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集序》文章对照翻译

2018-04-04 兰亭集序

  《兰亭集序》这篇文章具有清新朴实的特点。下面和小编一起来学习这篇文章吧!

  永和九年, 岁在癸丑, 暮春之初, 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 修禊事也。 群贤毕至, 少长咸集。 此地有崇山峻岭, 茂林修竹, 又有清流激湍, 映带左右, 引以为流觞曲水, 列坐其次。 虽无丝竹管弦之盛, 一觞一咏, 亦足以畅叙幽情。

  永和九年, 时在癸丑之年, 三月上旬, 我们会集在会稽郡山阴城的兰亭, 为了做禊事。 众多贤才都汇聚到这里, 年龄大的小的都聚集在这里。 兰亭这个地方有高峻的山峰, 茂盛的树林,高高的竹子。 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 辉映环绕在亭子的四周, 我们引溪水作为流觞的曲水, 排列坐在曲水旁边, 虽然没有演奏音乐的盛况, 但喝点酒,作点诗, 也足够来畅快叙述幽深内藏的感情了。

  是日也, 天朗气清, 惠风和畅, 仰观宇宙之大, 俯察品类之盛, 所杂文砍一常 足以极视听之娱, 信可乐也。

  这一天, 天气晴朗, 和风温暖, 仰首观览到宇宙的浩大, 俯看观察大地上众多的万物, 用来舒展眼力,开阔胸怀, 足够来极尽视听的欢娱, 实在很快乐。

  夫人之相与, 俯仰一世, 或取诸怀抱, 悟言一室之内; 或因寄所托, 放浪形骸之外。 虽趣舍万殊, 静躁不同, 当其欣于所遇, 暂得于己, 快然自足, 不知老之将至; 及其所之既倦, 情随事迁, 感慨系之矣。 向之所欣, 俯仰之间, 已为陈迹, 犹不能不以之兴怀, 况修短随化, 终期于尽! 古人云: “死生亦大矣。” 岂不痛哉!

  人与人相互交往, 很快便度过一生。 有的人从自己的情趣思想中取出一些东西, 在室内(跟朋友)面对面地交谈; 有的人通过寄情于自己精神情怀所寄托的事物, 在形体之外,不受任何约束地放纵地生活。 虽然各有各的爱好, 安静与躁动各不相同, 但当他们对所接触的事物感到高兴时, 一时感到自得, 感到高兴和满足, 竟然不知道衰老将要到来。 等到对得到或喜爱的东西已经厌倦, 感情随着事物的变化而变化, 感慨随之产生。 过去所喜欢的东西, 转瞬间, 已经成为旧迹, 尚且不能不因为它引发心中的感触, 况且寿命长短,听凭造化, 最后归结于消灭。 古人说: “死生毕竟是件大事啊。” 怎么能不让人悲痛呢?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 若合一契, 未尝不临文嗟悼, 不能喻之于怀。 固知一死生为虚诞, 齐彭殇为妄作。 后之视今, 亦犹今之视昔。 悲夫! 故列叙时人, 录其所述, 虽世殊事异, 所以兴怀, 其致一也。 后之览者, 亦将有感于斯文。

  每当看到前人所发感慨的原因, 其缘由像一张符契那样相和, 总难免要在读前人文章时叹息哀伤, 不能明白于心。 本来知道把生死等同的说法是不真实的, 把长寿和短命等同起来的说法是妄造的。 后人看待今人, 也就像今人看待前人, 可悲呀。 所以一个一个记下当时与会的人, 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 纵使时代变了,事情不同了, 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原因, 他们的思想情趣是一样的。 后世的读者, 也将对这次集会的诗文有所感慨。

  原文赏鉴

  《兰亭集序》,又题为《临河序》、《禊帖》、《三月三日兰亭诗序》等。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三月三日,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会聚兰亭,赋诗饮酒。王羲之将诸人名爵及所赋诗作编成一集,并作序一篇,记述流觞曲水一事,并抒写由此而引发的内心感慨。这篇序文就是《兰亭集序》。此序受石崇《金谷诗序》影响很大,其成就又远在《金谷诗序》之上。《兰亭集序》.

  文章首先记述了集会的时间、地点及与会人物,言简意赅。接着描绘兰亭所处的自然环境和周围景物,语言简洁而层次井然。描写景物,从大处落笔,由远及近,转而由近及远,推向无限。先写崇山峻岭,渐写清流激湍,再顺流而下转写人物活动及其情态,动静结合。然后再补写自然物色,由晴朗的碧空和轻扬的春风,自然地推向寥廓的'宇宙及大千世界中的万物。意境清丽淡雅,情调欢快畅达。兰亭宴集,真可谓“四美俱,二难并”。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聚合必有别离,所谓“兴尽悲来”当是人们常有的心绪,尽管人们取舍不同,性情各异。刚刚对自己所向往且终于获致的东西感到无比欢欣时,但刹那之间,已为陈迹。人的生命也无例外,所谓“不知老之将至”(孔子语)、“老冉冉其将至兮”(屈原语)、“人生天地间,奄忽若飙尘”(《古诗十九首》),这不能不引起人的感慨。每当想到人的寿命不论长短,最终归于寂灭时,更加使人感到无比凄凉和悲哀。如果说前一段是叙事写景,那么这一段就是议论和抒情。作者在表现人生苦短、生命不居的感叹中,流露着一腔对生命的向往和执着的热情。

  魏晋时期,玄学清谈盛行一时,士族文人多以庄子的“齐物论”为口实,故作放旷而不屑事功。王羲之也是一个颇具辩才的清谈文人,但在政治思想和人生理想上,王羲之与一般谈玄文人不同。他曾说过:“虚谈废务,浮文妨要”(《世说新语·言语篇》)在这篇序中,王羲之也明确地指斥“一死生”、“齐彭殇”是一种虚妄的人生观,这就明确地肯定了生命的价值。

  这篇文章具有清新朴实、不事雕饰的风格。语言流畅,清丽动人,与魏晋时期模山范水之作“俪采百字之偶,争价一句之奇”(《文心雕龙·明诗篇》)迥然不同。句式整齐而富于变化,以短句为主,在散句中参以偶句,韵律和谐,乐耳动听。

  总之,这篇文章体现了王羲之积极入世的人生观,和老庄学说主张的无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后人以启迪、思考。

【《兰亭集序》文章对照翻译】相关文章:

1.兰亭集序对照翻译

2.兰亭集序原文对照翻译

3.兰亭集序全文翻译对照

4.兰亭集序原文及对照翻译

5.兰亭集序原文对照翻译

6.《兰亭集序》译文对照

7.《离骚》对照翻译

8.琵琶行原文对照翻译

上一篇:兰亭集序的练习题 下一篇:《兰亭集序》字词注释
[兰亭集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