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夜原文评析

2017-07-15 春江花月夜

  胡应曰: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流畅婉转,出刘希夷《白头翁》上,而世代不可考。

  王世曰:句句以春江花月妆成一篇好文字。

  唐汝询曰:此望月而思家也。言月明而当春水方盛之时,随波万里,所不照。霜流沙白,状其光也。因言月之照人,莫辨其始。人有变更,月长皎洁,我不知为谁而输光乎?所见惟江流不返耳。又睹孤云之飞而想今夕,有乘扁舟为客者,有登楼而伤别者,己与室家是也。遂叙闺中怅望之情,久客思家之意。因落月而念归路之遥,恨不能乘月而归,徒对此江树而含情也。

  惺曰:浅浅说去,节节相生,使人伤感。未免有情,自不能读,读不能厌。……将春江花月夜五字炼成一片奇光,分合不得,真化工手。 ——《唐诗归》卷六

  谭元春曰:春江花月夜,字字写得有情,有想,有故。

  陆时雍曰:微情渺思,多以悬感见奇。 ——《唐诗镜》九 盛唐卷一

  周曰:语语就题面字弄,接笋合缝,皆称。伯敬云“浅浅说去,节节相生,使人伤感,未免有情,自不能读。读不能厌。”诚哉斯言也。 ——《删补唐诗选脉笺释会通评林》七言古诗,盛唐二 黄家鼎曰:五色分光,合成一片奇锦。不是补天手,未免有痕迹。

  王夫之曰:句句新,千条一缕,以动古今人心脾,灵愚共感。其自然独绝处,则在顺手积去,宛尔成章,令浅人言格局,言提唱,言关锁者,总元下口分在。 ——《唐诗选评》卷一

  沈德潜曰:前半见人有变易,月明常在,江月不必待人,惟江流与月同无尽也。后半写思妇怅望之情,曲折三致。题中五字安放自然,犹是王、杨、卢、骆之体。 ——《唐诗别裁》卷五

  管世铭曰:卢照邻《长安古意》、骆宾王《帝京篇》、刘希夷《代悲白头翁》、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何尝非一时杰作,然奏十篇以上,得不厌而思去乎。非开、宝诸公,岂识七言中有如许境界。何大复未之思也。 ——《读雪山房唐诗抄》卷八,七古凡例

  王尧衢曰:此篇是逐解转韵法。凡九解:前二解是起,后二解是收。起则渐渐吐题,收则渐渐结束。中五解是腹。虽其词有连有不连,而意则相生。至于题目五字,环转交错,各自生趣。春字四见,江字十二见,花字只二见,月字十五见,夜字亦只二见。于江则用海、潮、波、流、汀、沙、浦、潭、潇湘、石等以为陪,于月则用天空、霰、霜、云、楼、妆台、帘、、鱼、雁、海雾等以为映。于代代无穷乘月望月之人之内,摘出扁舟游子、楼上离人两种,以描情事,楼上宜月,扁舟在江。此两种人,于春江花月夜,最独关情。故知情文相生,各各呈艳,光怪陆离,不可端倪,真奇制也。 ——《唐诗合解》卷三

  王运曰: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 (陈兆奎按:《春江花月夜》:萧杨父子时作之,然皆短篇写兴,即席口占。至若虚乃扩为长歌,不伤纤,局调俱雅,前幅不过以拨换字面生情耳。自“闲潭梦落花”一折,便缥渺悠逸。)李贺、商隐,其鲜润;宋词、元诗,尽其支流。宫体之巨澜也。(陈兆奎按:昌谷五言不如七言,义山七言不如五言,一以涩炼为奇,一以纤绮为巧,均思自树一帜。然皆原富体。宫体倡于《艳歌》、《陇西》诸篇。子建、钦,大其波澜;梁代父子,始成格律。相沿弥永,久而愈新。以其寄意闺,感发易明,故独优于诸格。后之学者,已莫揣其本矣。) ——《王志》卷二,《论唐诗诸家源流》附陈兆奎按语

  闻一多曰:在这种诗面前,一切的赞叹是饶舌,几乎是亵渎。……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宫体诗的自赎》

  李泽厚曰:这首诗是有憬和悲伤的,但它是一种少年时代的憬和悲伤,……所以,尽管悲伤,仍然轻快,虽然叹息,总是轻盈。……永恒的江山,无限的`风月给这些诗人们的,是一种少年式的人生哲理和夹着悲伤、怅惘的激励和欢愉。闻一多形容为‘神秘'、‘迷惘'、‘宇宙意识'等等,其实就是这种审美心理和意识意境。——《美的历程》第七章

【春江花月夜原文评析】相关文章:

1.白居易《春生》原文及评析

2.《春江花月夜》原文

3.原文《春江花月夜》

4.春江花月夜原文

5.春江花月夜 原文

6.王昌龄《出塞》原文与评析

7. 《春词》唐诗的原文及评析

8.白居易《春生》古诗原文及评析

上一篇:春江花月夜 陈后主 下一篇:春江花月夜的作者简介
[春江花月夜]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