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建散文泥泞赏析推荐

2018-01-12邓偏 迟子建

  迟子建,女,1964年生于漠河。1983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下面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迟子建散文泥泞赏析,希望大家喜欢。

  北方的初春是肮脏的,这肮脏当然缘自于我们曾经热烈赞美过的纯洁无瑕的雪。在北方漫长的冬季里,寒冷催生了一场又一场的雪,它们自天庭伸开美丽的触角,纤柔地飘落

  到大地上,使整个北方沉沦于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中。如果你在飞雪中行进在街头,看着枝条濡着雪绒的树,看着教堂屋顶的白雪,看着银色的无限延伸着的道路,你的内心便会洋溢着一股激情:为着那无与伦比的壮丽或者是苍凉。然而春风来了。春风使积雪融化,它们在消融的过程中容颜苍老、憔悴,仿佛一个即

  将撒手人寰的老妇人:雪在这时候将它的两重性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它的美丽依附于寒冷,因而它是一种静止的美、脆弱的美;当寒冷已经成为西天的落霞,和风丽日映照它们时,它的丑陋才无奈地呈现。纯美之极的事物是没有的,因而我还是热爱雪。爱它的美丽、单纯,也爱它的脆弱和被迫的消失。当然,更热爱它们消融时给这大地制造的空前的泥泞。小巷里泥水遍布;排水沟因为融雪后污水的加入而增大流量,哗哗地响;燕子在潮湿的空气里衔着湿泥在檐下筑巢;鸡、鸭、鹅、狗将它们游荡小巷的爪印带回主人家的小院,使院子里印满无数爪形的泥印章,宛如月下松树庞大的投影;老人在走路时不小心失了手杖,那手杖被拾起时就成了泥手杖;孩子在小巷奔跑嬉闹时不慎将嘴里含着的糖掉到泥水中了,他便失神地望着那泥水呜呜地哭,而窥视到这一幕的孩子的母亲却快意地笑起来……

  这是我童年时常常经历的情景,它的背景是北方的一个小山村,时间当然是泥泞不堪的早春时光了。

  我热爱这种浑然天成的泥泞。泥泞常常使我联想到俄罗斯这个伟大的民族,罗蒙诺索夫、柴可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蒲宁、普希金就是踏着泥泞一步步朝我们走来的。俄罗斯的艺术洋溢着一股高贵、博大、阴郁、不屈不挠的精神气息,不能不说与这种春日的泥泞有关。泥泞诞生了跋涉者,它给忍辱负重者以光明和力量,给苦难者以和平和勇气?一个伟大的民族需要泥泞的磨砺和锻炼,它会使人的脊梁永远不弯,使人在艰难的跋涉中懂得土地的可爱、博大和不可丧失,懂得祖国之于人的真正含义:当我们爱脚下的泥泞时,说明我们已经拥抱了一种精神。

  如今在北方的城市所感受到的泥泞已经不像童年时那么深重了:但是在融雪的时节,我走在农贸市场的土路上,仍然能遭遇那种久违的泥泞。泥泞中的废纸、草屑、烂菜叶、鱼的内脏等等杂物若隐若现着,一股腐烂的气味扑入鼻息。这感觉当然比不得在永远有绿地环绕的西子湖畔撑一把伞在烟雨淳淳中耽于幻想来得惬意,但它仍然能使我陷入另一种怀想,想起木轮车沉重地辗过它时所溅起的泥珠,想起北方的人民跋涉其中的艰难的背影,想起我们曾有过的苦难和屈辱,我为双脚仍然能触摸到它而感到欣慰。

  我们不会永远回头重温历史,我们也不会刻意制造一种泥泞让它出现在未来的道路上,但是,当我们在被细雨洗刷过的青石板路上走倦了,当我们面对着无边的落叶茫然不知所措时,当我们的笔面对白纸不再有激情而苍白无力时,我们是否渴望着在泥泞中跋涉一回呢?为此,我们真应该感谢雪,它诞生了寂静、单纯、一览无余的美,也诞生了肮脏、使人警醒给人力量的泥泞。因此它是举世无双的。

  【人文印象】

  大约没有一个作家的故乡会比迟子建的故乡更加先声夺人了。迟子建在中国最北端的雪地里长大,漠河,北极村,木头房子,冰封的黑龙江,雪泥路上的马车,我每次看到电视里播放如此的风光或专题片时,我会想,迟子建以前竟然住在那样的风光里!

  大约没有一个作家会像迟子建一样历经二十多年的创作而容颜不改,始终保持着一种均匀的创作节奏,一种稳定的美学追求,一种晶莹明亮的文字品格。每年春天,我们听不见遥远的黑龙江上冰雪融化的声音,但我们总是能准时听见迟子建的脚步。迟子建来了,奇妙的是,迟子建的小说恰好总是带着一种春天的气息。

  ——苏童《关于迟子建》

  迟子建的散文有时候写得像小说,小说有时又写得像散文。在这一点上,迟子建很像沈从文、汪曾祺和孙犁。他们都各自带着故乡的美学烙印,在当代文学史上熠熠生辉。如果说汪曾祺像画家、沈从文像诗人、孙犁像哲学家,迟子建则更像一位歌者,或极地行吟者,用深情的宽广的歌喉,一次次地进行沉郁而绵长的抒情,此种气质和姿态,贯穿迟子建的所有创作——包括小说——也成了她独步当代文坛一个重要而醒目的标志。当然,还可以用其他词语来为迟子建的创作贴签,比如朴素的、苍凉的、沧桑的、浪漫的、温暖的,宽容的,敬畏的……

  ——雷淑容《迟子建:悲伤透着亮光》

  【阅读指津】

  迟子建的文字质朴而真实。读迟子建的文字,会让你觉得不是在读文,而是在与她攀谈。迟子建的文字总是执著于故乡的一片热土,她的眼神也总是深情地注视着故乡最底层的普通民众。迟子建用一种最真诚的笔墨,泼画着一幅又一幅恬淡而宁静的原野,迟子建用心用情唱着一首温情而略带忧伤的歌。这正如迟子建在文字中所言:“世界很大,但真正能留在心底的,只不过是故乡的风景。”

迟子建散文泥泞赏析推荐

http://m.ruiwen.com/wenxue/chizijian/399618.html

上一篇:迟子建散文有什么 下一篇:迟子建与周瑜相遇
[迟子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