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声里的流年散文

2019-10-26 散文

  今晚喝完酒,打开电脑,点了蔡琴一首《被遗忘的时光》,只听见唱道:“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的心坎——”是谁在打动我心,是那看不见的流年岁月,像一叶轻缓的小舟,游进我的心潭。我们的岁月,总像一片无声的叶子,随风而荡,随风而逝。我们算什么,天大地大,生命算什么。这时旋律缓缓的一首歌,又算什么。还有,秋去秋又来,我们发生过的一切,又算什么。我不敢再往下问了,因为这样的问题,太沧桑又太古老,太傻又太天真了。我们身边的一切,时时告诉我们,要现实,要茶米油盐,还要暖暖的被窝。我说,滚蛋去吧!要感悟人生,要理解生命。生命是什么?我没有答案。我会追寻。我想告诉所有的人,生命要自己去解答,自己去尝试。

  刚才表哥说,不到一个月就三十岁了。三十岁生日,他说,要好好地痛快一下,要尽情地挥洒片刻。我说,到了三十,又是人生一个沉重的命题了。因为人生如白驹过隙,三十就三十,过了三十,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年龄了。说到年龄,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一个很残酷的事实;那就是过了也就去了,如草木一秋,凋零不再上枝头,枯萎便入尘泥。可是,草木可再逢生,花谢可重开,人生不重来,戏不重演,情不再续,如云烟,如雨露,如溪水轻浅,潭底细流,汨汨无声。

  写到这,我想说,这不是悲悯人生,感叹流年。虽然古往今来的人,对于人生,感叹太多。一首《春江花月夜》中:“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一浩叹,就是千古绝句,将人生问尽!我想说的是,我们的生命,不是一种抽象的载体,也不是一种虚无的存在,更不是麻木的混沌状态。我们的生命,连同我们的眼睛,毛发,心跳,呼吸,以及细小的毛孔在内,都是一种有力的,可爱生命!它们存在的每一刻,都应该让我们感觉生的常在,以及生的可畏和可敬。

  敬畏生命。小时候读书,老师就教过我们要敬畏生命。可是,教我们的老师又懂得吗?因为他们未必懂得,所以我们真正长大了,往往显得那么自以为是,显得对这个世界无法感知,无法禅悟,无法将真实的生命,置于天地之间,从而使它畅流如溪,飘荡如云,婉静如秋。

  青春算什么,拨一指流年,说过就过。所以,常常怀念,怀念学校前面几棵青翠苍老的樟树,还怀念曾经冬天里,一场了不起的大雪。更怀念青葱岁月里,那把握不住的,令自己鹿跳般心动,使自己无法入眠的,青涩的爱恋。我喜欢过的女孩,都如云烟一样飘散,她们也各自找到各自的归宿。只有我曾经喜欢过的感觉,成为一种模糊的,不可辨析的影子,长留我的心底,像一片青翠的长藤,一直往上爬,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一种求之不来的幸福。我常常思念,不是思念过去的女孩,现在的女子,未来的女人。我思念的是,曾经的生命,是否像一湾清澈的泉流,长流我的心底。人生需要念想,幻想,思索以及脚步,更需要保持自己美好的初心!正如纳兰容若所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我想,人若有初心,心不会灭,人生不会死,总有可爱之处,总有扛得住流年,留下一日午后;到那时,可以静坐庭院,可以漫数流年,可以笑谈清饮,付付青山!

  我喝的酒,会和我的人生一样浓冽,步步醇,日日香,会经得住岁月的窖藏,成为一杯弥香久远的佳酿。我们的生命,时时都是出土的笋芽,每一刻都是一种全新的生命体验,每一次,都是一种超脱,一种禅悟!“日出惊山鸟,时鸣深涧中。”这是一种静中忽地产生的动态美,也是一种惊讶,更是一种生命的奇丽和贵魄。我们的生命,应该付之与它,终生无怨,无悔。

上一篇:秋沟桃花乱人眼散文 下一篇:匆匆从你身边走过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