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相信佛法散文

2018-04-04 散文

  我为什么相信佛法散文

  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修行者,人都只相信现实的东西,只愿意相信能够看得到、摸得到的事物。即使是虔诚的教徒,如果他的宗教悲情只是作为心灵的暂时寄托,当他收回暂时托付给神明的心灵后,身心也就马上投入于现实中,这样一来,他其实并不相信超越现实的东西。

  于是,象佛法中六道轮回的说法,是很少为这样的人相信的。因为这样的人执着于眼见为实,对于五官无法感触的东西,自然就不能相信。这其实也可以理解,不能感触的东西,要叫人相信是很困难的,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能够把这些东西变成可以感触的,或者你能够用严谨可信的逻辑,或是科学的验证去证明,这样,不相信的人,也将相信。

  然而,除了逻辑推论,这两种证明都是现实中无法做到的,而逻辑推论,对于固执己见的人来说,也是不能证明的。

  于是,我们几乎没有办法让不信的人相信轮回的存在。很多高僧大德以自己的从修行人角度的亲身经历体验,或是从民间收集到的真实故事,来反证轮回因果的存在,比如《太上感应篇》和《了凡四训》,等等,这类的故事非常之多。

  但是,仍然还有问题,对于一些朋友来说,这些故事似乎离他们太远,也就变得似乎有很多疑问,比如,故事是否真实?单单这一点,就足够令他们产生怀疑。

  因此,我想说一个自己真实的亲身体验,这个事情也让我自己完全抛弃了以前对佛法的怀疑,并坚定了学习的信心。当然,我并不想勉强别人相信,你是否相信,只能随缘。

  对于事情的经过和体验,我印象很深,但具体时间没有记录。大约是2003年夏天的一天,下着大雨,我出去办事,淋了一身,没想到回来之后,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最早以为是普通感冒,于是吃了些三九感冒冲剂,但似乎没有好转。到了当天晚上出现怕冷又怕热、浑身出汗等症状,非常不舒服,我感觉到可能是“冲水”,这是我们当地的叫法,类似伤寒的一种病,于是又吃了些风寒感冒药躺下睡觉,心想也许睡一觉就没事了。没想到,那天夜里辗转反侧,根本就无法睡着,一会儿象掉进冰河,一会儿又象躺在火炉上,身上的汗水不断地冒出,折腾了一夜。

  大约到了清晨5点多,觉得人极度虚弱,非常不舒服。那种不舒服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身体就象不是自己的,而一颗心在四处游荡,无法安在身上,一种说不出的痛苦!每一分钟每一秒,都似乎很漫长。我突然间对人生极度厌恶!也突然明白什么叫“活受罪”!也就象这样,叫活受罪一点都不过分,我简直就想一头撞死算了,但没有一点力气,撞墙的力气都没有!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有想起床的冲动,所以,就用手支撑着慢慢坐起来,刚刚坐好时,觉得一阵大汗从体内冲出,一种洪水冲破堤坝的感觉,接着身体异常的痛苦,我突然急切希望摆脱这种痛苦,希望从这些中解脱出来!紧接着,感觉自己从头顶冲出,在脱离身体的瞬间,感觉变成了一种滑动的轨迹,由重到轻并迅速消失,只觉得身体软软地倒下,就再也没有身体的任何感觉,一切病痛都消失不见了,但奇怪的是,我自己的`“这个自我”却没有消失,我觉得自己还在,只是感觉不到身体的痛苦了,反而觉得非常的轻松舒服,那种舒服和轻松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就象脱下了某种重负一样!不久,我眼前出现了一片光明,看上去非常舒适温暖,当我正要进入时,突然不见了,接着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原来,有人在捶着我的胸膛!

  这件事,能够说明什么?我们可以用因明形式来证明:

  1、我的身体原本是让我感觉痛苦的,但在我非常清醒的、只觉得十分舒服的那个时间段,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痛苦,不但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痛苦,连有关身体的任何感觉倒没有,但我又是十分清醒,这个结果,唯一能够解释的原因,就是我的心识已经离开了身体,也就是我的魂识能够离开身体而独立存在。

  2、如果我的心识不是离开身体,则我必定会感受到身体病痛,那时候没有感受到病痛等身体信息,却又神识清醒,并且能够感觉到光明,这就可以反证神识是离体而存在的。

  3、既然神识能够离体而独立存在,说明佛法中关于色身假合之说是真实的,因为身死而神识不死,既然神识不死,就有了轮回主体,一切唯心所现的观点就是正确的,六道轮回之说就是真实不虚的。

【我为什么相信佛法散文】相关文章:

1.杨澜:我为什么相信以貌取人

2.我为什么相信以貌取人原文

3.杨澜:我为什么相信以貌取人

4.我为什么相信以貌取人散文

5.美文:如来乘佛法

6.我为什么不快乐散文

7.我为什么哭散文

8.孩子,我为什么而活的散文

上一篇:励志散文:请相信世界上没有白走的路 下一篇:这年月你敢相信谁散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