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的温度生活随笔

2019-06-06 随笔

  清晨,薄雾还没消散,只依稀看见街角那明黄色的灯光,静静地亮着。

  这是一位卖锅贴的手艺人。锅贴是家乡的特色,尤其是在冬天,排队买的人到处都是。虽然只是面饼,但总归需要手艺人多年练就的手感,才能做出真正好吃的味道。街角的这位手艺人,出摊总是最早的,想来也是为了赶上学生上学的时段。

  这天中午家里没人做饭,我便来到了这手艺人的推车边。“哎,小姑娘要吃什么馅儿的?咱们家的可好吃了。”那手艺人一见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两只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来回擦了擦,脸上带着笑。已是初冬时节,这手艺人却只穿着一身长衫,黑色的长衫上沾着些白色的面粉,稍显滑稽。他腰间系着条围裙,皱皱的有些泛黄。他将袖子卷到上臂,露出那满是伤痕的手掌,还有那尽显沧桑的手臂。

  “红糖的,谢谢老板。”我站在锅炉旁,一边烘手一边告诉老板。手艺人吆喝了声“好嘞”,转身便忙活起来,他的眼里似乎充满了光亮。那手艺人一手拿捏着面团,另一只手抓起旁边的面粉,一把撒在那面团上,颇有些将帅的风范。他又拿起擀面杖,将拳头大小的面团来回擀动着。我细细看着,有些出神。随后,手艺人拿出一盒红糖,似乎想起了什么,蓦地转过头来笑嘻嘻地对我说:“现在的小姑娘啊,就贪这么一口甜的,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我随意应和着,瞥见他比平常手艺人多放了些糖,心里也闪过丝丝暖意。

  手艺人将面团包好后,便慢慢将它压成饼状。他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破了似的。我注意到那双手遍布着老茧的痕迹。而这手艺人年龄应该不大,不过四十多岁吧。他拿起擀面棍,由点到面慢慢地将面饼压均匀,再洒上点水,用一只手托住饼,送入了锅炉内。我无法想象这里面的温度到底有多高,却也明白了他手臂上的伤是从何而来。片刻,他将饼取了出来,小心地用油纸包好,我正打算直接拿过,他却又回过身拿起一叠纸给我包好,再递给了我。

  “小心点啊,烫得很!”他连忙叮嘱道,我点点头,与他道别。

  我感动于一个陌生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敬佩于一个平凡人对工作的认真。虽然他只是一个手艺人,但通过他的手心所传递的温度,却是无比温暖的。

  深夜,黑色笼罩了整个世界,街角那明黄色的灯光,静静地亮着。

上一篇:梦游周庄随笔 下一篇:老屋老猫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