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古曲《春江花月夜》的欣赏论文

2018-12-05 春江花月夜

  内容摘要:新的课程理念强调了中国传统音乐在音乐教学中的重要地位。文章从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表达出发,结合自己的音乐教学实践,从一节音乐欣赏课入手,按照传统音乐的自身特点并结合学生的实际状况,提出了中小学传统音乐教学的一些想法。

  关 键 词:传统音乐 《春江花月夜》 音乐“母题” 教学策略

  一、问题的提出

  由于课题工作的缘故,笔者听了很多节音乐公开课,许多中小学音乐教师在课程内容上大多数都选择了音乐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欣赏教学。在音乐欣赏教学方面,教师在教学中可谓是五花八门,有些教师是简单地讲一讲“这首歌曲表达的音乐情绪是欢快的,这首乐曲是优美、抒情的”;有些教师是根据音乐作品的标题给学生讲述着一个美丽而又动人的故事;还有一些音乐教师不愿意去引导学生欣赏中国音乐,或者干脆用欣赏西洋音乐的方法去替代中国音乐的欣赏。在笔者看来,上述方式并非真正的音乐欣赏方式。由于新教材中的中国传统音乐欣赏曲,大多数是学生不熟悉的,或者是学生不愿意欣赏的。因此,如何引导学生对中国音乐作品的欣赏与理解产生共鸣,以及如何使学生对中国音乐作品的情感内涵和音乐表现形式有整体的把握,最终使学生能够体验和享受中国音乐的美,这些是摆在音乐教育工作者面前的重大难题。因此,教师除了花更多的时间去钻研教材,更要弄清楚中国音乐美的根本所在,引导学生去更好地欣赏中国传统音乐。在教学过程中,如何架起中国音乐和学生之间的桥梁,如何从中国音乐的美学表达方式、表达内容等方面,并结合当前中小学音乐教学实践来探讨中国音乐欣赏及教学的相关内容,是教师应关注的主要问题。

  二、《春江花月夜》在教学中的尴尬

  记得大约在两年前,笔者带学生去一所学校实习,正巧碰上听一节音乐公开课,课堂内容正好是音乐欣赏课《春江花月夜》。如果从教学的各个环节上讲,这应该是一节很优秀的公开课,无论从课堂的导入,到教学目标的设定,再到教学方法的运用,以及教学过程的实施,到最后的教学总结,都是可圈可点的。但是从课堂的教学效果来看,却发现问题不少。学生的音乐情感根本没有漫游到中国传统音乐的海洋中,学生只是机械地配合教师的教学,教师总是在说:听完了这段音乐,你想到了什么?或者你感觉到了什么?教师总是要求学生听完了一段音乐用相应的文字加以说明,似乎学生的这种说明式回答就等于告诉教师,学生已经听懂了这段音乐。事实上这种对号入座式的音乐欣赏方式恰恰限制了学生更大的想象空间,根本无法达到音乐教育育人的目的。因为如果没有学生的参与互动,任何课堂教学都将是一种无效教学,教师无法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同时,也就无法对其教学效果进行客观的评价。

  三、关于中国传统音乐的“母题”

  任何音乐的内容具有与其他事物内容的共性,即需要通过某种表现方式才能体现出来,它的清晰或模糊主要取决于音乐思维的不同类型,亦即不同音乐体裁在音乐构思上的特征。它的表现方式主要用文学语言或某种视觉形象来加以表达或说明内容。这种内容是非直觉的、抽象的,是可视、可思的内容,它需要凭借主观的想象去实现,我们称这种内容为非音乐性内容,这些音乐是不用人们主观去想象的,音乐本身就包含了具体直接而形象的内容。根据音乐学家刘承华对中国音乐内容的研究,他将中国音乐常见的音乐题材称之为音乐的“母题”。“母题”按照他的理解是指在音乐行为(包括创作、演奏、演唱等)中经常出现的主题或题材。任何民族的音乐,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都有一些经常出现的母题。这些母题有一些是属于某一种音乐所特有的,也有一些是许多音乐所共有的。中西音乐文化母题的这种独特性是由文化赋予的。一种音乐选择以什么样的母题作为表现内容,从根本上说,是由这音乐主体的生存状况和文化形态决定的。所以,要想深入了解一种音乐,就必须了解这种音乐所经常表现的母题;而要了解一种音乐的母题,又必须了解形成这种母题的文化,把握这种母题所暗含着的深层文化意蕴。中国传统音乐有着独特而又强大、持久的魅力,这魅力在很大程度上即来自自身独特的母题,来自其母题自身所暗含着的丰厚深邃的文化意蕴。中国传统音乐的母题包含着多种不同的类型,其中,《春江花月夜》就是一首中国传统音乐中,众多母题中最常见的一种有关“月”母题的表现题材。

  四、有关《春江花月夜》的母题在音乐教学中的策略

  1。寻找教学的切入点

  按照通常的形式,音乐欣赏课的方式,只要花费一些时间介绍一些该音乐作品的一般知识和历史发展,然后逐个地分析有代表的作品就足够了。但是对中国音乐的阐释必须要结合学生的实际情况,方能使教学取得成功,如果在中国音乐的欣赏课上,仅仅靠放放录音,讲解讲解,就能吸引学生,并使学生能够产生对传统音乐的兴趣,是很困难的。20世纪以来,中国音乐丢掉了自身原有的某种特质,便导致了中国音乐发展历史上的转轨。首先是阐释者的转轨。其表现是,有些介绍中国音乐的著作,体现出了一个颇为强烈的倾向,即过分重视技巧,形式的微观分析,而缺少对中国音乐整体审美特征的揭示和对作品情味的深入阐释。其次是接受者的转轨,既受该时代所普遍具有的成见支配,也受上述阐释者等工作的影响,一些音乐欣赏者往往不假思索地否定了中国音乐的价值,最终陷入了民族虚无主义的泥潭而无力自拔。近些年来,通过民族音乐学家的研究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中国音乐与西方音乐一样,均有着各自独立价值与音乐体系,中国音乐具有西方音乐所没有的音乐独特价值。聆听中国音乐,得到的是与聆听西方音乐时不同的审美感受。它幽婉深邃,韵味悠长,是一种回肠荡气之美。西方音乐可以在某些方面胜过它,却不能在这种审美境界中替代它、掩盖它。因此,只有把握好中国传统音乐的切入点,方能更好地实施传统音乐的教学。

  2。将教学内容作历史的还原

  “五四”时期,在探寻新文化、新思想的社会大背景下,中国传统音乐被不少人当作古董抛在了脑后,但也有人一直在挖掘,整理研究华夏古乐的事情,大同乐会就是这样的一个民间器乐组织。1925年前后,大同乐会的柳尧章,根据自己的演奏心得,将传统的琵琶曲《夕阳箫鼓》整理编配为丝竹乐的合奏。大同乐会的创始人郑靚文听了该曲后,觉得和唐代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的意境非常吻合,就建议将乐曲改名为《春江花月夜》。他还根据乐曲的意境以10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小标题,对乐曲内容作了新的提示,音乐刻画了一幅江南水乡的生活画面。

  当对作品作了历史的还原,再次聆听这首乐曲时,我们在总体上或许有了这样的感受,它的主体音调始终展现着中国音乐的线形魅力,它的段落衔接总是同中求异,绵延展开,丝丝入扣,最终使人们陶醉于那多变而又统一的画境之中。同时,结合中国民族器乐曲的发展历程不难看出,我国的民族器乐经历了从敲击乐器对节奏的奠定,到吹奏乐器对旋律的开发,再到弹拨乐器对色彩的装饰,最后到拉弦乐器对韵律的深化这样的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到了明清以后,以《春江花月夜》为代表的民族器乐的发展更加趋向大型化,并具有了鲜明的地域性特点。民族音乐学家们普遍认为,当音乐被置于社会与历史文化的语境中并作为其文化的一部分,它才能获得最佳的理解。因此,中国的传统音乐也只有在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中,才能让学生得到最佳的阐释。

  3。在传统文化的语境中阐释

  中国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更多地体现了中国文人、中国乐师之人生忧患的人文意象。作为一个文化语码,“月”在中国古代文人、乐师心中所引发、所兴起的,乃是对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不绝如缕的无穷感慨!“月夜”是美好的,然而正因“月夜”的美好,反而使得古今中外无数诗人咏月叹夜、触景伤情。“夜景”,充满了忧怨凄凉的意味。中国古代诗人对人生际遇的感慨,尤其因月圆月缺而倍增。自古以来,“叹月伤情”已成为中国古典诗人的重要主题。在中国历史文明的演进过程中,否定叙述逻辑的“叹月伤情”已形成一条连绵不断的文脉,并影响着我们对月色的审美趣味。基于如此的文脉背景,欲完美地演绎、阐释中国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恐怕并不能满足于“锦绣”的“山河”,“美丽”的“春天”,“皎洁的“江月”,绚烂”的“花朵”等自然主义的印象,而必须“体悟人心之动”这层次之中的深邃内涵的开发。同时“月”的母题,在中国传统音乐中的重要性与其自身所蕴含的文化意蕴分不开。这个文化意蕴即是:月象征着和谐、宁静、妩媚、超脱,代表着中国文化中崇尚柔性的一面。另外,“月”作为传统音乐的一个母题,其地位很重要。在古琴中就有《关山月》《良宵引》等名曲,琵琶则有《月儿高》《浔阳夜月》《汉宫秋月》等,至于二胡中的《二泉映月》《良宵》《月夜》以及合奏曲中的《春江花月夜》《平湖秋月》《花好月圆》《彩云追月》等,就更是人所皆知的名曲了。因此,让学生了解一定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知识,将无疑有助于学生更好地欣赏传统音乐。

  4。引导学生对生命的体验

  既然音乐教学的目的是阐释中国传统音乐的独特美,那么中国音乐的独特的美究竟是什么?我们认为就是“韵”。因此,揭示中国音乐的神韵之美是欣赏中国音乐的关键,同时也是更加积极地完成课堂教学目标的基本条件。翻开中国音乐美学史,在对中国传统音乐美的阐释中经常见到,如意韵、情韵、气韵等,可见“韵”在中国传统音乐中的地位。那么“韵”是如何构成的呢?根据音乐学家刘承华对中国音乐的研究,韵的构成分为三个要素:形式要素、动力要素和内容要素。他进一步解释到:“韵的最深层的奥秘就在于整个宇宙的生命运动之中,一切艺术的韵律都来自生命底部的信息与脉动。生命依靠自身的能量在其节律性运动中携带着生命的信息,然后在一定的音响系列中得以体现,便是韵的真正本质。”于是从表现形式上看,空间上避免“实”,以“虚”为本。古曲《春江花月夜》很美,美在它充满着东方神韵。我们可以循着标题的意境去品味它,却不必局限于标题,它是写景也是抒情,更是对生命的一种感悟。另外在时间上避免“直”,应以“曲”为体。《春江花月夜》很美,美在它从曲调的发展到结构形式都体现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它不像西方音乐着重音乐主题间的对比,而是就一个主题娓娓道来,使音乐在循环展衍之中,层层推进,强调衔接过渡。

  如果说西方音乐重娱人,重技巧,重新旧之分,那么中国音乐重自娱,重情味,重雅俗之分。在美感形态方面,西方音乐追求主题的深刻,表现的强度和音响效果的绵密厚实;中国音乐则追求韵味的深邃,表现的力度和音响效果的虚淡空灵。在表现形式上,西方音乐注重乐音的固定,织体的网状结构,节奏的整齐规划。中国音乐则重视乐音的变化,织体的单线延伸和节奏的灵活自由。通过这样的认识,中国音乐便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被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底蕴。当然在课堂上应告诉学生,阐释只是理解、把握的辅助的方式,所阐释的东西只是通往目的的桥梁,所以阐释是必要的,但不是最后的工作,最后的工作还要靠学生自己用心去体会、去感受、去领悟。

  结语

  无论就音乐的本原还是就现时代的需求来看,音乐的民族化或民族特色总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走向21世纪的中国传统音乐教育,笔者认为,首先,要树立全新的中国传统音乐文化整体的教育观念,确立传统音乐在中国音乐教育中的主体地位;其次,要建立完整的中国传统音乐理论教育体系,认识传统音乐文化的独特价值;最后,加强系统的中国传统音乐教学实践,培养学生既会听赏,又有一定的传统音乐唱奏能力,并能掌握本民族固有的音乐表达模式,这将是一个要亟待解决的问题。

  参考文献:

  [1]阮海云。中国传统音乐的美学表达。艺术百家,2007年第1期。

  [2]刘承华。中国传统音乐的“自然”母题及其文化意蕴。中国音乐学(季刊),2002年第3期。

  [3]何乾三,叶琼芳等译。音乐美学。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4.

  [4]冯光钰。民族音乐文化传承与学校音乐教育。中国音乐(季刊)。2003。

对古曲《春江花月夜》的欣赏论文

http://m.ruiwen.com/wenxue/chunjianghuayueye/632161.html

上一篇:《春江花月夜》第一课时教学设计范文 下一篇:春江花月夜的古诗全文
[春江花月夜]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