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看李白的浪漫情怀

2018-07-10焕怡 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李白是一个浪漫的人。浪漫的人的具体表现为思想跳脱,如水流奔腾,任意东西,不可遏止。读其《行路难》,读罢“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的苦闷抑郁,马上就转变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跌宕起伏。读其《蜀道难》,说景观则曰“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说地势则曰:“黄鹤之飞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援”。想象奇特。而其文亦能见浪漫风格。相比于苏轼、陆游等人的以文意作词,李白则是典型的以诗境为文。《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便是其中典型。

  要读懂这样一篇文章,首先要对其中几个词语和几个典故要有所了解。逆旅、过客、秉烛夜游、大块、文章、惠连、康乐、转清之“清”、金谷酒数。此处不具体展开,只在具体论文时候,略言之。

  读文先观题——《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体裁上是序文。序文很多种,此处很显然是诗文序。类似于《兰亭集序》。内容是什么呢?春夜时分,桃园开宴,从弟入席,各抒己志。诗言志,抒发己志,诗歌最宜。以此序文,引诸佳作。

  第一句“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感慨人生,若生若死。仿佛视死若归,却明显有着一种低沉的意味。于是下一句顺利总结“浮生若梦”。在此基础上,纵然是及时行乐,又能为欢几何?但聊胜于无。遥想古人抱着烛火,继续白天未竟热情。昔日如此,今日依旧如此。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自然行为也有共同之处。秉烛夜游。不尽兴,不放弃。这样一种极端的做法,却是一种别样的奋斗。在一种逆境下的某种反抗。由此再看,后文由阴沉压抑到欢乐尽兴就顺理成章了。行文至此,我们看到了作者夜晚游玩开宴的内在原因——人生苦短,不得不“日以继夜,夜以继日”。

  下一句开始,又是另一番境况。“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况且阳春烟景烂漫,造化万物奇秘。外在风光如此美妙,当飞思其间,神飘意荡。作文以记之,作诗以咏之。如斯美景,岂可不盘桓?更需于此刻抓紧,漫笔抒写。此为夜间开宴的造化原因——天时地利,不得不“时刻必较,只争朝夕”。而从弟聚集,天伦难得。又“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才华横溢,足揽风采。开宴之人和亦业已具备。此皆外在原因。

  当此天地人和之际,内外共商之时,“幽赏之事”再合适不过了。幽赏是赏,止于赏则浅,莫若升为鉴。是为赏鉴。故清谈之风从魏晋时期吹到此处,言语谈玄,目光深邃。于花,于月,于酒,于宴,朦胧恍惚,若是若真。但求佳作,记录抒怀。此间欢乐,何可言哉?何可言哉?何可言哉?

  从文章来看,初始低沉,颇多及时行乐之语。后综以大化风光,人文风采,化低沉而高昂。待到幽赏转深,更思哲学,便转平和。李白情绪总是在两个极端飘荡。此间欢乐,却归于平和,殊为难得。更难得的是作者在化低沉之困境为美境,化美境为神境之能。言语诗画在眼,情感在人更在仙。俗事成雅事,俗情成真情。浪漫情怀,充溢于纸。

  李白,真诗仙也。

从《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看李白的浪漫情怀

http://m.ruiwen.com/wenxue/libai/542953.html

上一篇:关于李白的简介 下一篇:撒贝宁与外籍女友李白
[李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