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散文

2018-09-26 采薇

  佳木斯安庆早市,占了长长半条街,几乎买什么的都有,不但有鱼、肉、禽、蛋,还有卖早点和山野菜。只听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在不停地吆喝:“卖山野菜喽,新鲜,便宜,没有污染的纯绿色食品!”

  我对山野菜并不陌生。在农场工作时,经常和妻子到早春的大地上挖野菜。什么小根蒜、婆婆丁、荠荠菜、鸭嘴菜都挖过。上山还能采到猫爪子和山蕨菜。那人前面摆了好几种山菜,可我只认识其中三四种,其余那些则没见过。那人见围过不少人,忙介绍说:“这是刺老芽,这是蕨菜,这是薇菜……”

  什么,这就是能出口日本或南韩的薇菜?在农场工作的时候,每年春天都有很多人上山采薇菜,回来用热水焯后,阴干,卖给收山野菜的商贩,在组织出口国外。可我在农场生活了30多年,却一直不认识薇菜。想不到在不出产野菜的城市早市,却见到了不认识的薇菜,真是阴差阳错!

  第一次知道“薇菜”,是读鲁迅故事新编《采薇》。说孤竹国君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伯夷,小儿子叫叔齐。国君准备等自己百年后,把国君位置让给小儿子叔齐。伯夷知道了父亲的心思后,怕弟弟不肯接受王位,一个人悄悄离开了孤竹国。可叔齐也不愿意接受哥哥让给他的王位,也躲进了山里。这两个很谦让的人,因为不满周武王灭商建周,不食周粟,一起躲进了首阳山,靠采薇度日,最后活活饿死在山里。看过故事后,当时很佩服两个有骨气而谦让的人。后来再一想,哥俩冒死拦阻周武王的坐骑,却没有挡住姬发的进军步伐,商朝还是灭亡了,历史的车轮碾进了周朝,伯夷和叔齐饿死得有点不值!

  我蹲在野菜摊前,拿起一棵薇菜仔细瞧:还没放开的叶子似紧握的小拳头,集聚叶柄的顶端,暗红色的叶柄上长满金黄色绒毛。原来这就是薇菜呀!其实,我早在山里采过这种野菜,由于不认识,把采的薇菜全扔了。

  那年的早春,我和同学上山采山野菜。可在山里转悠半天,连筐底都没盖上,悻悻地拎筐往家走。途中,经过一片山洼时,看见那里长着一大片蕨类植物,我们每人采了满满一筐拎回家。可是,我那天采的野菜,父母也不认识,只好全扔了。想不到,我那天采的野菜,恰是后来名声鹊起的薇菜。可由于不认识,即使再好的东西,也不会把它当成好东西对待,而且怕有毒,深恐扔之不及。

  我问:“薇菜怎么卖?”

  “三元钱一斤,便宜吧?”卖野菜的人说。

  管它贵贱,买点回去尝尝,好赖也算吃过薇菜。掏钱买两斤薇菜回家,妻子却不知怎么做才好,只能在开水里焯熟,再炸盘鸡蛋酱沾着吃。可大名鼎鼎的薇菜并不比蕨菜好吃,惹得妻子一劲儿埋怨,说我花了冤枉钱,被卖野菜的忽悠了。

  确实,别看薇菜能出口到日本和南韩,可确实不怎么好吃,一盘薇菜上顿剩,下顿端,最后还是没吃完,只能倒掉了事。

  把剩下的薇菜倒进垃圾桶里时,我不由悲哀地想:这就是薇菜啊,是我30多年前曾采过的薇菜,也是鲁迅先生在“采薇”里提到过的薇菜,更是几千年前伯夷和叔齐曾赖以度日的薇菜!在三四十年以前,它还一文不值,也到不了市场去交易,只是那些生活在乡村的农民赖以度过早春缺少蔬菜而用来下饭的山野菜,可如今它的身价不菲,远远超过了所有的种植蔬菜,而且还被冠以纯绿色、无污染食品,甚至还可以出口到国外换来外汇。要是伯夷、叔齐能活到今天,肯定会骄傲地说,早在几千年以前,我们哥俩就知道了薇菜的价值所在,才会在首阳山里靠采薇度日。

  呜呼,薇菜!

上一篇:采薇的散文 下一篇:长歌忆采薇优美散文
[采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