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采薇的感人故事

2017-09-07 采薇

     《采薇》中诗人抓住了春天和冬天有代表性的自然景物,通过“杨柳依依”和“雨雪霏霏”表示军旅生活的漫长,相思之情与报国之志,豪放与苍凉如此和谐地交织在一起,奏响的是真实的生命乐章。

       采薇的故事

  天阴沉了下来,天地间一片灰蒙蒙的,苍莽万里,冷冽的风肆虐着整个大地。在距一片灰色帐篷的不远处,低矮的土山上,一个身穿破旧战甲的少年,一堆篝火,一杆长枪,一壶酒。酒被长枪挑在篝火焰之上,闻着冷风中熟悉的味道,年尚稚嫩的他眼神遥望远山那边,不由得湿了眼眶……

  山里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她跟在他后面,拽着他的后衣角。“哥哥,这一次我们还要再采好多野豌豆好不好?那样爹娘又会夸我们了。咯咯……”

  他走在前面,每每这时:“嗯。”一声,这时后面便就红着肥嘟嘟的粉脸一脸兴奋。那时候,阳是三月的,风微暖,花蕊初成。后来,她嫁给了他,洞房花烛那晚,她喜极而泣。他亦高兴喝得大醉。

  那时,三月阳,风微暖,蕊初成……

  再后来啊,她与他新婚不久,朝廷大肆招兵,要全村壮丁明天在村头集合。他,怔住了。这时,二十四节气白露尚未到,小麦未熟,正值秋初。翌日,天色朦胧,他背上行囊,小心的走出了屋门,快行几步,顿住脚步,回首,转身,返至屋门前,轻扣几下柴门,心中却是料想这时的她定是一如往常在熟睡是不会听到的,叹息一声,正欲转身,吱呀,缓缓门开了,她立于门前,漂亮的大眼此时肿的厉害,晨风吹过,吹过他们咫尺的距离,带着初秋的气息,她痴痴的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他傻傻的木在那里,心都要疼死了,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他们小时候的画面,她要他唱歌给她听,他红着脸唱歌谣给她……片刻后,而他却强迫自己转过身,默默朝村头方向走去,背着她,他想要再哼一次歌谣给她听,最后,那首歌哽在喉,终是沉默了,不忍回头身后的她随着他在视野中的逐渐远去,变淡,直至消失后,便一下子顿坐在了柴门前,大眼中看得见一片厚厚的水雾,一脸绝望,吃力的捂着心口,嘴中无声的啊着,强忍着不发出声来。

  后来,人们常能见到她独自一人去山里采野豌豆。

  初阳升,晨露稀,心中自问这山间四季又流转了几回?他是否又能看到家中草木的一枯一盛?岭山一片片枫叶凝了霜,红满了她的双眼,她知道,又是一个秋天啦……

  岁月流转,她老啦,常是在村头站着,望着。每次风拂乱了她的白发,痴痴的,一如从前……

  时常风大了,却始终吹不散那目光里的坚定,那抹温柔,那几十年不曾消逝的温柔……

  时光再逝,又是一年初秋时,村头没了她的身影,有人只知道一次她等到夜晚回去的时候下了大雨。

  不久,一天的黄昏,夕阳渐下,有村人在村头看到一个白发老翁,背着斜阳,踽踽一步,与身旁一匹瘦马,影子被夕阳推的老长,老翁满脸沧桑,岁月痕迹早已爬满,他抬头,向远方凝视,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中,那身影一身嫁衣,一如那晚鲜艳,正着急的陂着脚向村头走来……

  近了,近了,在他咫尺距离,她止住脚步,怔住,良久良久,混浊的眼中泪水滑落……伸出。

  枯槁的双手,他笑了,握住那双手,将她拥入怀中,这一刻,她小孩子般哭了,泪浸湿了将他的胸膛的衣襟,他笑着拍着她后背,笑的.满眼是泪……

  秋风起,片片青黄斑驳的树叶飘落,一首歌谣和在风声中,夕阳照映下,两个佝偻的身影牵着手着消失在最后一缕夕光中,恍惚间,一对少年少女背负铲子篮篓,在山间执手高歌采薇,而后回荡着一串稚嫩的笑声……

       全诗鉴赏

  这首诗描述了这样的一个情景:寒冬,阴雨霏霏,雪花纷纷,一位解甲退役的征夫在返乡途中踽踽独行。道路崎岖,又饥又渴;但边关渐远,乡关渐近。此刻,他遥望家乡,抚今追昔,不禁思绪纷繁,百感交集。艰苦的军旅生活,激烈的战斗场面,无数次的登高望归情景,一幕幕在眼前重现。此诗就是三千年前这样的一位久戍之卒,在归途中的追忆唱叹之作。

  全诗六章,可分三层。既是归途中的追忆,故用倒叙手法写起。

  前三章为一层,追忆思归之情,叙述难归原因。这三章的前四句,以重章之叠词申意并循序渐进的方式,抒发思家盼归之情;而随着时间的一推再推,这种心情越发急切难忍。首句以采薇起兴,但兴中兼赋。因薇菜可食,戍卒正采薇充饥。所以这随手拈来的起兴之句,是口头语眼前景,反映了戍边士卒的生活苦况。边关士卒的“采薇”,与家乡女子的“采蘩”、“采桑”是不可同喻的。戍役不仅艰苦,而且漫长。“薇亦作止”、“柔止”、“刚止”,循序渐进,形象地刻画了薇菜从破土发芽,到幼苗柔嫩,再到茎叶老硬的生长过程,它同“岁亦莫止”和“岁亦阳止”一起,喻示了时间的流逝和戍役的漫长。岁初而暮,物换星移,“曰归曰归”,却久戍不归;这对时时有生命之虞的戍卒来说,不能不“忧心烈烈”。

  后四句为什么戍役难归的问题作了层层说明:远离家园,是因为玁狁之患;戍地不定,是因为战事频频;无暇休整,是因为王差无穷。其根本原因,则是“玁狁之故”。《汉书·匈奴传》说:“(周)懿王时,王室遂衰,戎狄交侵,暴虐中国。中国被其苦,诗人始作,疾而歌之曰:‘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云云。”这可视为《采薇》之作的时代背景。对于玁狁之患,匹夫有戍役之责。这样,一方面是怀乡情结,另一方面是战斗意识。前三章的前后两层,同时交织着恋家思亲的个人情和为国赴难的责任感,这是两种互相矛盾又同样真实的思想感情。其实,这也构成了全诗的情感基调,只是思归的个人情和战斗的责任感,在不同的章节有不同的表现。

  第四、五章追述行军作战的紧张生活。写出了军容之壮,戒备之严,全篇气势为之一振。其情调,也由忧伤的思归之情转而为激昂的战斗之情。这两章同样四句一意,可分四层读。四章前四句,诗人自问自答,以“维常之华”,兴起“君子之车”,流露出军人特有的自豪之情。接着围绕战车描写了两个战斗场面:“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这概括地描写了威武的军容、高昂的士气和频繁的战斗;“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这又进而具体描写了在战车的掩护和将帅的指挥下,士卒们紧随战车冲锋陷阵的场面。

  最后,由战斗场面又写到将士的装备:“四牡翼翼,象弭鱼服。”战马强壮而训练有素,武器精良而战无不胜。将士们天天严阵以待,只因为玁狁实在猖狂,“岂不日戒,玁狁孔棘”,既反映了当时边关的形势,又再次说明了久戍难归的原因。《毛序》根据这两章对军旅生活的描写,认为《采薇》是“遣戍役”、劝将士之诗。这与诗意不符。从全诗表现的矛盾情感看,这位戍卒既恋家也识大局,似乎不乏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因此,在漫长的归途上追忆起昨日出生入死的战斗生活,是极自然的。

  笼罩全篇的情感主调是悲伤的家园之思。或许是突然大作的霏霏雪花惊醒了戍卒,他从追忆中回到现实,随之陷入更深的悲伤之中。

  追昔抚今,痛定思痛,不能不令“我心伤悲”。“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关于采薇的感人故事】相关文章:

1.采薇的感人故事500字四篇

2.关于采薇学案

3.关于采薇课件

4.关于采薇的故事

5.采薇采薇

6.关于老师的感人故事

7.采薇翻译 采薇全文

8.关于采薇的教案设计

上一篇:《采薇》之“杨柳依依”细解 下一篇:关于“夕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解析
[采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