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中石兽》教学案例

2018-04-23 河中石兽

  师:上节课,我们初步疏通了文意,本节课我们就进入文章内核,去品读语言。“沧州南一寺临河干,山门于河,二石兽并沉焉”简明地交代了故事发生的地点和起因。“阅十余岁,僧募金重修,求石兽于水中,竟不可得。以为顺流下矣,数小舟,曳铁,寻十余里,无迹”,讲述了僧人寻找石兽的事件,语言简洁,如水般平静,但细细琢磨,却是波澜起伏,深藏韵味。你们觉得哪些地方值得我们推敲品味的呢?

  生:我觉得“求”很有意思,“求”不是“找”,它是“寻求”的意思,可见僧人找寻石兽的用心。

  师:如果不考虑词句的意思,能否换成“找”呢?(生犹豫)我们分别读一下“求石兽于水中”“找石兽于水中”,看看能否有新的发现。

  生:(读)“求石兽于水中”,“找石兽于水中”。

  师:发现什么了吗?

  生:我觉得原句似乎顺畅一点,读起来好听一点。

  师:想过原因吗?

  生:(迟疑)好像“求”字听起来更适合古文。

  师:你的感觉很敏锐,这就是古文的音韵之美。“找”字似乎有点现代的味道,“求”字似乎古意更浓。我们再来通过朗读体会一下音韵之美。(生读)

  师:现在我们继续探讨僧人为什么要找寻石兽呢?他可以重造石兽啊。

  生:这样化费太厉害了。

  师:这是一种可能,还有另外的原因吗?(生沉思)大家从文中找寻依据,这石兽丢失的时间是?

  生:“十余年”。

  师:十多年了,找寻很不方便,更何况“求”而不得,他苦苦寻求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怕“化费”吗?

  生:哦,有可能这个石兽是难得的石兽,也许它雕塑得相当美,可是现在却无人能造出这样美的石兽了。

  师:可以找那人重造啊?

  生:也许雕塑的人不在了呢。

  师:哦,原来石兽身上有着难以重现的艺术美,所以找寻石兽找的更是一种艺术美,一种历史文化之美。由此你如何评价这些僧人呢?

  生:这是一个爱钱但更爱艺术的僧人!

  师:哈哈,好有意思的评价。这是一个雅俗共存的僧人。所以这僧人寻找石兽的心情是——

  生:急切的!

  生:迫切的。

  生:心急如焚的。

  生:兴冲冲的!

  师:啊!那是一个多么焦急的僧人啊!让我们怀着这种急切之情读“求石兽于水中”这个句子吧!

  生:齐读“求—石兽—于水中”

  师:再读!

  生:“求—石兽—于水中”(声音更高更深切)

  师: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寻找石兽的结果如何?

  生:没找到。

  师:哪些字告诉我们的?

  生:“竟不可得。”

  师:去掉“竟”字可否?

  生:不可。因为“竟”是“最终、到底”的意思,最终没有找到,到底没有找到,说明了僧人找寻的时间之久,而且“竟”里有着伤心,有着失落,有着苦苦找寻而不得的不心甘,如果去掉的话,这些心情就体现不出来了。

  师:哦,原来纪把他对人物的情思凝聚在这“竟”字中了,这真是——小小一个“竟”,破费作者思也,这就是古文的言简义丰,言虽短而意无穷,一个字可以写活一个人。让我们把这两句话连在一起读一下吧。注意强调关键字词。

  生:(读)僧募金重修,求石兽于水中,竟不可得。

  师:“求”字苦苦追寻,但“竟”字失落而归,两个字把僧人的情感波澜写出来了。那僧人是不是就此罢休了呢?

  生:没有。

  师:何以见得?

  生:从“以为顺流下矣”的“以为”可以看出。

  师:你能以僧人的身份说说你的的想法吗?

  生:这么好的石兽化了这么长的时间,最终还是没找到,真是伤心,但是我不相信它会飞了,肯定是河水把它们冲到下流去了,铁杵磨成针,哪怕海枯石烂,我定要将你找到,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徒儿们,我们继续找!

  师:哈哈,好一个方丈!孩子们,“数小舟,曳铁,寻十余里,无迹”这个句子里,你能发现其背后的意思吗?

  生:我觉得“数小舟”很有规模和气势,也许在僧人的发动下,整座庙宇的僧人都出发寻石兽了呢。

  师:嗯!是有这个可能!所以读这句话应该?

  生:应该读出一股气势!

  师:怎样体现这个气势?

  生:“”重读,“数”重读,并在“”“数”“小舟”间形成拖腔。

  师:请试试。

  生:数小舟(读得很不错)

  师:你刚才说僧人发动,能说说僧人的发动词吗?

  生:诸位师兄师弟,门口石兽雕工精美,历史悠久,怎奈于十多年前沉没于河水中,今日,多亏诸位施主慷慨解,我们才能重修庙宇,可惜石兽不在,若要重雕,不仅化费钱财,更可惜的是当年之雕者至今已不存也,故而我等若能重寻石兽,不仅节省开支,更可以让石兽的精美雕工长存于世,供后人参观欣赏,所以我们一起出发去寻找石兽吧。

  师:好一个有才的僧人,有此妙语妙心,何愁石兽不重现江湖呢?于是那些僧人都干嘛啊?

  生:“曳铁”。

  师:嗯,僧人们“数小舟,曳铁”,其间他们会干嘛呢?

  生:他们可能会说自己划船累死了。

  生:可能会说某个人划船力气不够大。

  生:哎呀,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生:哎,我手都酸了,何时能找到石兽呢?

  生:哎,铁啊铁,我拖了你这么久,你何时才能帮我们捞到石兽呢?求你了,我的好铁耙。

  师:真是情真意切啊,僧人们找了多远?

  生:十余里。

  师:可见?

  生:寻得远。

  师:寻的背后还有深意吗?

  生:僧人寻找石兽很诚心!

  师:但是结果?

  生:无迹

  师:此时:僧人的内心是?

  生:遗憾的。

  生:伤悲的。

  生:冷落的。

  生:失望的。

  生:怅惘的。

  师:我们怎么读这两个字?

  生:前面的文字充满了信心,而“无迹”二字却充满了失落,应该读出对比的感觉,从“希望”到“失落”的情感变化。

  师:你来试一下好吗?(生读)

  师:这些僧人此时会在想什么?

  生:找了这么久还不见,难道真的不在了吗?

  生:石兽啊石兽,茫茫大河,你在哪里啊?看在我们追寻的份上,诚意的份上,请你出来吧!

  师:但是,石兽依然——

  生:无迹。

  师:苦苦搜寻,劳师动众,可结果依然迷茫,此时此刻,僧人的情绪可谓波澜起伏,希望,失望,不绝于希望,依然失望,纪将这起伏的心情凭借这简洁的文字白描了出来,引我们联想,引我们追思,一个字写活一片心,一个字激活一群人,在短短的字里行间,我们读出的是人物的.心情,是人物的言语,是人物的形象。所以说,纪的文字言虽短而—

  生:意无穷。

  师:让我们带着情感,再一次读这段文字吧!(生读)

  师:现在我们来读一下文章第二自然段,(生读)这里涉及到一个新的人物,他的身份是什么?

  生:讲学者。

  师:这个讲学家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第一节课给学生看过译,刚又读过一遍,这些家伙应该有初步的感觉)

  生:自以为是。(此时有的“坏蛋”在说“男人”,还有说“女人”,我的课堂就是这样的缺少严肃之感,呵呵)

  生:老师我来说说看,图书馆里的书说这个讲学家是自命不凡、自高自大、骄傲自大、以为自己很有才华的一个人。

  师:我觉得这是一个定位较准的评价,你从哪里看来的?

  生:图书管理有一本讲明一些奥秘的事情的书,这本书中选录了这篇文章,然后还对讲学家作了评价。

  师:这就是阅读的力量!它可以让你的眼界更广阔,知识更丰富。那么现在我们就来看看纪是怎样通过他的文字刻画讲学家自命不凡、自高自大、骄傲自大、以为自己很有才华的呢?我们先从第一句入手,句中“之”是何意?

  生:代前文的事情。

  师:前文何事?

  生:僧人沿河求石兽这件事。

  师:张杰括得特别精准!僧人沿河求石兽。讲学家听到这件事后,他的表情是?

  生:笑。

  师:我们在“笑”前加一字,你会加什么字?

  生:奸笑。

  生:嘲笑。

  生:大笑。

  师:嗯!绝对有可能,(模拟情形)“哈哈哈哈——咱这么笨的呢!”

  生:讥笑。

  师:嗯,讽刺地笑。现在我们按照所加的字的情境去读,读出感觉,还原场景。我们一唱一和地读。

  师:闻之大笑。

  生:闻之大笑。

  师:闻之奸笑。

  生:闻之奸笑。

  师:闻之嘲笑。

  生:闻之嘲笑。

  师:闻之讥笑。

  生:闻之讥笑。

  师:这就是这位讲学者的笑,根据其性格,每一种笑皆有可能,那我们看看下面一句话该怎么读,请陶敏怡同学以讥笑的方式读“尔辈不能究物理”。(陶敏怡比较害羞,没有很好的展现其讥笑的观点。)

  师:理解的很好,读得不够好。请严志鹏以奸笑的方式读一下“尔辈不能究物理”。

  生:“尔辈不能究物理。”(严志鹏读得比较入情,全班笑声满堂。)

  师:下面我以嘲笑的口吻把讲学者之言读一遍,然后我们一起读,从而体会其性格特征。“尔辈不能究物理……乎?”

  生:(读)“尔辈不能究物理……乎?”(生读得不错,有点嘲笑的味道)

  师:刚才你们念错了一个句子的停顿,“是非木杮”该如何停顿?

  生:是/非木杮。

  师:对了,请在书上画上节奏,再来读一遍,“是/非木杮”,起。

  生:是/非木杮。

  师:刚才严志鹏说讲学家是一个自命不凡、自高自大、骄傲自大、以为自己很有才华的一个人。现在我们就从字里行间去验证这个评价。请仔细阅读文章,读出自己的发现。

  生:第一句的“尔不能究物理”,还有接下来的整体,讲学家说他们不知道“物理”,他作为一个讲学家能知道“物理”吗?

  生:这个“物理”是“事物的道理和规律”,不是现在的“物理”。

  师:嗯,这是一个古今异义词。请大家关注课文注解,我们一起把“物理”的注解读一下。(生读)还有新的发现吗?请从具体的字词句出发。

  生:从“笑”和“究”可以看出。这个“笑”是“嘲笑”,从“究”字可以看出他的自高自大,他认为只有他才能“究物理”,别人都不如他,都是脑子有问题的,做出的都是傻事。

  师:“笑”与“究”字的发现与分很有力,“尔不能究物理”言外之意是?

  生:只有我才能究物理。

  师:带着这种“自以为是”,读一下“一讲学家……不能究物理”。(生读)

  生:从“颠”字可以看出。

  师:很厉害的眼光,理由呢?

  生:“颠”是“癫狂”之意,僧人沿河寻找也是有他们的道理的,他们认为石兽被水冲到了下游,因此沿河寻找,但讲学家不顾僧人的想法,就断定他们是癫狂的。而“癫狂”是用在疯子身上的,只有神经病的不合理言行才能说癫狂,讲学家却贸然给僧人戴上这顶癫狂的帽子,可见其自以为是、自高自大到了极点。

  师:精彩之至!我们一起读“不亦颠乎”。

  生:不亦颠乎!(夸张地疯狂的)

  师:还有新的发现吗?(生暂时沉静,师读讲学家之言来启发)

  生:我从“耳”这个语气助词发现,它的意思是“罢了”,这个“罢了”体现了他看低别人,来显示自己很有才华。

  师:很独特的感觉。语气词体现了人物说话的方式,给人的感觉很自已为是,从这个语气词里我们可以读出讲学者说话时的手势是——

  生:对别人指指点点。

  师:说话的神情是——

  生:趾高气扬!

  师:我们就按照这种手势和神情读一下“渐沉渐深耳!”

  生:“渐沉渐深耳!”(读得很好)

  生:我从“岂”字可以看出。

  师:“岂”的意思是?

  生:“岂”是“怎么”的意思,它读起来给人一种压迫感,给人不容置辩的威压,能体现讲学者自以为很有道理。

  师:嗯!这种感觉真敏锐!“怎么能?”“难道能?”给人一种很趾高气扬的,很张扬的感觉。

  生:对的!

  师:太自以为是了。

  生:是的。

  师:你能把这句话读一下吗?(生读,强调“岂”字)我们全班再来一次!

  师:从句式角度考虑这是一个什么句子?

  生:反问句。

  师:本段有几个反问句?

  生:两个。

  师:我们把这两个反问句连读一遍。(生读“岂能为暴涨携之去?”、“不亦颠乎?”)现在让我们以陈述句把这两句话的意思说一下。

  生:不可能被河水冲走的。

  生:实在是太癫狂了。

  师:比较一下有什么不同吗?

  生:这两个反问句子语气非常强烈,说话的言语甚至有点恶毒,把讲学者自以为是、自傲自大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而陈述句似乎稍弱一点。

  师:好!让我们再次把两句连读一遍,再次体会讲学者的性格特点。

  生:我觉得从“尔”两字可以看出。“尔”的意思是“你们”,讲学者的意思是“只有我知道,而你们不知道”,“尔”体现出讲学者自以为比别人更聪明,更高人一等的想法,好像自己是别人的长辈、老师一样,从而体现其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特点。

  师:分得丝丝入扣,很透彻很在理,奖励你把它读一遍吧!(生读,重读“尔”“究”)我们全班一起读,(全班读)现在让我们综合刚才的分,把讲学家所说之言根据他的性格特点读一下,我读旁白,你们读学者所说之话。(生读得很好)

  师:现在请在课文批注上这么几个词:自高自大、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生批注)请从文章最后一段找出四个字来形容一下讲学家的做法。(师读文字,生听,寻找)

  生:是“据理断”。

  师:是的,看课文对“据理断”的注解,我们读一下,(生读注解)请把这四个字也批注在讲学者的形象中。众人对之的反映是?

  生:“众服为确论”,众人也都认为是正确的。

  师:似乎不够精准哦。

  生:众人都信服地认为这是高明的见解。

  师:带着这种情感读“众服为确论”,生读。

  师:纪通过一个“笑”字和人物的语言,鲜活地刻画了一个貌似渊博的讲学家。通过一个“服”字,塑造了缺少主见和分的众人。但是来了老河兵,故事就有了新的起点,让我们进入老河兵的故事。我们一起读第三自然段。

  师:讲学家判断石兽的位置是有道理的,但老河兵为何发笑呢?

  生:因为老河兵考虑到三个因素:石性坚重、沙性松浮、石对于水的反激之力,而讲学家只考虑到前两个因素,而第三个因素恰恰是结果的关键所在。可讲学家却自以为胜券在握,“指点江山”,这是无知轻狂的表现,所以老河兵笑了。

  师:请用文中之言评价讲学家的做法。

  生:是“据理断”。

  师:他的意思是?

  生:只根据一般事理主观推断。

  师:也就是他缺少了实践的因素,历史上哪个人物与其做法相似?

  生:应该是赵括的“纸上谈兵”吧?

  师:对的。毛泽东说:没有时间就没有发言权。就某个程度而言,这是一个真理。那么我们该如何评价老河兵呢?

  生:我觉得可以用“虑事周全”来评价吧。

  师:对,他虑事确实十分周到。

  生:我觉得这还是一个大胆的、不盲从的、有智慧的、从容的、不卑不亢的老河兵。

  师:这个连珠式的观点如激流直下,很有气势,能说说从哪里发现的吗?

  生:因为文中的“凡……当……”是一个判断句,这是一个很肯定的语气,“凡”是“所有”的意思,毫无例外,这说明老河兵很有底气,容不得半点“可能性”;“盖……”字为他的观点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而且在讲学家的理由上又加上一点“反激之力”,使其难以批驳;“……必……必……”连用,语气坚定,不容批驳。老河兵的言语有理有力,说观点,讲理由,而且他的理由更胜过讲学者。面对一个“众服为确认”的讲学者,他不是盲目信从,迷信权威,而是与众不同,据理反驳,这可谓大胆有智慧有主见;批驳有理有据,层层深入,如诸葛舌战群儒,可谓悠闲从容;不因为自己是一个河兵就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反驳,而是以事实说话,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可谓不卑不亢!(众生热烈鼓掌)

  师: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对你的口才,对你的言语谈吐深感佩服!你抓住文章的字词句的内涵,分透彻,条理清晰,似乎你就是那个老河兵了,你说老河兵像诸葛,我觉得你也有孔明雄辩之才,让我们再次为他鼓掌吧!(众生热烈鼓掌)奖励你一个机会,你就以老河兵的身份把这段文字读一下吧,可以吗?

  生:(害羞的)好吧。(读得很不错,再次得到大家的掌声)

  师:真是一个“老河兵”也!孩子们,让我们大家也当一回老河兵,读一下这段文字吧,自由地读。

  生:“凡河中失石,……果得于数里外。”

  师:老河兵在说话之前,文中有一个神态描写,它是——

  生:是“笑”。

  师:是什么“笑”?

  生:冷笑。因为老河兵觉得讲学者自以为学识渊博,说话十分狂傲,“尔”、“颠”等字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师:很有道理,那文中老河兵的哪些话能印证这个“冷笑”呢?

  生:是“求之下流,固颠;求之地中,不更颠乎?”老河兵以讲学家之“颠”评价讲学家的观点,可谓聪慧至极,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讲学家“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师:是的,让我们以这种“治人”的感觉读一下这两句话,(生读)文章到此就再也没有了讲学家与老河兵的语言与神态的描写,纪在此留下了空白,谁能把这个空白涂抹上一点颜色呢?

  生:讲学家怒目而视,两通红,呆呆地坐在那里。

  生:讲学家满脸通红,拿起一本书挡在面前,但没有一个字能进入他的脑海,脑海一片空白。他不认得字,字却认得他。

  生:讲学家羞得无地自容,他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他,讥讽他;他把脸转向书本,似乎每一个字也都在笑他无知,笑他狂傲。

  生:讲学家匆匆收起行装,低着头,默默地离开僧院,从此隐姓埋名,遇事三思而行。

  师:空白带给我们不尽的思维空间,一句“如其言,果得于数里外”,交代了石兽的最终下落,纪的笔墨精炼至极,这句话同样带给我们无尽的相像空间,现在我想问的是:找到石兽的僧人又会说什么呢?

  生:我们以后做事一定要三思而行,多询问意见,不然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徒劳无功,石兽之事就是最好的教训。

  生:做事不仅要读书,也要从实际出发才好,要将书本与实践相结合,不然纸上谈兵,会让人笑话的。

  师:面对此事,纪也发出了他的看法,它是?

  生:然则天下之事,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可据理?

  师:不错,孔子说:三人行—

  生:三人行,必有我师。

  师:曾子曰:吾日—

  生:吾日三省吾身。

  师:陆游说:纸上得来—

  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师:让我们记住《河中石兽》简练之笔墨,让我们记住《河中石兽》行事之理,做一个三思而后行之人吧。

【《河中石兽》教学案例】相关文章:

1.河中石兽

2.《河中石兽》

3.河中石兽

4.《河中石兽》教案

5.河中石兽的课外例子

6.学习《河中石兽》

7.河中石兽的原文

8.河中石兽及翻译

上一篇:《河中石兽》教学设计 下一篇:《河中石兽》教学实录
[河中石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