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舞蹈春江花月夜

2017-06-30晓玲 春江花月夜

  古典舞《春江花月夜》中的春、江、花、月、夜,每一种意境都令人心驰神往,而将这种意境化作一支古典舞蹈,仿佛涓涓流水携淡淡花香扑面而来,却是更加沁人心脾。

  小学阶段的最后一个儿童节,我们班的“新金陵十二钗”在学校举办的“舞林大会”中,演绎了古典舞《春江花月夜》。随着主持人话音落下,12个女生如飘动的荷叶轻移步伐上台。当优柔古雅的乐曲响起,我们身穿一袭蓝色古代长裙,好似从天而降的仙女,手执白色羽扇翩然起舞。我们时而抖动着扇面似江风习习、花草摇曳,时而半遮半掩着面容,给人花月朦胧之感,时而伸展四肢,好似一只只绿孔雀,欢呼、跳跃,在树林中悠闲漫步。伴随着音乐的律动,扇子似乎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愈来愈大幅度地上下摆动。突然,音乐变得铿锵起来,大家一个跳跃,双袖交织旋转,将长袖远远抛去,又快速收回……我们和观舞的人都沉浸在这美好的境界中!

  邂逅《春江花月夜》,是生命中的一次艺术的熏陶,是心灵的一次对美的追求。无论多久,回忆起这段舞,总能让我再次沉浸其中。

  《春江花月夜》中国古典舞作品赏析

  《春江花月夜》是中国古典音乐名曲中的名曲,是中国古典音乐经典中的经典。它的前身是一首著名的琵琶独奏曲,原名叫《夕阳箫鼓》。

  1895年,平湖派琵琶演奏家李芳园,将这首乐曲收入所编《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谱》(工尺谱本),并易其名为《浔阳琵琶》。此后,又有人将这首乐曲名之为《浔阳月夜》与《浔阳曲》。1923年,上海“大同乐会”(1920年由郑觐文创立)的柳尧章、郑觐文根据汪庭昱的琵琶独奏谱《浔阳月夜》,把它改编成为多种民族乐器的合奏曲,曲名也更易为《春江花月夜》。

  而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更被闻一多誉为“以孤篇压倒全唐之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指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春、江、花、月、夜这五个字代表着人生历程中的五个重要良辰美景,可以想像诗乐作品取名“春江花月夜”是多么富有诗意,《春江花月夜》的音乐和文学作品之所以流传百世,就在于作品表现出的意境是那么的幽美深邃。意境是艺术中一种情景交融的境界,是艺术中主客观因素的有机统一。意境中既有来自艺术家主观的“情”,又有来自客观现实升华的“境”,这种“情”和“境”不是分离的,而是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境中有情,情中有境。

  在女子独舞《春江花月夜》中,流露出同样的幽美深邃之意境:“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江水中月影、人影、花影重叠,夜静中,鸟儿扑翅飞去”(见游惠海《喜看几个民族舞蹈》,载《人民画报》1978年第8期)。舞蹈表现了一位古代少女在春天的月夜,漫步于江边花丛中,触景生情,幻想着自己将来美满幸福的爱情生活。舞者身穿蓝色衣裙,双手持

  白色羽毛折扇,舞蹈动作语汇全部采用的是中国古典舞蹈风格的动作、姿态和造型,通过“闻花”、“照影”、“听鸟鸣”、“学鸟飞翔”以及“想像中的爱情幸福”等情节,表现出特定环境和人物的思想感情。

  这个舞蹈创作演出的成功,除了编导栗承廉具有较深的中国古典舞的造诣和编舞的技巧能力外,还与表演者陈爱莲出色的驾驭中国古典舞风韵、动律,细腻、深情地塑造出一个典型的古代少女的舞蹈形象分不开。陈爱莲是广东番禺人,出生于上海。1952年从上海一所孤儿院考入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1954年考入北京舞蹈学校,1959年各科均以全优秀的成绩毕业。同年主演了中国第一部芭蕾舞与中国舞蹈相结合的舞剧《鱼美人》而一举成名,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舞蹈家之一。在《春江花月夜》中,陈爱莲精湛的舞蹈表演功力尽展无遗,充分地将舞蹈、音乐、舞者三者完美结合在一起。

  195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这个舞蹈作品收入彩色舞台艺术片《百鸟朝阳》中。

古典舞蹈春江花月夜

https://m.ruiwen.com/wenxue/chunjianghuayueye/362795.html

[春江花月夜]相关推荐
上一篇:《春江花月夜》教学设计 下一篇:春江花月夜ppt课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