我!我又一次扬泪,抚琴高歌,长歌浅唱,记忆瞬间飞扬,我的思念汇聚成江,在天涯尽头流淌;长歌当哭,为了那些无法实现的诺言,也为了生命中最深的爱恋,都化作云烟。这一切,我不后悔,别人都笑我是将无望的明天寄托在潘多拉的魔弦,浮华余生,还在虚伪的弹奏着天上人间。我全然不顾。为了你那八个字,我愿将烟焚散,散了那纵横的牵绊;弦听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我的指间!

  我不是李清照,但我要你实现诺言。

  我知道你为何而走,是为了我以后能够幸福,但是你知道吗,我不领情!我要你陪我!你走了,我永远都不会再有幸福:你为我寂寞了繁华,埋葬了天涯,散尽了一生的戎甲;我为什么不能为你真实那孤独,痛苦那幸福,增添一路的荒芜呢?我能!我告诉你,你不回来,我永远这样一个人凝望远方,日落日升,无家可归的忧伤。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怎么样,都是流浪…

  我不是李清照,我要你回来!

  确实,那天,你伤害了我的心,但是你可知,你伤的越狠,我对你爱的越深!所以你回来吧!

  我不是李清照,不是…

  我是谁,无解…

李清照随笔5

  一直以来,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徜徉在被别人遗忘的历史长河里,在那里,有令人仰止的高山,有蜿蜒飘逸的小河,有灿烂的星辰,也有充满浪漫诗意的芳草,有牛羊肥壮,也有绿肥红瘦……总之,生命到了那里,就是小桥流水,天上人间!如果说你要寻章摘句,或者观赏风景,那么,就请你随我一路同行,一定会让你的灵魂和身心得到愉悦和舒展!

  这一站我们将抵达李清照的车站,请你们尽量放轻脚步,不要喧哗,因为她喜欢安静,喜欢沉思,更喜欢在文学天地里遨游或者寻寻觅觅。当然,如果你愿意,可以买一束鲜花或者一枝素雅的菊花,放在她案上亦可插瓶,我想一定会招惹她的欢喜。

  李清照,一个让人景仰鼻息的粉黛女子,一个令无数英雄竟折腰的书香才女,她是那么地端庄素雅,那么地卓尔不群,那么地风流倜傥,又是那么地灿烂夺目。她含英咀华,才艺双馨,用诗词曲赋为自己赢得生前身后名。她的艺术成就不在苏辛之下,就连一代大儒朱熹对她也刮目相看,并且称赞连连:如此等语,岂女子所能?清代文人陈景云对她更是激赏有嘉:其文淋漓曲折,笔墨不减乃翁。是的,李清照才情卓绝,不愧是一颗璀璨的明珠,更确切地说,她是令人神往的星空,与日月同辉,与江河共存。

  李清照,字易安,山东章丘人氏,出生书香世家,父亲李格非乃一代才俊,不仅学富五车,精通儒学,而且为人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嫉恶如仇。他著述立说,文学造旨深厚。用李清照的话来说:嫠家父祖生齐鲁,位下名高谁比数?当时稷下纵谈时,犹记人挥汗成雨。其母王氏出身名门,乃大家闺秀,亦善文。李清照生长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耳熏目染自不必说,再加上她的天资聪颖,勤学好问,自然能独步群芳,奇思妙想流诸笔端。更值得一提的是,那时文化空气相当浓厚,不仅有名流云集,而且有欧阳三苏,山谷鲁直,梅妻鹤子等文人巨星唱和,也有助于她日后取得的非凡成就。当然,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家父李格非了,他深深赏识自己的女儿,以中郎有女堪传业自得。要知道,在没有地位的封建时代,提倡所谓的男尊女卑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模式里,李格非能做到如此确实不易,当然女儿的才华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可以说,成为当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李清照从小在良好的学习氛围里长大,饱读诗书,浏览典籍,父亲丰富的藏书和后院的芭蕉还有的应该是红绿交错的海棠,都是她心灵停靠的驿站,成为她放飞少女情怀的翅膀,她多愁善感,秀色可餐,总是望着庭院里的花草,尤其是面对俏丽的梅花和秋日菊花,就会情不自禁地将心底涌动的情愫一一寄托。当然,李清照绝不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深锁高楼的千金小姐,她的个性既调皮活泼,又清醇可人,有词如梦令为证: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一阕小令通过风景的描写,将自己当时的心情与迷恋烘托了出来,可以说跃然纸上。兴尽是心情,而误入是迷恋才引起。这里有一个动词争渡,无疑是李清照真性情的释放与展示。写到这里,使我突然想起另外一个才气逼人的佳丽,她就是大文豪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虽然她们的身世不可同日而语,但才艺无疑都堪称一流。或许曹公按李清照的原形来塑造他所欣赏的人物也未可知。

  从感情上说,李清照绝对是一个痴情女子,自嫁与夫君赵明诚之后,两人花前月下,形影不离,谈诗说文,收籍藏典,可谓趣味相投,情投意合。只可惜这样的良辰美景太短太短,二十刚出头就守寡,她怎么办?惟有将满怀思绪,别离惆怅交给尺素,交给秋意黄昏,交给空中回翔的大雁。她深情地写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一个瘦字,道出了她全部的感情。孤独、思念、徘徊、忧郁和无奈。后来她是嫁给了一个叫张伦的人,谁知这人是无赖、流氓,看中的是她的美色和家业,没过多久,此人原形毕露,其虚伪的本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李清照一纸告到衙门,修了此人,也修了自己不满的婚姻。要知道,那时是怎样的一个年代,三纲五常的伦理象一座大山一样压迫着所有的男人女人,当时只有男人可以随意修妻,绝没有女子修男人的道理。可偏偏李清照做了,而且做到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李清照感情丰富、细腻,她有柔情似水的一面,也有刚毅果断的一面。通过前后两次婚姻,让我们认清了她的为人,她从来不虚伪,敢爱敢恨,敢作敢为,爱爱得刻骨铭心,恨恨得立竿见行,不给对方一点机会,当然也不给自己退路。这就是:一个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李清照。

  通读李清照的诗词,我们得知,她的文笔委婉清丽,飘逸浪漫,但不失开阔和沉郁。她的想象奇特,谴词造句语出惊人,她甚至将当时的三苏和一些有名望的文人墨客列入自己批评的范围,可见其抱负与见识之高深辽远。她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声声慢无疑将自己的艺术才华和生命感情推向了高潮: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住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一生可以说忧喜参半,少女时代过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年过的瓢泊不定,来回奔忙的日子,用她的话来说:花自飘零水自流。暮年的生活那一定是在回忆和深思里度过,所谓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些词是她一生的写照、追忆和诠释!

  夜色宁静,新月一弯,泊在窗栏,挂在天空,我注视着远方,心潮起潮落,在过去和未来里遐思畅想。李清照娇好的面容时而清晰,时而淡远,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回旋,想起她,我就会抬头看着那片闪耀的星空,心里不停的追问:你是那颗星?是北角最亮的那颗,还是天边最远的那颗?还是……,无论你是那一颗,永不损落,我想一定是事实。这一点毫无怀疑,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

李清照随笔6

  汴京多少事,而今已然只是诗人笔下窄窄的诗句,感伤者短叹兮又徘徊。有人说:宋词是一朵情花,有毒有刺,却能义无反顾,一饮而尽者。是何其美哉?

  如果让你选择生活在什么朝代?是我,我也会选择在宋的繁华里,听细水长流,看云卷云舒。《清明上河图》里的描述的繁华,足以是那个绚烂宋朝风雨的一个缩影。真实一场云雨一场梦,爱做梦的年纪又生活在适宜做梦的风云里,这样的夕阳能不醉人吗?李清照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开满绚烂花事的宋朝里。

  谁说女子不如男?一样的伶俐聪明,一样的聪慧蕙美,她早早的就觉察到了这个朝代的美丽动人。青春年少,豆蔻词工,常常和几个好友在溪亭游玩,或许也就是那个年纪有时会因为静静的等着一朵花的开放,而到天将晚时仍然如初的花,而意犹未尽,或许也是一种快乐。那是爱做梦的青春,怎能会细心地留意过时间的流逝呢?日暮将息,夕阳是淡淡的回味,驾着轻舟不知道回家的路,惊起的沙鸥居然也成了欢乐。青葱的岁月里快乐尽然是那么容易就能获得的,而且是那么的稚美!

  就如《如梦令》的词牌一样如梦般的少女,昨夜风起雨浓,睡眼朦胧中抿口小酒,昏昏欲醉中,轻轻卷起帘子,突然知道了海棠叶繁花暗,也知道了愁。或许时间最不懂人意,没来由的滋生愁绪!

  也就是因为海棠花绿肥红瘦愁滋味,也一样的牵扰着另一个怜花人的愁绪。后来,芊芊素手并合成连理,从此耳鬓厮磨,赌石、研书画,粗茶淡饭的长相厮守,也是一种快乐,也是幸福。偶尔也有离别之时,可是只要是两颗心走近了,万重千山也没那么遥远了,一封鸿书,时时诉尽相思,欲识相思处唯读君临帖。“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声声衷肠慢慢书,芭蕉雨夜更是思念愁人,几盏淡酒怎低他冷风忽急,神清气爽,只是揪心的痛。庭院深深,影子斑斑颇颇,一点月光也愁煞新人,闺阁新做的帘子也黯淡无光,望穿秋水尽,只盼远方的人早早归家。

  快乐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匆匆飞逝,过了花期,风信子吹皱了季节的涟漪。就像一年四季一样,有春夏自然也会有秋冬,唯有慢慢的体味其中的意味才甘甜如饴。

  狼烟起!本来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破。有时候人真的是很柔弱,一个柔弱女子没有理由不选择一路向南,向南走,去寻觅安定的生活,也许那里才能寻得着往日平静而如饴的日子。尽管你万般的无奈,怎样的不舍,背井离乡总是那么的让人刻骨铭心的痛。可是那又能奈若何呢?“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再怎么不肯过江东,不如意处而为之,才是强者的风范。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青山绿水,诗书石画才会有传承下去的机会。

  所以,她坚强的活着,一路向南,尽管命运充满着意外。但是坚定的信念,对爱,对生活的渴望,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向往使得流离颠沛的生活增添一点点新意。或许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平凡,注定道路的坎坷。或许上帝也会怜悯坚强的人,对文字感性的人,不忍让宋词中缺少一个光辉的一页。

  人生如白驹过隙,恨美人迟暮!一半离愁,一半漂泊。

  也曾天伦也曾愁成黄花瘦,也曾流离家恨与国仇。一世才华,气比貌扬,精致二字无愧也!

李清照随笔7

  以前读过不少诗文,总觉得那些人就是无病呻吟。有牢骚的发牢骚,有高兴的抒怀一下,诗歌一首,奇文一篇,就这一首首的流传下来。

  但是,自从教书以来,闲暇时间仔细品读,诗句中的一些妙处还是能慢慢品出来的。比如易安居士的《声声慢》就是诗词中的功夫茶,大口饮是没有味道的,只有放到小茶杯中细细品,其中的味道才能依着舌头,直入心头。

  人人都说开头的十四个叠字用的特别好,人人都说好,那大家也就都说好,它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但是,好在何处呢?以前还真没没有好好品味过。

  闲来无事,偶把书卷,翻到了李清照的《声声慢》。看着密密麻麻的批注,又认真读了一遍。读着,读着,我内心深处的凄凉顿然升起,原来,开头叠字的妙在它的情境的渲染,在于它传递的欲言又止,欲罢不能,无可奈何的心境。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动作由大到小,心境却由小及大,再融为个人悲剧。‘寻寻’’是一个比较大的动作,找的范围也广。

  晚年的李清照,再也找寻不到当年“惊起一滩鸥鹭”天真,当年“依门颔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如今的她,如一叶孤舟,飘然无定。站在当年和赵明诚生活过的宅院中,她在寻找。

  推开花园的门,厚厚青苔摩擦着门轴,吱吱扭扭作响,明城是你吗?你是不是要在门后给我一个惊喜?可是,空空的门后只有秋虫的哀鸣。

  她继续寻找,到了当年把酒吟诗的花亭。她舍不得打开那帘屝,似乎明城正在依着它小憩。她慢慢拂过青帘,依稀看到明诚在对她微笑,明城是你吗?你是不是要把金石上的铭文与我一起参悟?没有回答,只有秋风打珠帘的哒哒声。掀开,只见菊花残,满地伤!

  泪在眼角肆虐,明诚你为什么要躲着我?看,这是咱们的《金石录》,即要杀青,这不是你毕生的心愿吗?空荡荡的院落没有回应,只有秋风飒飒。

  一路秋风萧索,她踉踉跄跄来到了书房。书房似乎传来研磨声,翻书声。她猛地推开房门,却只有空空的案桌对着自己,卷残尘微。明诚,我知道是你,为什么躲着我?当年你托付我的几十箱的古董散失殆尽,所剩无几。一路漂泊,伶仃孤苦,你可知我对你的思念?书房没有声音,只有淡淡的墨香。

  她走近书架,一格格地“觅”,似乎明诚,以及他们所以美好的回忆就藏在这书格之间。一本本的珍藏的古书被摊开,一张张当年的字画被展开,物是人非,明诚,你怎能舍我独去呢?

  这荒诞的人世间,除了你,还有谁,能懂我?“花面不如奴面好,倒教郎比比看”。秋叶散尽,明诚你是否听到我内心挣扎无力的呐喊。

  坐在这寂寥的案前,听着窗外飒飒的秋风,看着那当年的印迹,嗅着刊印书中的墨香,她知道,明诚再也回不来了。

  寻寻觅觅之后,看到的却是满目苍凉,听到却是劲劲秋风,空空荡荡之下,感受到的却是冷冷清清。

  国破家亡,风雨飘摇,后继无人,想我一身才学,也只能落得一句“才藻非女子所事也”,凄清无形,悲凉无限。

  最后,所有的一切揉碎在她的心间,只化作“凄凄惨惨戚戚”的六粒血滴,摔碎在她的心涧。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用她细致入微的观察,为我们开辟了一片文字的新天地,在这片天地之下,我们洞悉到文字之奥,语言之妙。

李清照随笔8

  一场游戏一场梦,深陷在能扭曲一切般的重力场中,严重的泥泞挡不住男人想要君临天下的欲望,挡不住横矛纵马、战死沙场也要称雄的快感,挡不住女人也想坐拥荣华、贵为王妃,至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限存在。历史是有维度的、是有深深的维度的,在战马铁甲、刀光剑影、非生即死、别无选择的矢量上,会不会有例外呢?你给了世人一个彻底清洗的答案:炎炎夏日的逼仄绝句,像极了霸王的利剑,为受重伤而呻吟的例外补上了好几个狭长的窟窿。此时,再也看不到你那如花如柳,绿肥红瘦的迷人娇艳,而眼前浮突于笺纸上的,是你照不清自己的另一面---无例外,金莲!

  战旗猎响,烽烟滚滚,万里江山,车轮而过。是谁把历史的衣服全部脱下,转瞬间,就看个精光。如果时光允许倒流,我只想成为一株平凡的松柏,守着山岩上的清淡岁月,与小岩鹰偶尔聊聊,消遣下年华,在逐渐风蚀的皱纹间,看一看日落日出、霞喷彩绘、云淡风轻。不闻世间的寡薄,不问凡尘的情恶,仅是简单的在这样隐秘宁静的光华中,微荡涟漪地度过匆匆人生。

李清照随笔9

  李清照再嫁的故事值得怀疑。《辞海》说李清照死于1151年;康震教授则在百家讲坛上说她死于1155年。根据无非是陆游《渭南文集.夫人孙氏墓志铭》中所记李清照晚年欲将所学传“十余岁”的孙氏女。孙氏言:文非女子所应学予以拒绝。孙氏绍熙四年(1193)卒,年五十有三,推算当生于绍兴十一年(1141),她十岁时即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由此可知李清照的卒年其实还是不能确定的。因为“晚年”的那一段和从什么时候算起?“十余岁”究竟“余”多少?都有很大的出入。岳珂的《宝珍斋法书赞》中提到米友仁分别为李清照拿来的二副米芾字提跋,是现在已知她还健在的最后一个数据,那年是1150年。米友仁在其中一幅《灵峰行记帖》的跋上还说此帖:“可比黄金千两耳!”

  不管怎么说,有关她再嫁的说法,是在她在世的时候就出现了的,王灼就在1145年至1146年在成都写了《碧鸡漫志》其中说李清照:“赵死,再嫁某氏,讼而离之,晚节流荡无归。”此书在1149年成书。其后朱彧的《萍洲可谈》也说她:“不终晚节,流落以死,天独厚其才而啬其遇,惜哉。”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说她:“然无检操,晚节流落江湖间以卒。”还有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说:“易安再适张汝舟,未几反目,有启事与綦处厚云:‘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传者无不笑之。”而右仆射洪适《〈金石录〉跋》则有:“赵君无嗣,李又更嫁”的话,洪适做右仆射是在1156年至1166年春之间,应该是李清照死后的事了。诸多资料中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说得最具体:“右承奉郎、监诸军审计司张汝舟属吏,以汝舟妻李氏讼其妄增举数入官也。其后有司当汝舟私罪徒,诏除名,柳州编管。(十月己酉行遣),李氏,格非女,能为歌词,号易安居士。”而更多的细节,则出自她死后,赵彦卫所撰《云麓漫抄》收录的所谓:李清照自己的《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

  再嫁的故事发生在1132年(绍兴二年),《投内翰綦公崇礼启》中的说法是:当时她住在“尝药虽存弱室,应门惟有老兵”的弟弟家里。已经病得“欲至膏肓,牛蚁不分”的程度,连棺材都准备好的情况下,被张汝舟(原文没有姓氏)“呻吟未定,强以同归。”而《金石录后序》提到:她“大病,仅存喘息”的事,发生在二年多前赵明诚死的那年。说她跟张汝舟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一共只有“友凶横者十旬。”这里就出问题了:一百天内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要先把病养到“视听才分”再养到在被“日加殴击”的情况下,头脑清醒地抓住张汝舟谎报参加科举考试的次数,而混进干部编制之罪去揭发他,还要有精力出庭去打官司“被桎梏而置对,同凶丑以陈词”,把事情捅到皇帝那里“乃得上闻,取自宸衷,付之廷尉”,然后遇到綦崇礼出手相助把张汝舟法办,并把自己按当时法律:妻告夫要判二年的刑期,减到“居囹圄者九日”实在难以令人相信。

  正如李敖指出的那样:不能令人相信的还有赵明诚是死于1129年8月28日,李清照要守“三年之丧”,那就是到1132年8月28日,而李心传说的这场官司发生在1132年9月初,根据她的《金石录后序》所具写作日期,是1132年八月初一,并且仍署“易安室题”,8月1日她还是赵明诚的妻室,一个月后就打和张汝舟的离婚官司了,这在时间上就不可能了,尽管有人说有其他资料上说是1134年,但难道不是其他资料的误记?我们也不能因为《后序》中提到:从18岁开始到52岁的34年间“忧患得失,何其多也?”就推断她是18岁时,嫁给了21岁的赵明诚,理由很简单,她嫁后的最初几年,并不曾有什么忧患。

  按照当时的《宋刑统》规定:这时改嫁要被判“徒三年”。虽然当时改嫁的事情不足为奇,程颐、朱熹等人的理学家们也知道是说的一套,做的是另一套,但李清照出自名门,与赵明诚的情谊也不同一般,现在和弟弟住在一起,虽然艰难一点,也不至于到了五十二岁了,病得人都快死了还要去冒犯法的危险。难道仅仅因为“信彼如簧之说,惑兹似锦之言”她就答应了?又仅仅因为“弟既可欺,持官文来辄信”,就眼睁睁地让人把病重的姐姐带走,草草地去再嫁了?而且嫁娶有何用什么“官文”?张汝舟既然已经花了工夫把人骗到手,难道就没有了一点点再骗骗的耐心,一娶进门就硬逼着她交出收藏的文物?而且南宋1138年才定都杭洲,就算宋高宗在1132年刚从流亡中到杭州,正忙着向金投降的时候,还有精力来管这档子事。

  李慈铭的《越缦堂日记乙集》考证:“建炎三年七月易安至建康,八月明诚卒(当年李清照生病);四年易安往台州,之越州,十二月至衢州;绍兴元年复之越;二年至杭。汝舟,建炎三年知明州,四年复知明州,六月主管江州太平观,绍兴元年往池州措置军务,寻为监诸军审计司;二年(1132年)九月以增举入官除名编管,此四年中两人踪迹判然。”如果说张汝舟谎报参加科举考试的次数事露马脚(参加次数多可直接廷试验),也应在九月,再次说明时间对不上号。此次廷试第一名是张九成,陆游的《老学庵笔记》说廷试后,“张子韶对策有“桂子飘香”之语。赵明诚妻李氏嘲之曰‘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香张九成。’”赵汝舟任监诸军审计司,也可能在杭州,而王继先建炎初为逃亡海上的宋高宗治愈了“海气”之病而得宠,之前,他曾在赵明诚病时,想得到文物而未得手,所以又与张汝舟进行了联手,但这都不过是可能性的猜测而已。

  李清照是个锋芒毕露的女子,她不仅敢于对偏安的南宋说:“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她的《词论》中对如晏殊、欧阳修、苏轼等十六位著名词人,一一指出了疵病。所以胡仔斥责她:“‘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正为此辈发也。”而李清照再嫁的故事有这么多疑点,且张汝舟名声本来就不好,《挥麈后录》就说他在明州做官“尤无状”。所以此事是不是为了“传者无不笑之”,而在李清照流落江湖的凄惨晚年,被人编出来消遣的呢?

李清照随笔10

  翻开《诉衷肠》,读到李清照

  夜来沉醉卸妆迟,

  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

  梦远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

  更挼残蕊,

  更捻余香,

  更得些时。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此词。细嚼余味,悦品词香。今有闲把她搬出来,对她词中的微观写法略表心得。

  李清照,众所周知。中国词坛上最卓越的女词人。一代微观世界的开拓者。

  此词寥寥数笔,便将一件小而又小的事儿叙到了极至。

  读此词,在我脑海中上演着一副画面:

  某个晚间,她喝了不少酒,且醉得头昏。回房卸妆的时候夜已深了。醉态下睡时忘了把插鬓的一枝梅花卸下来。待她醉意渐退时已是下半夜了。睡在朦胧时闻到一袭袭恼人的香气,这香气让她很不舒服,不久竟醒了过来,而且再也睡不着。她不由的恼这股香气,因为刚才恰巧在梦里看到丈夫从远地回来了,彼此相拥甜蜜,哪曾料一句话还未出口,被香气熏破了好梦,变成“梦远不成归”了。

  醒来不打紧,却勾出了强烈的思夫情怀,闲愁再也缠绕不开。无可奈何下,只好披衣起床。可天仍没亮呀,四周静悄悄一遍,翠帘低垂,只有那空晃晃的月光洒在屋子里。

  到底哪来的香气呀?她向床上翻了翻,才发现那株压着的残花。她把花枝拿起,慢慢地又出了神。无意识下她一瓣瓣地撕下残蕊,再一点点地把花瓣捻碎……就这样呆呆地一分一秒地打发这伤情的残夜。

  整篇词就是这些。你看看,事儿如此的琐屑细微,但她写出来却又何其的曲折幽深、惹人回味!可以想象,若赵明诚读到了这篇,该是多么的感动与不忍!这一腔细微委婉的柔情,难道不比“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更惹人心动、更惹人揪心吗?!

  看看现今网坛,多少写手自附风雅,其中当然不乏词韵好手。但写出来的还不如一杯隔夜的白开水一样,毫无回味!凭空臆作的终成废文。更有其洋洋万言者夜来沉醉卸妆迟,

  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

  梦远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

  更挼残蕊,

  更捻余香,

  更得些时。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此词。细嚼余味,悦品词香。今有闲把她搬出来,对她词中的微观写法略表心得。

  李清照,众所周知。中国词坛上最卓越的女词人。一代微观世界的开拓者。

  此词寥寥数笔,便将一件小而又小的事儿叙到了极至。

  读此词,在我脑海中上演着一副画面:

  某个晚间,她喝了不少酒,且醉得头昏。回房卸妆的时候夜已深了。醉态下睡时忘了把插鬓的一枝梅花卸下来。待她醉意渐退时已是下半夜了。睡在朦胧时闻到一袭袭恼人的香气,这香气让她很不舒服,不久竟醒了过来,而且再也睡不着。她不由的恼这股香气,因为刚才恰巧在梦里看到丈夫从远地回来了,彼此相拥甜蜜,哪曾料一句话还未出口,被香气熏破了好梦,变成“梦远不成归”了。

  醒来不打紧,却勾出了强烈的思夫情怀,闲愁再也缠绕不开。无可奈何下,只好披衣起床。可天仍没亮呀,四周静悄悄一遍,翠帘低垂,只有那空晃晃的月光洒在屋子里。

  到底哪来的香气呀?她向床上翻了翻,才发现那株压着的残花。她把花枝拿起,慢慢地又出了神。无意识下她一瓣瓣地撕下残蕊,再一点点地把花瓣捻碎……就这样呆呆地一分一秒地打发这伤情的残夜。

  整篇词就是这些。你看看,事儿如此的琐屑细微,但她写出来却又何其的曲折幽深、惹人回味!可以想象,若赵明诚读到了这篇,该是多么的感动与不忍!这一腔细微委婉的柔情,难道不比“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更惹人心动、更惹人揪心吗?!

  看看现今网坛,多少写手自附风雅,其中当然不乏词韵好手。但写出来的却不如一杯隔夜的白开水,毫无余味!凭空臆作的终成废文。更有其洋洋万言者,不光读者读不出其文字的中心主题,恐怕连其自己也读不出个所以然吧?!

  余妄而言之,无它。实诚心与众人交流学习李清照的微观写法而已。,不光读者读不出其文字的中心主题,恐怕连其自己也读不出个所以然吧?!

  余妄而言之,无它。实诚心与众人交流学习李清照的微观写法而已。

【李清照随笔】相关文章:

1.李清照再嫁杂文随笔

2.散文随笔诉衷肠读李清照

3.精致女子之李清照-散文随笔

4.关于李清照的读书随笔:梧桐叶,秋雨凉

5.再读李清照《夏日绝句》散文随笔

6.李清照词

7.李清照生平

8.李清照简介

9.品李清照

上一篇:李清照声声慢读后感 下一篇:读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有感
[李清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