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夜读书散文

2020-01-22 散文

  明天就是世界读书日了,然而在我的在记忆中这个节日好像从来就没有给我留下一个清晰地概念,直到今天才觉得感慨万千,相见恨晚。

  两个月前我一直在拜读余秋雨先生的诸多文集,恰好读到《行者无疆》里面的一篇文章,叫做《奇怪的日子》。文中说莎士比亚是在四月二十三日出生的,而他去世的时间也是四月二十三日。这样轻轻一提,立马勾起了我继续读下去的欲望,接着谈到的更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没有想到,写《堂吉诃德》的塞万提斯也是四月二十三日去世的,那一年是一六一六年,与莎翁去世的时间正好在同一天。然而,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远在东方的戏剧大师汤显祖也是一六一六年陨落的,距西方的两位大师去世时间还不足百天。

  我读完那篇文章之后,不住的叹息与发问,为什么上帝要将他们一起都带走呢?更感到惋惜的,《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也在几天前去世了,同样是在这个多难的四月,距四月二十三日仅仅只有六天。

  记得读余秋雨《奇怪的日子》的时候,在日历本上的四月二十三那一天画了一个圈作为记号,并在下面写下了三位大师的名字,提醒自己要好好的记住那个奇怪的日子。说真的,那时我还真不知道四月二十三就是世界读书日,更何况那篇文章里面也并没有提到。

  到后来,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突然间想要查一下世界读书日的是哪一天了。于是拿起了我的那个没有系统的键盘手机,搜了一下,等了好久才出现结果,没想到出现的日期竟然让我又喜又惊,因为屏幕上赫然演示着四月二十三日。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肯定这个日期是纪念莎翁和塞万提斯的,具体的也没有认真的研究一下世界读书日的真正来源。直到今天我才在互联网上细细的查了一下,不看不知道,竟然和我想的如出一辙,真不知道当时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后来才得知,四月二十三日不仅仅是是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和英国戏剧大师莎士比亚的共同忌日,也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大众节日“圣乔治节”。相传有一个叫做乔治的勇士屠杀了恶龙救了公主,因而获得了公主回赠了一本书作为礼物,用来象征着知识与力量。每到这一天,加泰罗尼亚的妇女们就给丈夫或男朋友赠送一本书,男人们则会回赠一枝玫瑰花。

  书香赠佳人,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事情了。我更没有想到在世界的某一个国家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唯美的故事,没有想到生活中会遇到一些难以相信的巧合。

  明天就是世界读书日了,可是我却没能在我生活的校园里感受它的一丝气息,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给我带来一种同样的惊喜。此刻,我不知道手机和网络游戏究竟占用了我们多少的时间,我知道一个嗜书的民族必将是一个大有希望的`民族。或许这个话题说的有点高了,但是以色列国家不光是城市,每个村镇都有陈设典雅的图书馆和阅览室。当然,众所周知以色列犹太民族的智慧是举世公认的。

  既然谈的有些大了,不如暂且降低一个层次吧,先谈谈我的大学吧。

  鲁宾斯坦说,评价一座城市,要看它拥有多少书店。我想说,评价一个大学,要看它拥有多么重的书香气味。我还是先借鉴一下季羡林季老吧,我拿来引用一下。他在一篇回忆录里面写道,在我评价我的大学的之前,我想先从古希腊找一张护身符贴在自己身上:“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有了这一条护身符,我就可以心安理得,能都畅所欲言了。我也就不知羞耻的借鉴一下这个护身符吧,希望季老和亚里士多德都不要太生气。

  哈佛大学是世界顶尖级大学,这是不可否认的。转念一想,哈佛大学的强大之处,除了发达的硬件设施之外,更重要的是哈佛浓厚的人文气息。读书风气,恰恰也是人文气息的一项重要的组成部分。据网上流传,哈佛有上百个另类读书馆,遍布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餐厅、医院、宿舍还是其它的角落都能看到学生拿起书本读书的影子。还有就是,哈佛真正意义上的图书馆凌晨四点半就已经是灯火通明了。那么,仅从读书这一点,哈佛的伟大就可见一斑了。

  说实话,这种状态在我们的大学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从未看到过在餐厅里有人在如饥似渴的读书。当然,不能仅从这一点上就意味着我们的学生就是自甘堕落的一族,而是我的内心之中渴望着一种浓厚的学习氛围出现。

  我们的学校还很年轻,与国内的著名大学相比已显得相形见绌,更不要说国外的诸多名校了。当然,我们要遵循发展的规律,一口气吃成胖子的名牌大学,必定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虚伪大学。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如果缺少历史的沉淀,文化的积蕴也就可不能一蹴而就。

  梅贻琦校长曾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师,何又谓之为大师,大师又在何处呢?我觉得我们学校的现状就在于空有大楼高立,缺少大师的存在。或许,这也是我们国内众多高校的普遍通病。但是,我们要想从众多大学中脱颖而出,就必须有一双能够鹤立鸡群的长腿。我觉得这个长腿,绝非是多建几所大楼就能够实现的,相反而是需要众多伟大的,有独立思想的教授,学者聚集于此才能彰显我们学校的魅力。

  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我觉得洪堡大学之所以闻名于世就是在于这个原因,洪堡先生当校长的时候,就充分尊重了学术研究的自由性,抛开了任何政治体制下的压迫,才使洪堡大学得以茁壮成长。当然,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校长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还有就是,一所大学能够走上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完全取决于它自身的胆魄与胸怀。一个学校的大小,不见得决定于占地面积的大小,关键在于它有没有一颗能够容纳百川的心胸与气魄。

  西塞罗曾说过,没有书籍的屋子,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类比开来,一个没有书香的大学,大概也是如此吧。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夜读书。我想只有深切的体会到某种令人神往的意境,才能从中得到一笔真正意义上精神财富。

  世界读书日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希望在这一天国人们都能够坐下来静静的思考一些东西,因为只有当心灵真正的静下来的时候,才会从中获得一些深刻的感悟。如果一直身处喧嚣,不见得就能从中尝到幸福的滋味。

  明媚的四月里,我再次想起了古罗马西塞罗一句话,借此与大家共勉吧。他说,读书可以抚育青年,慰藉老年。读书可以增进幸福,消灾解愁。在家时,给你带来快乐;外出时,让你心旷神怡。

  愿我的大学书香凝漫,沁人心脾。

【红袖添香夜读书散文】相关文章:

1.散文与自然-散文

2.时光散文散文

3.散文鉴赏:我爱散文

4.散文家谈散文的教案

5.散文家谈散文教案

6.散文-半月·亘古·未央散文

7.优美散文及散文摘抄

8.写雨的散文 关于雨的散文

上一篇:有一种爱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散文 下一篇:孤独的散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