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校园生活散文

2019-04-29 散文

  高高大大的个子,一副结实魁梧的身材,皮肤黑黑的,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时在我们学生眼里老师既可爱又好笑的发型,是“地方支援中央”的那种补救秃顶式的发型,这便是时常让我想起的初中时代的数学老师,何国兴老师。

  何老师不是我们的班主任,在初二上半学期的时候,接任了我们那一届两个班的数学课程,论脾气,他的脾气要比其他老师好得多,对待学生的态度就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牛,不求别的,只管在黑板上、书本里勤奋的为他的学生耕耘着。

  记得那时班上调皮捣蛋的学生们没少在何老师的发型上“下功夫”。那时,上课铃声一响,在上课之前,老师只要推门迈进教室的时候,班长就会庄严的喊出一声“起立”,同学们听到口令会立刻整齐的站起来,目光迎接着老师。而在何老师这里,我前桌一个叫贾博伟的调皮有才小子,和他的同桌竟根据正规的口令歪出一首打油诗似的口令——“稍息立正,看秃顶”。完了念给我和我同桌听,当时笑得我们气都喘不上来了。还有一次,也是在上数学课的时候,正当我们认真听老师讲课的时候,我后桌的“漫画家”刘剑东和他同桌刘洪涛用笔头顶了我的后背一下,我有些猫着腰儿的转过头去,诧异的看见两张诡异而狡猾的脸,接着他们顺势递给我一张纸,悄声说你看这是谁啊?——我定睛一看,虽然只是简单的素描,但借看发型和那张脸孔,一眼也能认出那是数学老师,忍着快要爆破的笑声,我传给了我同桌看,接着便听到来自同桌的小声的、嘿嘿哈哈的傻笑声。

  在我记忆里,何老师最逗的地方还是他每当讲完一门新的数学课程后,提问学生的时候。在每一年的每一段时期里,每一个班级里陆陆续续的总会有学生离校辍学的现象。我们班也不例外。尤其到了初三的时候,班里从一升学的四十多名学生一下子落差到还有二十来个人,并且不断有学习好的学生也在流失中。这也许在一向不太爱管一些杂事的数学老师眼里丝毫没有受到些许影响。到了上课的时候,他还是一贯的、认真的讲他的课,只是何老师在闭眼叫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多了一些笑料百出的笑话。——

  到现在我还能清晰的'回想起那个场景。——讲完课后,何老师总会走下讲台,一条腿叠压在另一条腿式的坐在讲台旁边的凳子上,半眨着脑袋,闭着眼睛,慢语慢调、粘粘糊糊的说:“我叫一个回答问题。”这个时候的何老师不像别的任课老师是抬着头,在班里扫描一下该叫哪一个学生,而他则是半眨着头,闭着眼睛,想像着该叫的学生的名字。

  ——“戌然”——当我们秉着呼吸终于盼来了数学老师叫出的人名后,班里一片哗然声,几个平时特调皮的学生高一声,低一气的喊出:“不念啦!早就不念啦!”而他们的喊声似乎并没有打破数学老师的动作,他依然是半眨着头,闭着眼睛,沉思着,片刻后,接着又叫出一个人的名字——“红卫”——“不念啦!早就不念啦!”哈哈哈哈,全班男女学生都笑开了锅,这时的何老师才从笑声中猛得抬起了头,看看这个学生,又望望那个学生,不好意思的也笑了。

  那时,我的数学学得超级烂,所以在数学老师叫人回答问题的时候,放心得很。因为大家都知道,只有数学学得好的学生才能让何老师装在脑袋里,而装在何老师脑袋里的学生又恰逢不念了,所以何老师不再想像着叫学生了,他开始用眼睛找学生回答,每每吓得我都像一只胆小的猫,紧紧的缩趴在课桌上,生怕不幸再被老师给点住。

  十一年了,初中毕业足足有十一个年头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回忆起曾经的校园生活时,脑海里总会浮现出我那时的数学老师,那个发型有些秃顶,脾气超好,像头老牛一味的、默默耕耘讲课,和他独特式的叫学生回答问题时的场景,像天上流动的云彩,那样遥远,那样清晰……

【记忆中的校园生活散文】相关文章:

1.记忆中的外婆散文

2.关于《记忆中的情怀》的散文

3.散文阅读《雨中的记忆》

4.散文《记忆中的饺子》

5.记忆中的羊倌散文

6.记忆中的那场雨散文

7.记忆中的夏天散文

8.那些记忆中的人散文

9.记忆中的暗香-散文

上一篇:尘世生活散文 下一篇:工作生活地点的选择问题散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