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娃随笔

2019-06-06 随笔

  1998年的冬天,我在宝鸡清姜坡上第一次看见火娃。那天下雪,火娃推着一辆三轮车看似吃力地爬坡。他光着上身,三轮车里盛装牛奶的两个大桶子锃亮,似乎还冒着热气。不大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如同落在一堆火上,火娃行进的路上雪落下又很快融化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住在宝鸡清姜地区的人,应该都知道火娃。知道火娃在寒冬腊月的清姜坡上,光着略显肥硕的上身,推着三轮车缓慢地爬坡。三轮车里有两大罐子新鲜牛奶。每天,火娃都会把这两罐的牛奶送到清姜坡上的福林堡奶站去。即使天上飘着雪花,火娃也是光着上身,不紧不慢地推着三轮车子上坡。我曾经见过火娃推三轮车,大概是身体臃肿的缘故,火娃即使推着车子上了坡,还是在推。因为身体的缘故,他似乎是骑不到车子的座椅上去的。

  大概是因为这些缘故,火娃就成了清姜地区的一大奇人,在寒冷冬日里光着上身,头上还冒着汗的火娃一路上会引来很多目光的。有些人就专门去清姜坡上看火娃,但没人出手帮助火娃。这里面,有熟悉的也有陌生人的目光,有好奇的也有怜爱的目光。火娃是一道风景,一些不知情的人以为火娃家里穷没衣服穿,也有人认为火娃是牛奶喝多了身体阳火旺盛。其实,火娃心慌意乱的热在医院是查不出来的。听说火娃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蛋蛋,但是念书少(好像只读了小学三年级),后来,老爹喂了几头奶牛没人送奶,火娃就自告奋勇帮老爹送奶,日复一日的送奶是件枯燥的事情,但是对于火娃来说,再枯燥的事情比起读书总是有趣的。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火娃送奶送的认真踏实,送奶的途中有人过来询问他也卖奶:一把白铁皮做成的提勺灌满就是一斤鲜奶,火娃灌满了再补加半勺子奶。火娃憨实的举动招来了周边很多居民。有时候,在清姜半坡上,就有人早早提着奶壶卖奶等火娃。结果没到坡上奶就卖完了,为此奶站意见很大,说是火娃任性影响了奶站的正常供给。火娃很愧疚,想回去再拉两罐奶,却被老爹骂了一顿,老爹说了,这奶是想挤就能挤出来的吗?从此以后,火娃不再停车卖奶了,而是规规矩矩地把奶按时送到奶站。后来,奶站撤销了,火娃又开始了自行卖奶。但是商场的奶制品多了起来,没有加工的鲜奶反而销路不畅了。火娃没有理会这些,依旧在清晨推着车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他不会喊,光着上身左顾右盼。

  后来也有人说火娃身体发热是一种病象。没病的人再胖身体也是畏寒的,也是要体面的穿上衣服。但是火娃去医院查了几次,真实查不来什么问题。不过我想火娃背后肯定还有着其它的故事。这些我是不清楚的。很多年没回宝鸡了,我听说火娃还在送奶卖奶。火娃应该娶了媳妇有了孩子吧。听说清姜坡拓宽改造了,坡度也低了很多。坡下面修了高速路。时代在快速地向前迈进,我想着年岁不小的火娃也该骑上电动三轮车了,不用出大力气了吧。

上一篇:汉中路随笔 下一篇:家乡的咸菜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