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样子的散文

2019-04-29 散文

  雨下了整整一天,仿佛舍不得停下来似的。屋内,孤寂也像秋雨一样落满了身体。

生活的样子的散文

  他们单位组织去旅游了,要走五六天。这就意味着未来的这几天,我会有大片大片的自由来袭,可以不用天天收拾屋子、不用担心有人抢电脑,甚至连我最烦的事情——做饭,都可以省下了。女儿也去了学校,一个人嘛,凑合凑合就过去了,我可以用这充足的时间奢侈地去看书、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然而,等到真的拥有大把大把的时光时,却不知如何是好。

  平时争着抢着,喊着没时间做的事情,现在却变得毫无热情,偌大的世界变得空荡荡,像一股巨大而恐怖的气流,所有的思绪最后也被逼仄得蜷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不敢出声。

  微信上,他问我有没有吃饭,我说我也不知道。是啊,就是不知道,日子空旷到不分早晚,一夜不睡,也没有人会催促、会责备。他可能知道我在家中无聊,便发了一些沿途的照片。然而,抬起头时,看着空空的屋子,这平静的世界没有嘈杂没有喧嚣,却怎么就无法让人的心真的平静下来呢?

  一个人的世界,如此空;一个人的时光,如此孤单。忽然很怀念那些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怀念和他争吵叫闹,也怀念家里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样子,现在被子叠得工工整整,地擦得一尘不染,就算三天不理,依然是老样子。但,家就该是这个样子吗?

  我卧在一屋的孤独里,心却凌乱得不像样子。

  开始想,拼命地用回忆填补空白。想起了旧居的那位邻居。真的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熬过了十多年。但那个时候我明明感觉她是幸福的,甚至羡慕过她的自由自在。她有漂亮的衣服穿,有吃不完的零食,还有大帮大帮的朋友。

  看似,她拥有的太多,然而,她总说不及我拥有一人。

  他丈夫是跑远途送煤的司机,儿子自小就在学校寄读,一年中基本有十个月是自己度过的。那会儿,我家孩子刚满一岁,故而无法上班,只能天天呆家里照顾孩子、做饭、做家务,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看着人家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清闲自在,真的很向往。

  她喜欢下舞厅,也经常带一群朋友回家吃饭,那可能是她所有日子中很少下厨开火的时候,只不过短暂的欢笑之后,也只有一条白毛长耳的叫“花花”的狗陪着她。她一般上午不出去,睡到自然醒,起来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到我家串门儿,和我聊聊天,下午就早早出去了。三十多岁的女人,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身材高挑,也可说是风姿绰绰了。

  在我的字典里,经常跑舞厅的女人应该算不上好女人,从心底就有些排斥。可她给我讲了许多故事,关于她年轻时候的,关于她和她老公的,还有关于现在的,再加上天天与她的交往,我读到了一个女人的无奈和苦涩。这个世界任何事情的发生,也许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盛大的山河岁月,用一个人来撑起,总感觉有些隐隐的酸。

  她说买新房的时候,男人忙着跑车拉煤,是她自己找人装修、搬家;孩子上学,也是她找人安排、照顾。家里的东西坏了没人修,有事没人管。男人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回来就是争吵,可没温热被窝他又走了,最后连个争吵的人也没有了。

  说来也是好笑,我搬去很久,一直以为她是单身。因为刚开始不熟悉,也不好和人家打听些什么。快过年的时候,她丈夫回去了,她到我家串门时无意提起,我才明白她原本一家三口。我记得当即大笑,还自作聪明一直不敢提这个问题,怕她敏感。算算在那里整整住了十年,除去她后来离婚的两三年,六七年间我最多见过她家男人十几回而已。

  你知道吗?我多羡慕你们一家人在一起,哪怕吃粗茶淡饭。我这啊,就是混日子过。她经常这样说,眼神迷离地望着窗外,然后是淡淡一笑。

  她和我说丈夫其实对她挺好,钱紧着她花,什么也由着她,可她最需要的他却永远给不了。从结婚到现在十几年了,她从来没像别人一样挽着手一家人出去玩玩,或是她生病的时候有个人陪在床前嘘寒问暖。电话,成了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直到后来,有事就说三两句,没事直接挂断。

  她有一个要好的男人,我也见过,就在我们住的房子不太远的地方。那人眼睛小小的,看起来也挺老实的样子。她说在买那房的`时候,那人帮了她许多,我们当时住得是五楼,很多家具都是那人背着,不嫌苦不叫累搬上来。怎么说呢?他为她撑起了空白的另一半天,他成了她的依赖。其实她并不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很有主张很有见识,但再强大的女人总要有一个男人来俘虏她的柔软,而且她心甘情愿做那个附属,哪怕这个男人根本算不上伟岸。

  偶尔,她还是会带一些朋友回家,自然是舞场认识的一些人。安静的屋子一下热闹了起来,她也邀我过去,我自认格格不入,当然婉言谢绝了。可他们的叫吵声此起彼伏,莫名透视着一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原本冷清的世界有了一点烟火的味道,薰染着一种生活的情调。

  她结婚早,儿子都快二十了,学习不是太好,后来上了一个普通大学。这样她的日子就更清闲,更宽旷了。等到我家孩子上了幼儿园,我也上了班,成天忙里忙外几乎不怎么着家了,与她见面的时间也很少,偶尔在楼道里碰上,或是碰巧全在家的时候相互推开门聊几句,她还是那么妩媚风情,那个家也还是一个女人,一条狗。

  她总说我太忙了,想和我说说话也没时间。是啊,以前她的心事总爱和我叨叨,自从我上了班,也不知道她的生活状况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和那个小眼睛的男人在一起。她告诉我现在也不怎么去舞厅了,没意思。舞厅一个姐妹离了婚,后来嫁给了舞厅老板,当初两个人好得像蜜似得成天黏一起,两个人抛家弃子也要在一起,搞得像琼瑶的小说一样波澜壮阔,可结婚没两年,女的为了永久留住男人的心,快四十岁了硬是冒着身体的危险又给人家怀了一个孩子,她坐月子,人家却又勾搭了一个女人。怎么办呢?离吧,不算个事;不离吧,又难以忍受。

  我也只能陪她长长一声叹息。生活就是一场梦,醒来的那一刻便是死亡。可这世间,多少人都是如此执迷不悟呢?

  人生是一张单程票,很多的选择都会决定一生的命运,草率而冲动的决定是不负责,对自己,也是对生活。我希望她也能正确地选择自己的人生,希望她快乐,因为她不是个坏女人,她其实很善良。

  再后来,我在外面自己开了店,全家人干脆住到了店里,家里就出租给了别人,对她的情况更是知之甚少。又过了很久,她跑到我店里说她要离婚了,我有些意外,又感觉这是必然。

  起初以为她是为了那个小眼睛的男人,可她说,上次和我说那位姐妹的事情的时候,其实那个小眼睛的男人就和她分手了,因为他不想影响到自己的家庭,也自从那事之后,她不想再去舞厅了,也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她都快四十岁了,想安定下来,这小半辈子了一直是飘飘忽忽,没像一个真正的女人一样,过一过踏踏实实的日子,没系过围裙忙活得满头大汗。她看似过着神仙一样的逍遥日子,可她太渴望凡尘,渴望扑到真正的生活里滚一身脏臭也好,沾一身泥巴也好,她不想再一个人把年华熬成苍老了。

  离婚并不容易,男人不放她,所有的家人也持反对意见。说她都那么大年纪了离什么婚,儿子都快娶媳妇了,丢人现眼的。姐妹们骂她,母亲不认她,可她就是不听,铁了心非离不可。最后她一再到法院上诉,结果是净身出户。

  过惯了优越生活的她,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我还真是担心她。

  她晒黑了,也发胖了,连脸上的笑也变得不同从前了,像大把的幸福跌进了漩涡欢喜地滚动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忙活着烧水,男人刚下了夜班,要睡觉。那是她再婚的男人,和我一般年纪,高高的个子,窄脸,离异,不是本地人。

  他们开了一家小宾馆,男人在我们这里几十里外的一个矿区上班,好像是上一天休一天还是两天,我没太在意,反正基本是两人一起打理宾馆吧。她还捎带在夏天的时候卖雪糕,冰柜就放在街面上,她照看,这样一来二去脸也晒得黑黑的,长长的黑发也扎了起来,而且她说现在总有忙不完的事情。早上一起来就打扫房间,烧水做饭,有客人的时候要招呼,没客人也要洗衣服等等。

  因为离婚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带出来,一切得重新开始,她不得不努力打拼。又过了两年,生意不太好,男人的工作涨了工资,她就干脆关了店,租了一间宽敞的房子安心做起了贤妻良母,现在的男人带来一个十多岁的男孩。

  那个男孩很淘气,刚开始的时候她真的没少下功夫,这可以说在她的生活史上是深刻的一笔,为自己的孩子也没那么用心过,可为了生活,也为了现在追求的一切,她愿意努力。

  以前,母亲从老家给我拿来土特产的时候,我都愿意与她分享,尽管现在住得远了些,联系也少了,可还是会想起她对那些东西的喜欢。前年,给她打电话准备去送一些,到家时大约是上午十点多吧,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炖排骨,我还笑她现在十足的烧饭婆。她笑着说,是啊,每天忙活着,日子也过得倒是快。

  家里有个男人的感觉倒是不一样,踢踢腾腾的,屋子里的一切也随着活泛了起来,似乎有了温度。

  我又问她过得怎么样,她告诉我至少每天有一个人陪着她吃饭、说话,脸上写满微笑。

  她吃了那么多苦,放弃了原本的锦衣玉食,面对着后来的纷繁与辛酸,颠覆了曾经的生活模式,原来,只是想要一个人陪她说话吃饭那么简单。我一时哑然。

  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我要静静地想一想。

【生活的样子的散文】相关文章:

1.生活的样子随笔

2.冬天的样子散文

3.生活的样子的杂文随笔

4.你的容貌有你生活的样子

5.过年的样子的散文

6.宅男的样子散文

7.幸福,你的样子散文

8.青春的样子优美散文

上一篇:在地图和生活间穿梭散文 下一篇:生活取决于活的状态散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