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情的重阳诗读李清照《醉花阴》

2018-04-16杨威 李清照

  农历九月初九,二九相重,称为重九。

  九是阳数,固重九亦叫重阳。

  九九重阳,因为与久久同音,九在数字中又是最大数,有长久长寿的含义,故重阳节又称老人节。

  秋季也是一年收获的黄金季节,人们对重阳佳节历来有着特殊的感情,民间在该日有登高的风俗,所以重阳节又称登高节。

  重阳节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到了唐代,重阳被正式定为民间的节日,此后历朝历代沿袭至今。

  重阳又称踏秋,与三月三日踏春一样皆是家族倾室而出,重阳这天所有亲人都要一起登高避灾。

  唐宋诗词中有不少咏重阳的佳作,李清照的《醉花阴》就是其中的名篇,但这首词不是写登高赏景的心境,而是写的是悖情重阳,写离情别绪,写是少妇的思夫之情。

悖情的重阳诗读李清照《醉花阴》

  下面就是这首词: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词牌名。

  取义于毛滂《东堂词》人在翠阴中,欲觅残春,春在屏风曲。

  劝君对客杯须覆。

  双调五十二字,上下阕各五句,三仄韵。

  这是一首重九怀人词,是李清照前期的怀人之作,表达出委婉动人的相思之情。

  李清照丈夫是金石家赵明诚,李婚后不久,丈夫赵明诚便负笈远游,李清照独守深闺,深感寂寞,时届重九,深深思念着远行的丈夫,便写了这首词寄给赵明诚。

  首两句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借助室内外秋天的景物描写,表现了词人白日孤独寂寞的愁怀。

  永昼指漫长的白天,永字便可见词人内心的无聊愁苦。

  看看那雕着兽形的铜香炉里,龙脑香已渐渐烧完了,可心中的愁思也缕缕不绝。

  看上去是写所见,实际上写的是所想,营造的是凄清惨淡的氛围。

  接着的三句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是写词人重阳佳节孤眠独寝、夜半相思的凄苦之情。

  往日的重阳佳节都是与丈夫团聚的日子,即使分别也从来不会久滞不归,这一次又逢重阳,但所思之人就是没有归来,怎不为他担忧,怎不感到凄苦异常?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实际上是写丈夫离别后李的每天放不下,尤其是入秋以来思念愈切,独守空闺,夜半难眠,孤寂地思念丈夫的情形。

  过片的两句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写词人在重阳节傍晚于东篱下菊圃前把酒独酌的情景,衬托出词人无语独酌的离愁别绪。

  东篱语出陶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古人在旧历九月九日这天,有赏菊饮酒的风习,唐诗孟浩然《过故人庄》中就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名句。

  宋时,此风不衰,佳节依旧,赏菊依旧,,但词人的情状却有所不同了。

  暗香,菊花的幽香。

  古诗十九首《庭中有奇树》中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之句,写思妇回忆往日夫妻双双树下共度欢乐幸福时光的情景,可如今,时时思念的丈夫正在哪儿,远方的人儿也同样感受到了思妇所感受的痛苦吗?重阳佳节,把酒赏菊,本来极富情趣,然而丈夫远游,词人孤寂冷清,离愁别恨涌上心头,即便借酒销愁,亦是愁更愁了。

  词歇拍三句极为脍炙人口,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直抒胸臆,写出了抒情主人公憔悴的面容和愁苦的神情。

  用西风吹卷帘幕,露现出比黄花更为憔悴的少妇面容,形象地抒写了相思之苦,其意实同于柳永词中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在这里,词人巧妙地将思妇与菊花相比,展现出两个迭印的镜头:一边是萧瑟的秋风摇撼着羸弱的瘦菊,一边是思妇布满愁云的憔悴面容,情景交融,创设出了一种凄苦绝伦的境界。

  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作品屡见不鲜。

  如人与绿杨俱瘦(宋无名氏《如梦令》),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宋程垓《摊破江城子》),天还知道,和天也瘦。

  (秦观《水龙吟》)等等。

  但比较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得这样成功。

  以菊花之瘦比喻人之瘦,本来已很新颖,再用人比黄花还瘦的夸张笔法,更出人意表。

  整首词精心写了三处美景:金兽焚香,玉枕纱厨,对酒赏花,这正是青年夫妻在重阳佳节共度的良辰良宵,然而现在夫妻离别,佳节美景反而勾起了词人的离愁别恨,团聚不成却引发了词人满腔的愁绪,悖情的重阳却成了词人宣泄孤独而茫然心境契机。

  正如清代陈廷焯在《云韶集》里评《醉花阴?重阳》:无一字不秀雅?深情苦调,元人词曲往往宗之?

  宋人王灼《碧鸡漫志》(卷二)中也评价说:易安居士作长短句,能曲尽人意,轻巧尖新,姿态百出。

悖情的重阳诗读李清照《醉花阴》

http://m.ruiwen.com/wenxue/liqingzhao/474646.html

上一篇:李清照其人其词论文 下一篇:以梦里萦徊李清照为题的初中作文
[李清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