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湾湾随笔

2019-05-13 随笔

  我与阿萍在学校里相识,那年她十二,我十二。她剪着细碎的短发,皮肤很白,脸上长着几粒小小的雀斑。

长湾湾随笔

  家乡的初中比较偏远,我和阿萍都是住校生,既同班又同寝室,所以成了很要好的朋友。阿萍胆小,每次晚上要去上厕所,总是拉着我陪她,其实她不知道我比她更胆小。

  还记得那时学校的围墙附近长满了茂密的酢浆草,我俩上完厕所便去采,互相打闹间,我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阿萍上来拉我的手,却看见我身旁有一节骨头!此时我们才知道,学校北角过去是一座坟场的传言不假。我一下子呆住了,随即哭出声来。阿萍的腿有些发抖,却不哭,她用脚轻轻移开骨头,拉着我头也不回地跑了。回去后,阿萍一天没有说话,头上冒了许多汗,接着大病了一场,过了几日才好。

  阿萍家里种有紫荆花,开得很艳丽。我到她家里去找她,她十分开心,蹦蹦跳跳地陪我去紫荆花园里玩。阿萍的弟弟很淘气,指着我嘴角的一颗痘痘,笑得前仰后合。阿萍頓时严肃起来,责怪他不懂礼貌,并骄傲地告诉他:“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弟弟看了我俩一眼说:“我看你们是最吵的一对朋友吧。”我和阿萍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荆花园里还开着许多漂亮的野花,我们边采边玩,一只毛茸茸的小狗也来凑热闹,在园子里追着我们玩。阿萍生怕我和她弟弟踩到它,便轻轻地将它抱起来,准备将它送回附近的农户那里,我和她弟弟则嘻嘻哈哈地跟在她身后。走到半路,一只大狗突然狂吠着向我们冲来,阿萍大惊,放下小狗便让我和她弟弟快跑。后来,我和她弟弟毫发无损,阿萍却被大狗咬伤了。原来,当我们拼命跑的时候,瘦弱、胆小的阿萍却想拦住那只大狗。

  我与阿萍分开那年,她十三,我十三。有一天阿萍忽然不来上学了,我很着急,回家之后问父亲:“阿萍是不是转学了?”父亲点了点头,说:“你还会有其他好朋友的.,你看,你表姐不就对你很好吗?”

  因为阿萍的突然离开,我难过了许久。父亲总对我说我还会有其他好朋友,可我却一直想着阿萍会回来,或者,我们还会上同一所中学。暑假的时候,我想去阿萍家找她,父亲不允许。我很难过,在家跟父亲怄了很久的气,还翻出我与阿萍的合照。照片上,阿萍瘦瘦的,笑得很开心,脸上的雀斑十分醒目。母亲看到这一幕后突然很难过,抱着我说:“你不要再想她了。”我问母亲为什么,母亲摇头不语。后来父亲告诉我,阿萍已经走了,医院留不住她,她现在在我们经常去玩耍的那片荒坡上。我知道,那里叫长湾湾,是埋葬去世的人的地方。

  我童年最好的朋友——阿萍,真的走了,去了她最害怕的地方。我很难过,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几年过去,我依然胆小,不知道和我一样胆小的阿萍,是不是已经习惯了黑暗与孤独,再也不怕了呢?

  我跟阿萍认识五年了,今年我十七,她十三。

【长湾湾随笔】相关文章:

1.长湾的山的作文

2.温柔港湾随笔

3.台湾随笔

4.我的澎湖湾生活随笔

5.我的遥远的清平湾随笔

6.白鹭湾一日游随笔

7.一湾堰塘杂文随笔

8.八里湾杂文随笔

上一篇:征服高山的花裙大妈的生活随笔 下一篇:你的光影我的流年随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