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春江花月夜》有感

2020-09-03 春江花月夜

  当阅读了一本名著后,大家一定都收获不少,为此需要认真地写一写读后感了。可能你现在毫无头绪吧,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读《春江花月夜》有感(精选6篇),欢迎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精选6篇)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1

  《春江花月夜》这首诗是中国最着名的咏月诗之一。张若虚作品不多,却以此诗一举成名,流芳千古。这里,我且不谈张若虚,就谈谈这首诗。

  我想,写此诗的时候,一定是个月素风清的夜晚,文弱却骨硬的诗人来到江畔。春夜,寒气袭人,游人稀少。诗人举头望明月,低头看江水,百感交集,思绪万千,于是诗性大盎然,吟咏出了这篇千古绝唱。

  如果细细品味此诗,我绝对是狗尾续貂。我怎能和一些大家共论此文?所以,我只谈自己肤浅的感受——仅仅是自己的。

  “何处春江无月明”。这是作者看到眼前景色后的联想,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几乎异曲同工。但“何处春江无月明”,似乎有些沧桑或有更深远的含义。我又从“何处”句,联想到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是啊,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呢?怎么过,都是一生——你追求功名,殚精竭虑,锦衣玉食,是一生;你慕道求仙,抛却世俗,甘愿淡泊,也是一生。你无论怎样,都可以过得很不错,只是看你怎么对待生活了。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这是多么让人喟叹的句子。我们可不可以把它凝成“物是人非事事休”呢?我们的上一代去了,我们这一代也正在去的路上,我们的后代正在蓬勃而起,正如当年的我们。宇宙是永恒的,而永恒的背后,是无尽的死与生的交替。人类的死的悲哀,在不变的宇宙中,只是一个小小的浪花。于我说来,死则死,倒不可怕,可怕的是稀里糊涂的死。实际上,当诗人写这句诗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有许多悲凉和感慨啊。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这句诗也是颇耐寻味的。江月待人,那一定是很浪漫的人了。可她苦苦地等,等来的大概是一场春梦。美好的青春年华倏然而过,唯镜中双鬓染霜——我那不可再回的青春啊!几多苦泪,几多追悔,几多顿足!然而,皆是无用,长江送流水,即是无奈也。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真可谓缠绵悱恻。

  轻舟一叶,孤灯一盏,有相爱之人陪伴,于漠漠暗夜里悄然远去,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幸福。“从此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这种感觉对外人来说是羡慕,对自己来说,那真是一种巨大的解放。

  然而,如果不是乘扁舟子的人,而是想乘扁舟子的人,看到此景,除了羡慕,更多的是什么?酸楚。

  “何处相思明月楼?”当真揪心。天下最让人心焦的,就是相思苦了。当初梁祝化蝶,就是为了解脱相思之苦。他们化蝶成仙,翩然而去,似乎是人间最完美的爱情。但其实,人人都知道,那是最凄楚的现实,也只有把痛苦的现实转换成虚无的幻想,似乎能让心里好受些。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不仅是人,哪个有生命的生物不是如此?——尤其对男女之爱更为看重。有情人天涯一方,那是怎样的痛苦?怎么一个痛苦了得!

  因此,古今中外,描写相思的诗篇和音乐汗牛充栋,更可贵的,是大多数的作品细腻、柔情、委婉、缠绵,极动人。有的时候,我听着听着,不觉心酸,一天的心情都很低沉。但怪的是,这种低沉不是一种痛苦,而是略微带点幻想、赞美和温柔,颇有点“薄阴的天气”之感。

  读古诗就怕想象。从文字里往外想象,天马行空,一而二,二而三,以至无穷,生活百味,糅合一处,酸甜苦辣,逐一品尝,倒也是精神世界的一个大餐。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2

  《春江花月夜》在中国诗歌史上出现,可能是一种偶然。倘若没有明代的胡应麟拭去历史的尘埃,慧眼识诗,将其从不计其数的古代诗作中挑出来选进《诗薮》,或许《春江花月夜》至今也掩埋在腐朽了无生机的一堆陈纸当中。幸得有胡应麟这位"伯乐","千里马"张若虚及其作品才能在文学殿堂绽放异彩。有时候,瞬间的绽放,也需要永恒的等待,张若虚一等,就是上千年。

  《春江花月夜》在中国诗歌史上出现,也绝非仅仅是一种偶然。偶然的背后,往往是不可抵挡的必然。《春江花月夜》被誉为"孤篇压全唐",主要是其艺术成就。清王尧衢,王闿运,近代学者闻一多先生等等,对《春江花月夜》赞誉有加。《春江花月夜》本为乐府旧题,旧题多为宫体之作,张若虚将本为五言的旧题上升为七言,将格调靡靡的宫体视野转向更为高远的哲学方向,突破了宫体诗作的束缚,转向更为高雅的艺术创作。虽然《春江花月夜》有乐府旧题宫体的痕迹,但在当时诗歌创作上艺术的突破是毋庸置疑的。之于《春江花月夜》的艺术成就,前人多有论述,此处亦不复赘言。

  之前讲授《春江花月夜》,思维仍然脱离不了"春、江、花、月、夜"五字的拘囿,笼统讲授此文写了五种景象。今日再观之,蓦然惊觉自身受限于固有思维。虽说比诗内容写及"春、江、花、月、夜"五种景物,实则是要突出"月"这一意象重心。换句话说,《春江花月夜》一诗,是以"月"为核心的。读此诗,重心应该关注在"月"上。

  为何此诗解读的重心在"月"上?

  清朝王尧衢概括总结此诗的一个特点是:"春字四见,江字十二见,花字只二见,月字十五见,夜字亦只二见。"从王尧衢的点评中,直接指出"月"这个意象在诗中所占的分量。当然,王尧衢指出字面上与"月"有关的共十五处。这似乎从数字上说明了与"月"有关的内容在直观数字上的优势,但是我们不能忽略的是,除了字面上直接体现写月的内容外,还有好些文句是侧面来写月亮的。

  例如"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两句,按一般生活常识,"流霜""白沙"应该会反射月光,而此处有"流霜"而"不觉飞",有"白沙"而看不见,是侧面写月光。月光实在是太亮了,以致眼中所见只有月光。又如"江天一色无纤尘"句,江天如何才能成"一色",如何才能有如此空灵洁净的视觉效果?只能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万事万物笼罩在月色之下,才能表现出这样充满美与想象的视觉效果。因此,这句诗歌还是在暗示写月亮。诸如此类的诗句,诗歌中还有不少。因此,我们可以概括地说,这首《春江花月夜》的核心内容在于"月",解读这首诗歌的重要切入点,也是"月".

  既然这首诗歌的核心是"月",那么"春、江、花、夜"的出现又有何作用?我们可以把其余四个意象作为"月"的陪衬。例如,"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江水的出现就是为了引出"共潮生"的月亮。换个角度出发,"春、江、花、夜"都是月亮出现的背景,都是为彰显"月"服务的。

  张若虚集中笔力突出"月"的地位,到底为何?通过梳理文本内容,我们可以发现两个作用。

  一是"借月说理",把"江月"的丰富内涵上升到哲学高度。最能体现其朴素的哲学思想的诗句莫过于"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从人类的变与江月的不变形成对比,思考了人生与自然的关系。这种思维方式不仅仅是打破了乐府旧题宫体诗的内容限制,也极大提升了古人思考的维度,从简单的即景抒情转向思考天人关系的哲学高度。

  二是"借月抒情",以月亮为载体,表达相思之情。借月抒情,难脱"借景抒情"的窠臼,但是张若虚的借月抒情,却也有其独特之处。以"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等句为分析范式,会发现张若虚的"借月抒情",写月总有独特之处。月亮本有引起他人相思之意,而且此时月亮照在"离人"的"妆镜台"上,犹如人于伤心时又闻伤心曲一般让人情难自禁,肝肠寸断。月光于"帘中卷不去",将月光视为有形之物,也算是化无形为有型之技巧。"捣衣"容易引发人的联想,李白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一词,往往容易引发人的相思之情。而"拂还来",更言寄予思念之月光挥之不去。挥之不去的,是月光,更是无尽的思念之情。

  较之"借月抒情","借月说理"的艺术高度似乎更高一些。毕竟,写作的视野及技巧已经开始剥离了乐府旧题宫体的桎梏,开始走向有深读的抒情与反思。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唐诗里没有说理之类,而是强调张若虚勇于打破写作模式的束缚,进而开始进行革新与突破,这一点似乎比诗歌内容本身更为重要。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3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张若虚这一首《春江花月夜》便已经道尽了人间美景。他虽只有这一首诗流传至今,但是依旧无愧大师风范。试问自古至今,又有谁能够将春,江,花,月,夜融入的这样好,描绘的这样美呢?

  作为从小到大在江边长大的孩子,我见过清晨阳光照射下的长江,平缓的江水缓缓向东流淌,金黄色的碎光铺在上面,无端让人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感;我还见过正午的长江,大大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空中,与底下浩浩荡荡的长江呼应,太阳给长江披上金黄色的战衣,长江给太阳摇旗纳威,两人如同亲密的战友,向着前方的战场义无反顾的冲去;我还见过夕阳下的长江,“半江瑟瑟半江红”,便像一位古装仕女一般,端庄贤淑,风资曼妙。我以为,阳光下的长江已经够美了,却不知道张若虚笔下的春江花月夜更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我仿佛看见江水曲曲折折地绕着花草从生的原野流淌,月光照射着开满鲜花的树林好像细密的雪珠在闪烁。月色如霜,所以霜飞无从察觉。州上的白沙和月色融合在一起,看不分明。多美的景色呢,想想似乎便可以醉了人心,乱了心神。而这美景是由古至今都在,而观赏的人却是年年代代不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无端有一种遗憾,也有一种欣慰。

  可是春江花月夜最动人心的却不止是美景,更有其中丝丝缕缕的情。相思之情最是扣人心弦。“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只。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拌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古今往来,描述相思之情的诗句数不胜数,爱情和相思,自古以来是人类文学的永恒的主题,几乎没有哪一代人可以避免。而如此明月,如此美景之下,怎么不勾起满腹情绪呢?似乎只有这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相思情怀才能配得上这凄清如许的一轮江月,也只有这样纯真的情,才能使高天皓月更加皎洁。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连鸿雁,游鱼都不能传达的消息,更何况交流闭塞的古代呢?只能游子远眺思乡,离人怨妇深闺哭等罢了。落月点染花树凄清如许,他们年年岁岁又见证了多少的人间离情呢。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4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古往今来,能像屈原这样,面对苍茫大地,迷茫不已进而发问与日月星辰之间的哲人,实在屈指可数。大多数人,或受时代背景束缚,或受自身境界限制,只顾埋身于世间琐事,无法将自身抽离出来,去思考更广袤的宇宙人生。

  然而在屈子以后的将近千年,初唐时期诞生了一位名叫张若虚的诗人,他带来了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这首诗里有着另一种冠绝天下的天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两句诗看似简单,但其背后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即初唐的背景。众所周知,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将中国带上巅峰状态。而初唐和盛唐间又有着区别,初唐是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一切都在为盛世做准备。但盛唐在光鲜亮丽的外表后,却能嗅得一种奢靡的气息。在白居易的《长恨歌》中,我们就能清楚地感知这一点。所谓物极必反,盛唐,就如《红楼梦》中的贾府一样,在繁荣中没落。而张若虚所处的初唐为他营造的是一个广阔,充满了生机与力量的时代环境。大唐中的“大”即是一种胸有万物,心怀天下的气象。这种大环境下的人,更容易有大格局,大视野。张若虚能在江畔追溯发问人类的起源、宇宙的开始,就一定能隐约感知到一个伟大的时代即将开始。

  所谓地利,就是“春”“江”“花”“月”“夜”,关于这五个字怎样断句的问题,我更倾向于将它分为五个意象——张若虚在一个春天的夜晚来到江畔,看江水绕芳甸,看明月照鲜花。开头两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一下子就将人带入一个气势宏伟,流光溢彩的画面中去。这样美妙绝伦的`意境最能催生一个人的哲思。但光有这些还不够,真正深远地禅境,需要一个空明的环境,因此就像蒋勋先生所说,此时此地,这些景色又开始在张若虚的眼里做起了减法。“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月色如白霜,所以即使在空中流动,也似乎是静止的。这是哲思诞生的准备——静。“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水天一色,没有些微灰尘。圆月高悬,淡若烟雪,这是哲思诞生的前调——空。接下来两句,对天发问,一切都水到渠成。江边上什么人最初看见月亮,江上的月亮哪一年开始照耀着人?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评屈原的《天问》说,“何不言‘问天’?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不管是屈原还是张若虚,他们所问出的问题都是无法探解的谜,可也正因为如此,“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两句才能振聋发聩,有一种亘古的大宇宙意识。

  人和,就是张若需本人的才气和胸怀,“大家”历史上从不缺少,而能以孤篇成大家的,实在凤毛麟角。或许他的作品,只是未被人关注,未必比其他人少。但其作品中,表现的心境和胸怀,力压众人却是无可争辩的。作品角度能上升到宇宙洪荒的真的不多,而能将追问推向深刻和极致的少之又少。广为流传的苏子《水调歌头》中有一句,“明月几时有”看似问的超然物外,但后一句,“把酒问青天”虽也是问天,但从潇洒轻松的苏子口中问出,就缺少了厚重的力道。而《诗经》《黍离》里,重复三遍问天,“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余党绪先生在思辨读本里评价,“这一问,问的是苍天,但归根到底,问的是自己。”好不容易有了思考生命的想法,却终究问的是自己是谁,与张若虚相比,胸怀格局难免相形见绌。为何?因为张若虚问的,是人类是何时出现在江畔,是朗月何时散发出光芒,一种回溯人类乃至宇宙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直入心扉。

  这样有力的天问抛出后,一般人很难收尾,因为往后的每一句都可能成为画蛇添足,张若虚却很淡定,他马上笔锋一转,归于平凡和实际。闻一多先生说他无忧愁也好,李泽厚先生说他有忧愁也罢,都无关紧要了。张若虚自己也是一笑置之。“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太复杂的他不知道,但人类和江月的存在都是绵延长久的。太广阔的思考容易产生孤独感,自然而然地,由月生情思。

  如此一来,这一极具价值和内涵的天问,就自然地被含在全文里。《春江花月夜》惊艳的地方太多,而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全诗最令我叹服的就是这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5

  《春江花月夜》是一幕被精心雕琢过的盛大的舞台,舞台上所有景物的摆放都秩序井然,舒服且养眼;这是一幅幽美的画面,天上孤悬的明月,江边系柳的兰舟,把夜色衬托的如此恬静而自然;这是一席人间的仙境,一切的景物是那么的熟悉和宛转。恍若隔了时空的桃源再现。

  而这一切的缔造者,就是那位开启了初唐雄风,被称为“以孤篇压倒全唐”的诗人。没错――他就是张若虚。

  他仅用五个看似毫不相关的文字做题即给我们营造了一场感觉上的风暴。他笔下的景物诩诩如生,让我们的读起来犹入桃源梦境。他眼里的春江是如此的温柔,夜色中的明月是那么的多愁善感,就连花儿也开的那么娇艳。

  他只用“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短短的十四个字就给我们揭示了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无穷的人生,有限的生命。人在自然的面前永远是那么的渺小,而江月却依旧照着我们在时间的轨道上不停的奔跑,看着我们一天天的衰老。

  他让我想起了刘希夷,想起了他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同样的时间易逝,却不一样的物是人非。

  他向未知的宇宙发出了呼喊;他对流浪远方的游子提出了抱怨;他感慨了人生的苦短;他更同情闺妇的幽怨。

  他写尽了月境的幽美,令后世文人对月无语叹为搁笔。他发现了月色的多情,使后世文人争相述写,不知疲倦。他使唐诗蔚然增色,也使后人在他面前失色黯然。他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间的仙境,他让我们开始迷恋人间。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6

  《春江花月夜》这首诗的作者是初唐张若虚,开元初,他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他留给后人的作品不多,《全唐诗》中仅存二首,而这首《春江花月夜》又是是最著名的一首,它号称以“孤篇横绝全唐”,奠定了张若虚在唐代文学史的不朽地位。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标题《春江花月夜》是乐府《清商曲辞.吴声歌曲》旧题,此曲调创始于陈后主,其主要特色是艳丽柔靡。这首长篇歌行以春江花月夜为背景,将画意、诗情与对宇宙奥秘和人生哲理的体察融为一体,创造出情景交融、玲珑透彻的诗境。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诗人首先从春江月夜的美景写起,月色中,烟波浩淼而透明纯净的春江远景展现出大自然的美妙神奇。在感受无限美景的同时,诗人睹物思情又情不自禁地引出对宇宙人生的思索。“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时空无限,生命无限,表现出一种辽阔深沉的宇宙意识,可是光阴似流水,一去不复返,诗人此时又陷入了无限的感伤和迷惘。所以接下来从“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开始叙写人间游子思妇的离愁别绪,明静的诗境中融入了诗人淡淡的哀伤。这种忧伤随着月光、流水的流淌徐徐改变。 最后全诗以“不知乘月几人归? 落月摇情满江树” 结尾,深情缅邈,令读者陷入了对宇宙人生的深思。

  《春江花月夜》这首诗语言优美、生动、形象,富有哲理意味,它将真实的生命体验融入优美的兴象中,营造出了一个空明纯美的诗歌意境。特别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几句更是成了千古绝唱,为后人一直所传诵!

【读《春江花月夜》有感(精选6篇)】相关文章:

1.读春江花月夜有感优秀范文

2.读春江花月夜有感

3.读《春江花月夜》有感范文

4.读《春江花月夜》有感

5.又读春江花月夜有感

6.读雨巷有感精选

7.读《边城》有感精选范文

8.读弟子规有感作文精选

上一篇:《春江花月夜》教学设计 下一篇:《春江花月夜》的读书笔记
[春江花月夜]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