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坡散文

2020-01-18 散文

  情人坡是老耿他弟弟的同学告诉我的,老耿这个人,有时候发轴,有时候上锈,是个内心和外在都不干净的家伙,你可以展开丰富的想象了。

  不过值得期待的是,他有自己的些许爱好和一套未成形的伪愤青理论,人们对他的高度评价就是,抽烟熏蚊子,脚臭熏死蚊子。当然这都是假象,内心的善良还是真的,我觉得得感谢我的教导,好,这是一个明事理,懂事情的好孩子。老耿他弟弟,我就见过一次,记忆颇深,一是他来我们宿舍住了一宿,带了一大包自己在学校卖的零食;二是他穿过我打球的短裤出去逛了一遭。这弟弟比他哥哥强,性格外向,也好张罗。老耿就差点,闷骚的内心和外在,完美结合。

  老耿他弟弟的同学,对,很多个,都是那次住在我们宿舍的一帮小伙,也记不清哪一个了,问我,哥,你们学校的情人坡在哪里?额,我很不自在的被喊哥,然后很茫然的回问了一句,什么情人坡?几分钟之后我知道了,原来就是甲子湖边上的那摊斜坡。

  刚来的那会儿,学校这个大,是很累人的。我们上课回宿舍就像翻山越岭的八路一样,中间还要跨栏杆,横穿马路。那个时候,刘翔还正在飞,于是跨栏穿马路成为了一种流行。也就是那个时候,情人坡刚刚修,当然那个时候也没叫情人坡,在一条臭水沟的背面的黄土坡上,铺上草皮,种上矮树,天天浇水,泥泥巴巴。哪里能有情人去。后来,草也长起来了,树也茂起来了,情人也就躲起来了。情人坡的故事是不少的,这会儿倒是没想起几件,想起来了改天就再多落落几句。有一件不该提的可以先扔出来:某天下课之后,途径此坡,想起前一天中午在这打盹时候丢的优盘,于是开始场景还原,四处寻找,戴上眼镜找,摘掉眼镜找,找东找西,找南找北,找到了,还找到了一支防艾设施,情人坡的情人,不简单,有知识有文化,有行动。当然也得谢谢防艾日的活动宣传,记得,某一年的防艾日,宿舍的某哥收到过活动赠品。当然,这与我的意外发现应该木有任何牵连。

  情人坡的下面就是一条臭水沟,后来得知它叫甲子湖了,洋气的名字,不像什么没有名字的湖那般。不过,这里同样上演着爱情,和情人坡一块。这里也同样上演了悲剧,和情人坡对面的小白桦树们一块。

  情人坡,我们晒过太阳和月亮的地方,次年,甲子湖里结冰了,冰层下贴着个姑娘。

上一篇:路茫茫散文欣赏 下一篇:矮冬青之赞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