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雉子斑》全诗翻译赏析

2018-04-21 李白

  雉子斑(设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辞⑴)

  唐·李白

  辟邪伎作鼓吹惊,雉子斑之奏曲成,喔咿振迅欲飞鸣⑵。

  扇锦翼,雄风生,双雌同饮啄,悍谁能争⑶。

  乍向草中耿介死⑷,不求黄金笼下生。

  天地至广大,何惜遂物情。

  善卷让天子⑸,务光亦逃名⑹。

  所贵旷士怀⑺,朗然合太清⑻。

  注释:

  ⑴辟邪:古代传说中的神兽,似鹿而长尾,有两角。《汉书·西域传上·乌弋山离国》:有桃拔、师子、犀牛。颜师古注引三国魏孟康曰: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长尾,一角者或为天鹿,两角者或为辟邪。辟邪伎,装扮成辟邪兽形的舞伎。鼓吹:一种乐器合奏曲,即《乐府诗集》中的鼓吹曲,用鼓、、箫、笳等乐器合奏,源于中国古代民族北狄,汉初边军用之,以壮声威,后渐用于朝廷。雉子:即雉雏,《乐府诗集·鼓吹曲辞一·雉子斑》:雉子,斑如此。余冠英注:雉子,就是小野鸡。南朝宋何承天《雉子游原泽篇》:雉子游原泽,幼怀耿介心。太白此诗拟何氏而作。

  ⑵振迅:犹振奋。

  ⑶悍:矫捷勇猛。,读qiáo。

  ⑷耿介:正直,守志不趋时。

  ⑸“善卷”句:善卷,相传为尧舜时的隐士。《庄子·让王》: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chī),春耕种,形足以劳;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处。

  ⑹“务光”句:务光,汤时隐士。汤以天下让务光,务光不受,投水而死。《庄子·让王》:汤让务光曰:“智者谋之,武者遂进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乎?”务光辞曰:“废上非义也,杀民非仁也。人犯其难,我享其利,非廉也。吾闻之:‘非其义者,不受其禄,无道之世,不践其土。’况尊我乎?不忍久见也。”乃负石而自沉于卢水。逃名,避世而不居。

  ⑺旷士:旷达之士。

  ⑻“朗然”句:光明磊落,合乎大道。太清,大道,自然。

  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

  《雉子斑》是一首乐府诗。这两句是说,宁可在草泽中死得光明磊落,也不愿在黄金笼里屈辱求生。诗当作于天宝后期,诗人看到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者比比皆是,作此诗以讽刺。这两句表明诗人淡于功名利禄,耻与邪为伍的志向。语意刚劲有力,掷地有声

  译文:

  辟邪神鹿伎人故作鼓吹惊慌之态,雉子斑的乐曲作成,雉子喔咿喔咿,振翅作迅飞鸣叫之状。

  扑扇锦翼,雄风顿生。一双雌雉与之一同饮水啄食,雄雉鸟彪悍谁能与之争斗?

  雉鸟宁愿向草中耿介而死,也不愿关在黄金笼里生存。

  天地极至广大,何必追遂世情,而没有自己的个性?

  善卷公谦让舜帝的天子之位,务光公也逃避汤王禅让的天子之位。

  如此旷达之士的情怀,弥足珍贵,朗然与太清融合。

  赏

  这是一首舞曲的歌辞。舞蹈的表演形式是伎人扮成辟邪而舞。鼓吹,是音乐分类。雉子斑,是歌辞的内容。

  此诗由赞同雉“乍向草间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进而称颂善卷、务光一类贤士不被君位所动的.光明磊落的胸怀。前三句为全诗的引子,写伎人表演,鼓吹大作,唱辞开始。正文部分分为三层。“笼下生”以上为第一层,写雉振奋矫悍,耿介不屈的性格特征,以物喻人。“天地”二句为第二层,属于诗人议论,言天地至大,物各有志。这里的“物”既指人,也指物。末四句写善卷、务光旷达磊落的怀抱。“善卷”、“务光”二句为互文,义即善卷、务光让天子而逃名。

【李白《雉子斑》全诗翻译赏析】相关文章:

1.李白《清溪行》全诗翻译与赏析

2.李白《送友人》全诗翻译赏析

3.李白《上留田》全诗翻译赏析

4.李白《春怨》全诗赏析及翻译

5.李白《渌水曲》全诗翻译赏析

6.李白《长干行》全诗翻译赏析

7.李白《战城南》全诗翻译及赏析

8.李白《君道曲》全诗翻译赏析

上一篇:李白《送储邕之武昌》全诗鉴赏 下一篇:李白《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翻译赏析
[李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