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责任随笔

2019-05-29 随笔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算不上一对恩爱的夫妻,他们说话总是说不到一块,常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来吵去,并且互不相让,有时闹得跟仇人似的。当时不少人认为,父亲和母亲肯定过不到一起,但出人意料的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们竟然相安无事。

  父亲比母亲大四岁,他们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那时父亲21岁,母亲17岁。刚认识不久,父亲就去了西北当兵,临行前,父亲对母亲说:“等着,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母亲含着泪点了点头。父亲这一去就是三年,其间他们没有见过一次面,只有少许的书信往来。但这并没有隔断他们彼此的思念。因为一句话,母亲等了三年,而父亲也最终兑现了他的承诺。父亲退伍后得到一笔退伍费,他用这笔钱盖了几间房,然后敲锣打鼓地将母亲娶进了家门。

  最初的日子是幸福的,母亲主内,父亲主外,可谓男耕女织,相亲相爱。父亲从不让母亲干活,地里的庄稼他几乎一个人全包了,有时母亲想插把手,父亲也坚决不同意。不仅如此,有什么好的东西,父亲总是先想到母亲。

  听母亲说,有一年,父亲帮别人盖房子,主人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父亲舍不得吃,悄悄地将几块肉用手帕包起来,然后带回家里。父亲心疼母亲,让母亲吃。但母亲不吃,她说:“你每天干重活,最需要补充营养。”而父亲说:“不用,我身体就像铁打的似的,再增加一倍的活也不成问题。”就这样,他们推过来推过去,谁也不吃,最后还大吵了一架。

  父亲和母亲算得上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他们在一起总是吵个不停,而母亲对付父亲的杀手锏便是回娘家。父亲不会做饭,不会照顾孩子,离了母亲,他真的应付不过来。其实母亲只是赌赌气,即使父亲不服软,不去接她,她也会自己回来的,因为她放心不下父亲,放心不下家里的一切。但父亲不敢冒这个险,每次都只能缴械投降。

  改革开放后,父亲开始外出打工,从此与母亲聚少离多,即便这样,他们在一起时还是喜欢吵架,有时母亲急了便骂道:“你赶紧走,走了耳根子清净。”可父亲真的走了,母亲又成天念叨,不知你爸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回来啊?

  记得上初中那会儿,我曾对母亲说:“你们每天这样吵吵闹闹,还不如趁早离了算了,各过各的日子。”母亲听后严肃地警告我:“你小子懂什么,这话可不准乱说,离婚这两个字能随随便便说出口吗?以后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你爸爸有什么不对,你都不许记恨他,而且还要加倍孝顺他,因为他是我们这个家里最不容易的人。”

  在父母的争吵声中,我渐渐长大,也渐渐习惯了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然后不幸的是,就在两年前,父亲却患病去世了。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她的世界仿佛一下子坍塌了。我原以为,他们吵吵闹闹一辈子,是没有多少感情可言的,但我完全错了。父亲临去世的那一刻,他最不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而在母亲的心里,她最在乎的人也是父亲。

  自从父亲走后,母亲一直郁郁寡欢,到现在也没有彻底从悲伤中走出来。此时,我方才明白,有些爱情无须山盟海誓,也无须甜言蜜语,只需一份爱的责任。

上一篇:母亲养花随笔 下一篇:夜郎美味八卦鸡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