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生她未生生活随笔

2019-05-03 随笔

  “我说,我年底要提前回去!”章鱼开心地又说了第三遍。

  为什么说了第三遍?

  因为我刚才走神了。

  为什么走神了?

  因为现在双颊泛红的章鱼筹划着我以前想做但现在不必做也不想做的事情。

  她自从回了青岛,见了高中老师们,我们耳边就全是那个中年成家的数学老师。火鸡对她避而不见,铃铛态度最好,能够理解章鱼的一腔痴情。我就,像刚才那样的走神已经出现好多次了。章鱼啊,看着你,我才知道癫狂痴态下的迷恋原来这么惹人反感。啊,我当初也一定让高中同桌耳朵起来茧子吧。

  然后就想到了你。

  我高中毕业以来,回学校看过你一次。你做了班主任,比以前还要忙了。我扒在你办工作桌前的挡板上,看着你收拾试卷,白纸黑字上哀鸿遍野,你轻微皱眉,电脑传来我高中毕业以来,回学校看过你一次。你做了班主任,比以前还要忙了。我扒在你办工作桌前的挡板上,看着你收拾试卷,白纸黑字上哀鸿遍野,你轻微皱眉,电脑传来QQ消息,是家长群里在讨论开家长会的事情,你以前没有当过班主任吧,但是你一定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嗯,我在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消息,是家长群里在讨论开家长会的事情,你以前没有当过班主任吧,但是你一定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嗯,我在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还以为你要收拾很久才跟我讲话,就跑去找同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历史组的老师都在一起,我看见致远老师的桌上放着我的历史课本,一面高兴着我的笔记做得认真仔细,一面又觉得可惜怎么不是你跟我要去用呢?

  又去见了现在是国际班班主任的语文老师,萍姐依旧很八卦,见了我没说几句就开始吐槽你,说你接到我寄回来的明信片可开心了,把那一打拿在手里,见着以前十二班的老师,边发边炫耀。我能想到你偶尔瑟的样子,也跟着笑了。

  然后,就见了依旧然后,就见了依旧幽默的政治老师,他的孩子天天跟着他在学校了,男孩子很有礼貌,叫我姐姐。我猜清扬比他小三岁吧,因为你一次也没带着清扬来过学校,清扬应该连读小学的年级都还未到。的政治老师,他的孩子天天跟着他在学校了,男孩子很有礼貌,叫我姐姐。我猜清扬比他小三岁吧,因为你一次也没带着清扬来过学校,清扬应该连读小学的年级都还未到。

  转了一圈,回来了,你跟我说咱们加个QQ吧?

  我啊了一声,好奇怪的开场白,我刚才拒绝了政治老师一起吃饭的邀请,还等着你说,走,咱们去吃饭呢。

  啊什么啊,我给你发市区博物馆清单,想什么呢?

  原来你记得我说的,我这次寒假回来想做的社会实践是有关博物馆的。哦,没想什么啊。我回应你,声调不自觉上扬。

  耳边,还是聒噪的章鱼的声音,她絮絮叨叨,翻来覆去讲,要提前在淘宝上看好礼物送他,还得向表弟借校服,装作是高中生潜伏进校园,主动出击。

  原谅我,章鱼,我又一次神游。

  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划开我划开手机,看了看QQ消息,结果一点开,便看到你更新的签名。,看了看QQ消息,结果一点开,便看到你更新的我划开手机,看了看QQ消息,结果一点开,便看到你更新的签名。。

  你眼睑内侧长了个麦粒肿,折腾你十天了,你什么都做不好了,问大家有没有好建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长过这东西。

  你写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我看不懂。

  你写卒子过河。我想你恐怕是受了什么委屈,你一向耿直,与人为善,不喜人情。

  你写身兼数职:班主任、历史教师、保姆、传达室大爷……哎,忙得没时间备课!我想劝

  你能者多劳,但又担心你操劳过度。

  你写假期,勿扰,谢谢。我就欢心,你终于休息了。

  你写告学生:你得先提出好的问题,才能得到好的答案。我想磨合过后,这群孩子也应该对你很服气吧,像我们那届。起初我是怕你的,后来就大着胆子悄悄地喜欢你。

  你写观书偶感:静水无波,倒影存真;静心不惑,万物从容。希望你拥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去阅读。

  你写清扬是一面镜子,照出我的个性缺陷和情商局促。你一定在努力做个好爸爸。

  这么看下来,我已经太久没有接近你了。

  但这不妨碍我安静恬淡地喜欢你,也不会妨碍你,对吧?反正你也不知道。

  这大概就是我和章鱼的区别。

  我尝试梳理一遍,我对你的感受,我对你的做法,努力地去理解章鱼那些癫狂的行为:平凡地回家去高中看老师,定那位数学老师的同款5点闹钟,花时间在淘宝上疯狂浏览搜寻生日礼物和节日礼物,打算送给他,甚至还想为他老婆翻译博士论文,但是抱歉,我实在是做不到理解了。

  就像,我做不到,像别的学生那般大胆地挽着你拍毕业照,像往届的学姐那般,等着你下晚自习,从走廊的那头飞奔向他想要扑你个满怀,却被你惊愕地躲开了。

  我只能努力地做到历史选择题满分,默写全对,课堂上看向你,很认真地听讲,也很认真地回应你;课间看见你,对你笑向他问好,去办公室看你吃蛋糕,背着你偷笑,偶尔,你不在办公室,就去看看你压在玻璃板下的老照片,黑白照片却依旧帅气阳光。

  对,我只能做到这样,不去打扰你的对,我只能做到这样,不去打扰你的生活。。

  这样,你依旧是那个你。

  你有你可爱的清扬,还有我未曾谋面的师母,你会在节假日带着两家的长辈去逛博物馆,指着武侯祠内的土丘说:“看,二叔,这就是你刘皇叔的墓。”我喜欢你,不就是因为,你对家人好,你对学生好,你对工作用心么。

  是的,就这么简单。

  而若一旦妄想改变,这一切就成了悖论。

  回神了,我拉住章鱼,不让这家伙再喋喋不休。“章鱼,他结婚了,有孩子,他是你老师。你研二了,你马上就该毕业了,该找工作了,以后成家立业都与他无关。”

  我顿了顿,看向她,说:“这件事情已经让你妈妈很难受了,昨天你姐姐也气得在电话里哭,我觉得你可以冷静一会儿。”

  章鱼很章鱼很难过:“你不知道,他对我很重要。”:“你不知道,他对我很重要。”

  我知道,你对我也很重要,高考放榜后回校,大家都在祝贺我,就你,你对说我,你可以更好的,不过,没事,去大学里继续努力吧,你可以更好的。

  我感谢你的鼓励,现在我也要鼓励章鱼:“若是他未婚,我一定支持你。章鱼,我们现实点,你以后恋爱结婚相守一生的对象不是他。”

  “我就是找不到,才会喜欢他呀。”

  “会有的,会有的。”我牵着章鱼的双手,她很难过,君生她未生。

上一篇:我来到你的城市生活随笔 下一篇:老人镇生活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