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里的爱情

2018-03-18 古诗

  那些古诗词里的爱情,唯美到心醉

  有一种爱,只与自己有关——《周南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对于爱情来说,距离不见得是个坏东西,求之不得,于是辗转反侧,一日不见,方觉如隔三秋。也许,有一种爱,只与自己有关,我只想把你放在我心中,我已经把你放在我心中了,还有什么可以夺走呢?

  诗歌仍然在咏哦,“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如是三遍,但不再是感叹那江之广,水之长,我看到的,是他天阔水长的爱情,不可以泅渡,也无须泅渡,就这样永久相望,明澈的目光,有如月光。

  有缘邂逅——《郑风·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汚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 攘攘。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这首诗,有人说是关乎艳遇,有人干脆说是,在我看来,是一个寂寞幽深的梦想。他的梦想,一点也不具体,他想遇见她,不是为了解闷、陪伴乃至生儿育女,而是“与子偕臧”。

  “臧”的意思是“美好”。以最美好的自己,遇见一个美好的人,然后和她(他)一往无前地美好下去,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它可遇不可求,难怪只能“邂逅相遇”了。

  就这样相望于江湖——《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初生之芦苇,在水边连成了片,青灰色的雾在这一切之上轻轻弥漫。烟云水气,增加了苍茫与距离感,那位在水一方的“伊人”的存在更显得迷离仿佛,恋人总是在远方。纵然溯游从之,你依旧“宛在水中央”。就这样相望于江湖。

  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郑风出其东门》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

  虽则如荼,匪我思且。

  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那么多美丽的女子,都不是我思念的那一个,只有淡色衣衫的你,能让我有发自内心地喜悦。这般斩钉截铁,一如“这世上原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歌者坚定地相信着自己的爱,不会为任何际遇更改。撇开红尘扰扰,撇开世故人心,在喧哗的集市上,在无人的旷野中,在时空的`每一个点上,对对方也对自己说:“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这样一场千年的等待——《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眼前千帆过尽,总不见心中的青青子衿,暮色里只见雉堞参差,映着她低首踟蹰的背影。年少时对爱情懂得浅,只当是个妙曼的姿态,做给别人看也做给自己看,待到经历世事,去掉了“姿态”而更着意本质,方读懂这一句说的是“情怯”。情到深处,不但让人孤独,还常常没来由地心虚气短,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说了,走了,便是永不能自恕的错。

  这样一场等待,就因了没有迈出去的那一步,成了凝立千年的画卷,为世间爱者,一遍遍温习。

  终于遇见了你,终于放弃了你——《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暮色还未完全降落,三两小星已经挂在天边,光线柔和如梦。让我们重新回到远古,看到的,是无尽洪荒里的一场邂逅。起初不经意的他和她,猝然间打了个照面。犹如相逢于黑暗的海面上,擦出耀眼的火花,再重新投入到人流汹涌之中,消失于对方的生命里。他终于遇见了那个人,也终于放弃了那个人,是的,在这世间,遇见很难,但还有比“遇见”更难的东西,是,可以相互陪伴。

  执子之手,是世间最美的誓言——《邶风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许多时候,爱情不是一个可触摸可把握的东西,它太容易为造化所弄,诗里的男子,要从军而去,面对看不见的未来,他有这样的誓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誓言,正是与命运的对抗。他们挑战的那一刻就赢了,那一刻,爱情与他们同在。

【古诗词里的爱情】相关文章:

1.古诗词 关于爱情

2.精美爱情古诗词

3.古代爱情古诗词

4.爱情古诗词

5.最美爱情古诗词

6.爱情 古诗词

7.最新爱情古诗词

8.爱情伤心古诗词

上一篇:中国最具有男人味古诗词 下一篇:古诗词中文雅的表白
[古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