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喜的气球说它累了随笔

2019-05-29 随笔

  多喜被双柳拉黑微信好友的瞬间,她有点发懵。她宁愿相信吴彦祖会为她离婚,也不愿相信双柳有朝一日会把她拉黑。

  双柳和多喜从高中就是无微不至的朋友。多喜是理科班里格格不入的一个文艺青年,喜欢抄诗、看书以及白日做梦。一塌糊涂的数理化成绩让她颇不受待见,犹如人山人海中的一座孤岛,而她对这份浪漫脆弱的孤独敝扫自珍。

  双柳是班上受人敬仰的女学霸,从不偏科,既有理科生的严谨,也有文科生的浪漫。两人成为朋友之前,多喜是很嫉妒她的。

  是双柳主动来亲近多喜的,夸她字迹潇洒漂亮,写的诗歌散文自成一体。

  得到来自双柳的友谊,多喜如同得到一笔天降横财。她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个不知为何会选中她的朋友。两人的友谊在整个高中如火如荼。她们一起参加学生会的选拔,一起去海南旅游,晚上在宾馆里互相丢枕头都能笑一夜。

  年少时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多喜将心事毫无保留地说给双柳听。双柳是冷静自持的摩羯座,虽然无法对多喜的细腻多情感同身受,却也保持理解和倾听。

  三年亲密无间的朝夕相处,多喜越发笃定双柳是她此生不换的密友。就算歌里唱着“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多喜也偏执地认为,她和双柳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永垂不朽。

  双柳成为多喜心中的一座远山。

  但多喜自我意识极强,一直以为双柳只是陪伴她,却不懂她。在她眼里,世界上没什么人真正懂自己。直到多喜22岁生日那天,双柳为她写了一篇生日贺文。她说多喜是一株仙人掌,外表看着对一切都不在乎的张狂生长,内里是细腻多汁,能解沙漠旅人之渴。

  双柳的文字中,多喜是那样独一无二的人。多喜终于觉得双柳与她不只是简单的青春作伴,双柳懂她的言不由衷,懂她的欲言又止,她一定都懂。

  所以,25岁的多喜被双柳拉黑时,她的大脑如同经历了一场8级地震,完全不知如何应对。双柳怎么能拉黑她呢?这些年她对她的包容甚至纵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比得上。

  多喜这三年过得并不太好。中文系毕业的她找工作可以说处处碰壁,最后勉强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文员,忍受老板阴晴不定的脾气,和一群阴阳怪气的同事。忍气吞声一个月的工资,扣掉保险到手不足三千块。即使作为没有房租负担的本地人,还是让多喜看不到希望。这不光是钱的事。随着学生时代的彻底结束,多喜的绝望,更是来自整个不满意的人生。

  她学生时代所有不问世事的风花雪月,都在现实面前被踩得粉碎。

  双柳的职业生涯就顺遂太多了。本科学的电力,又被保送了研究生。毕业后进了垄断国企,工资一个月发几次。三年下来,多喜依然还是一个小文员。而双柳硕士毕业第一年的收入,就赶上了多喜三年工作收入总和。

  双柳过上了她们穷学生时向往的品质生活。她四处旅游,尽情购物。谁不想有诗意和远方,可并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一张说走就走的机票。

  这些年的坦诚相待,多喜已经不会在双柳面前有丝毫伪装。如果说过去她带给双柳的,是羽毛般轻盈的诗意幻想,和少女憧憬,如今的她就只剩下对生活种种不满与发泄。双柳一如既往地对她的心事照单全收,除了偶尔说点自己的看法,更多时候还是静静地听她说。

  多喜十几岁时的那座山,似乎永远对她不离不弃。

  但与此同时,双柳有了更多朋友,更高级的朋友圈。她们晒合照,晒美食,晒旅行风景。多喜每次看到,都会心里犯堵,可她又没有能力去加入。

  渐渐地,多喜对双柳已经不是简单的倾诉,她频频向双柳发火,如果双柳没有及时接她电话,回她信息,她就会揣测她是否又在和那群“高大上”的朋友在一起,而对她这个深陷困境的可怜姑娘不管不顾。

  每次脾气一上来,多喜就会冲动地拉黑双柳,因为她很明白,双柳会不停地打电话来求她原谅。而她可以尽情挂断每一个双柳心急如焚的来电,这让她感觉很爽。

  但等她冷静下来,又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向双柳祈求原谅。她觉得,只要自己开口道歉,双柳就应该会也必须会原谅她。毕竟,她是把双柳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像亲人一样,所以才会做最真实的自己,才会如此毫无顾忌。

  而且,双柳也确实是宽宏大量的。每次只要她冷静下来,说几句软话,双柳也就既往不咎,甚至会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多喜很庆幸:双柳原来也是把她当成最亲密的人,所以会这样不计前嫌。

  她们是亲人一样的存在啊。多喜很喜欢这样一种关系,即使阶层不同,圈子不同,但因为共同的成长岁月,彼此能在红尘中不离不弃。这是多么浪漫。

  而这次双柳的爆发,是多喜始料未及的。多喜以为还会像从前一样,她只要道个歉,两人就会又携手如初。

  可这次她还没冲双柳发泄完,就已经被拉黑了。

  多喜慌了。

  这次,换成多喜疯狂地给双柳打电话。在此之前,她才是可以肆意发脾气,再被双柳努力争取的人。双柳在她生气时的努力争取,总让她有一种被珍视的感觉。多喜甚至想,也许她就是为了这难能可贵的珍视,才喜欢不断和双柳闹。

  双柳每次不顾一切的争取,都会让多喜感到世间还有一个人是这样在乎她。

  第二天,双柳才回了多喜短信。

  她说,她一直以来也把她当成最不可能舍弃的朋友,所以,无论多喜如何对她发泄脾气,她都觉得,多喜会有成长的那天,她觉得只要多喜自己明白了,她也就没必要对多喜过多苛责。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多喜一软下来,为自己气头上的失语道歉,双柳就会很快原谅她。

  可如今,双柳说她累了。同样的剧情重复上演,双柳甚至能预见自己哪些不经意的行为,会引起多喜的揣测,继而发火,继而一通发泄,最后她冷静了,又会好言好语来道歉。

  多喜理直气壮,我们彼此是最亲密的人啊,所以我在你面前才无所顾忌。

  双柳无奈地笑,如果你真有你说的那么在乎我,你就不会只顾着自己发泄情绪,而不考虑我的心情。

  多喜竟无言以对。

  越是亲密的人,越是不应该被肆意对待吧。你以为她是专属于你的氢气球,被你捏在手指间,根据你的心意变大变小,可是感情是消耗品,周而复始,谁都会累,再好的气球也会有破掉的一天。

上一篇:魔鬼的求救信随笔 下一篇:波士顿随笔800字作文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