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幽婉话李贺

2017-06-27 李贺

  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又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一个代表者。他所写的诗大多是慨叹生不逢时和内心苦闷,抒发对理想、抱负的追求。

  “南国春早。一月的鹏城,花木葱笼,春意荡漾。”

  或许很多人隐约记得这两句话,更会记得这篇文章的题目——《东方风来满眼春》,然而不会有很多人知道这句诗的出处。它出自李贺的《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并闰月•三月》:

  东方风来满眼春,花城柳暗愁杀人。

  复宫深殿竹风起,新翠舞衿净如水。

  光风转蕙百余里,暖雾驱云扑天地。

  军装宫妓扫蛾浅,摇摇锦旗夹城暖。

  曲水漂香去不归,梨花落尽成秋苑。

  李贺是个浪漫主义诗人,他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代表诗人。他生在韩、柳、元、白等大诗人竞相争辉的年代,在短短的一生中,他写了二百多首不同凡响的歌诗,其中乐府尤为著名。他能别开生面,自成一家。他诗歌的多是诉说怀才不遇的悲愤,诗中有一股抑郁磊落之气。他以自己独特的经历和感受为诗歌涂上了一层幽婉、冷艳、凄美的色彩。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新颖诡异的语言,创造出一种神秘幽奇、色彩缤纷的艺术境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不需浪饮丁都护,世上英雄本无主”、“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人生所贵在知己,四海相逢骨肉亲 ”、“ 遥望齐洲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酒”真的是举不胜举。可惜的是,他不幸而短命,二十七岁就飘然而去,如一朵白云在天上行走,留下一座诗歌的金山。

  李贺是个浪漫主义诗人,他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代表诗人。他生在韩、柳、元、白等大诗人竞相争辉的年代,在短短的一生中,他写了二百多首不同凡响的歌诗,其中乐府尤为著名。他能能别开生面,自成一家。他诗歌的中心内容是诉说怀才不遇的悲愤,诗中有一股抑郁磊落之气。他以自己独特的经历和感受为诗歌涂上了一层幽婉、冷艳、凄美的色彩。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新颖诡异的语言,创造出一种神秘幽奇、色彩缤纷的艺术境界。可惜的是,他不幸而短命,二十七岁,就飘然而去,如一朵白云在天上行走,留下一座诗歌的金山。李贺死后,杜牧为其诗集作叙,李商隐为其作传。

  韩愈、皇甫湜、韦庄多次拜访或奏请皇上任用,但最终也不被重用。为此,李贺深感到怀才不遇,以致抑郁感伤,终日不能自释,加上当时国家政局衰败,更使他由哀伤进而感到幻灭虚无。只有以诗抒愤,借诗消愁。这也就形成了激越凄戾的诗风。李贺是一个青年诗人,但在作品中出现的“死”字却达20多,“老”字达50多个,反映了他对好景不常、时光易逝的感伤情绪。

  李贺的乐府诗造诣很高,有深厚的意境,也大都或明或暗地抒发了自己抑郁不得志的强烈感情。李贺是个狂人,他喜欢李太白的诗,也有李太白之狂态,却无李太白之飘逸洒脱,也无苏东坡之豁达大度,他的生命就像丝绸一样易皱,意志颓废。他外在极度的自狂自大,内在里又极度的自卑自贱,一生抱负只有在诗中倾诉。诗歌是他灵魂的出口,也是一个逃避场所。在诗歌中极力避开庸常,追求新颖奇特险怪,想惊天动地,闪电腾空,以缝补他所有的伤口,给心灵以相应的'补偿和安慰。

  对于他的诗歌,历代都有很高的评价。但是,也有一些人持否定态度,理由是太“怪”、太“诡诞”。章炳麟说:“夫观王粲之《从军》,而后知杜甫卑圜也;观郭璞之《游仙》,而后知李贺诡诞也。”这种论断太武断。更有甚者,清代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三百首》,竟没有收录李贺的诗,这未免有点太不公允。

  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开头先用“黑云压城城欲摧”进行比喻和夸张,写出了敌军蜂拥压境、团团围城的紧张形势。从第二句“甲光向日金鳞开”开始,诗人用了“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等几句,选用“金”、“胭脂”、“紫”、“红”等色彩明朗的词语,使战争场面显得异常紧张惨烈。从李贺丰富的想象和精心的构思中,从他对边疆将土慷慨赴难,壮烈殉国的热情赞颂中,我们不难看出作者渴望报效祖国的炽烈之情。

  诗中用了六种浓重的色调:黑云、金甲、秋色、夜紫、红旗、重霜。几乎句句都有鲜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红色,非但鲜明,而且浓艳,它们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诗人象一个高明的画家,以色示物,以色感人。用压城的黑云暗喻敌军气焰嚣张,借向日之甲光显示守城将士雄姿英发。两相比照,色彩鲜明,爱憎分明。但是李贺的诗篇对色彩的描绘,呈现异态的美丽,红色是“愁红”、“幽红”、“衰红”、“老红”、“冷红”;绿色是“寒绿”“静绿”“土中碧”。五彩缤纷的色彩,诗人都冠以“老、死、衰、颓、寒、冷、泣、愁”等字眼来形容。犹如凡高对色彩的迷狂追求一般,用异常鲜亮的色彩张显内在的精神。

  《金铜仙人辞汉歌》是李贺另一首著名的乐府诗。

  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这首诗涉想奇绝,以愁制胜。全诗巧妙地运用了拟人手法,抒发“金铜仙人”、其实也是诗人自己的忧国忧民之情。开头四句,作者首先感叹汉武帝死后的凄凉景象,给人一种时过境迁的感觉。后八句,叙述改朝换代的事实和“金铜仙人”“辞汉”时悲痛欲绝的景象。

  诗中用“空将汉月”和“携盘独出”,写出了“金铜仙人”离汉时只有冷月伴随,而无宫人相送的伶仃孤苦的情景。因为他不忍离开故土咸阳,所以一出东关便觉酸风刺目,潸然泪下。“铜人”悲啼,衰兰相送,形成了一种悲怆的气氛。老天是无情的,冥冥苍天如果有情,它也会以这种离愁为愁,变得衰老起来,那么多情善感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最后,诗用“渭城已远波声小”,写出了“金铜仙人”对故土的留恋。可怜未老头先白,盖多出于情字。必先摒除情爱,而后方能得长生。《飞狐外传》中袁紫衣对胡斐说了一个偈子:“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大概也是此意。

  李贺的乐府诗中,也有以劳动人民的疾苦为题材的,《老夫采玉歌》就是很著名的一首。

  采玉采玉须水碧,琢作步摇徒好色。

  老夫饥寒龙为愁,蓝溪水气无清白。

  夜雨冈头食蓁子,杜鹃口血老夫泪。

  蓝溪之水厌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

  斜山柏风雨如啸,泉脚挂绳青袅袅。

  村寒白屋念娇婴,古台石磴悬肠草。

  唐代长安附近的蓝田县以产玉著名,县西三十里有蓝田山,又名玉山,它的溪水中出产一种名贵的碧玉,叫蓝田碧。但由于山势险峻,开采这种玉石十分困难,民工常常遇到生命危险。《老夫采玉歌》便是以这里为背景。

  诗以叠词入笔,“采玉采玉须水碧,琢作步摇徒好色”直书老夫的采玉生活,表现了人民对采玉这一艰苦而危险的劳役的烦怨情绪。这两句语言清淡、朴实,带有浓厚的民歌风味。接下去,诗用“老夫饥寒龙为愁,蓝溪水气无清白。夜雨同头食蓁子,杜鹃口血老夫泪”等四句,写出老夫采玉的辛酸。随后,诗人又抓住采玉工人最感恐怖、最感痛苦的死生问题,叙写出“蓝溪之水厌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两句,揭示出无数采玉者葬身鱼腹的血淋淋的事实,控诉了统治阶级的残酷和荒淫。

  最后四句是点睛之笔,“斜山柏风雨如啸,泉脚挂绳青袅袅。村寒白屋念娇婴,古台石磴悬肠草。”在激风暴雨中,绳子系在泉水下泻的岩石上,绳子下端的深谷中,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老汉摇摆的身影。就在这极其危险、甚至没有生还可能的情况下,他忽然看到了古台石磴上的“悬肠草”,油然想起家中饥寒交迫的娇儿。这样,老人除了体肤痛楚之外,就又增加了一层精神的痛苦。这种特写,大大加强了诗的感染力量。

  在唐诗的山脉里,李白、杜甫是主脉,李贺永远不是。他写的乐府诗冷艳低沉、奇崛险怪,为唐代诗坛中的一个异类。但那种构思和气概,出神入化,意想天外,也是灵异神奇的一座山峰。

  在唐诗的王国里,或许有一天我们会看到一位长衫男子,身材瘦削,双肩微耸,骑着一头瘦驴,行迹瑟缩,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路渺渺,如路旁群山的云瘴,他垂首闭目,摇首时发出并不清脆的吟咏:“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他一字一句吞吐出如烟似雾般的文字,在烟雾之中,他清瘦的脸庞释放出异彩。

【冷艳幽婉话李贺】相关文章:

1.谈古论今话李贺作文

2.谈古论今话李贺故事

3.李贺诗之奇诡冷艳的原因

4.谈古论今话李贺名人故事

5.冷艳的情感签名

6.李贺诗的悲原因以及李贺的心理病

7.李贺的资料

8.李贺的作品

上一篇:李贺:像梵高一样为色彩而疯狂的鬼才诗人 下一篇:古诗雁门太守行赏析
[李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