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难当的随笔

2019-08-19 随笔

  阿娇告诉我她月考化学又夭折了的时候,我正在大口大口咬着苹果,看到她的信息,脑子里热劲儿上来回了一个“我在吃苹果,咱俩一人咬一口”。

  过了一会儿,她竟回了个“好”。然后发来一张缺了一角的苹果的图片。

  阿娇果真懂我,就像我了解她一样,言语对我们来说都太过脆弱,作为一枚标准学渣我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新二中坐落于山南,阿娇在实验班,这是个不知多少人削尖脑袋也要挤进去的皇家圣地,她却觉得犹如一座牢笼般紧锁着她。

  阿娇是一只鸟,她是要飞到外面去看这个世界的,怎么甘心待在井底做只高冷的蛙。

  我和她相识五年,她一直是个大学霸,是我父母口中赞不绝口的别人家的孩子。可她常会告诉我优秀惯了的人真心好累。

  我和阿娇之间有股说不清的默契。我们都爱喝特仑苏,喜欢在夏天穿帆布鞋,喜欢坐在阳台晒太阳,呼喊着对男神钟汉良至死不渝。我们都对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印象极佳并时常学着小昭凄凄楚楚地互喊那句“张公子”。

  所谓“愿得一知己,自此惺惺惜,”大抵也就如此吧。

  我们在一起最大的乐趣就是互黑,她最擅长揶揄我说:“你这个笨蛋怎么学得好数学?”我就在空间里转那些猪头二货的图片艾特她,故意把她的网名暴露出来直接秒杀她于无形。当然她也会赞我发的每条说说并坚持转载评论,或者在我放不下胆子做事时义正词严地告诉我:“你有时候就是想太多。”

  后来在初中同学录上她写到对我的评价,原话是,“一个单纯犯二的江湖小骗子”,在我犀利的目光下终于不得已改成了“风风火火闯江湖的萌系女侠”,这也是当时我在玩的一款网游的人物名称。我知道她没必要填那个同学录,对我们来说那其实不过一张纸而已。都是一起拼搏闯天下的人,是根本不需要说加油的。

  阿娇是个很爱自省的人,这点我一直知道。她总爱隔三岔五地叫我指出她的缺点并鼓励我指责她的不足,好脾气的她无论我说了什么都不会生气,反而在撞上我眼底的泪水时把我搂得更紧。在外她总是洋溢着女神光辉像极了电影里的黄衫女子,在我心里她永远只是个拥有情绪的小姑娘。我喜欢这样毫无保留的真诚的她。

  我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说话笨拙自己又意识不到,有些心里话自然也不爱和父母坦露,这时候阿娇就成了我的垃圾桶,据统计我们曾破过四个小时的电话纪录,手机从满格到自动关机我才悻悻然地把它扔到一边。阿娇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我诉说时她便安安静静地听也不插话,待我倒尽了苦水她便开始支些管用的招儿,正是由于理解能力强及情商超高,她顺理成章成为我难过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

  读过洪夜宸文字的人都知道,她笔下有个出神入化变幻莫测的女子名唤阿娇,她热爱宫崎骏的动漫,懂得生活的艺术,能把《小王子》倒背如流,当然画画水平也是极高的。

  再多的形容词也无法彻底描述一个人,就像阿娇,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孩子。

  现在的阿娇在二中理科实验班被各路大神压榨;她独自忍受从女神到女神经的巨大落差;她默默承受着毒舌同桌的评价;她从年级前五十掉到三百名也不能自怨自艾;她因为早恋一次次被找家长被赶出家门哭得眼睛红肿,清晨从被窝里爬出来继续举着双臂高呼要做“太阳女神”;她分分钟都在倒数距离高考结束革命成功的日子,她如今只能在困境中调整自己期许着明天更好。

  每个人都在困顿中徘徊过迷茫过,都会有那种暗无天日找不到方向的彷徨,这个阳光般明媚的女孩自然也逃脱不掉,不过我心里坚信她会成为一个风风火火闯江湖的女侠。

  当然,上文我也说了,我并不擅长甜言蜜语。迄今为止,我对阿娇说的最甜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我的女神。”

  很久以后我一直在想,当时我是不是吃过蜂蜜后忘了擦嘴。

上一篇:关于夏天随笔记录 下一篇:境由心生随笔作文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