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后山随笔小札

2018-06-25 随笔

  登上四墩岩石,茫茫群山被我踩在了脚下,我好有成就感!“欲与天宫试比高!我——赢——了!”千山万壑也帮我应和。“我——赢——了——”的回声绵长。

  清凉的山风徐徐吹来,阴森森的松涛吹起了口哨,犹如来自天边的最美妙音乐。一时兴起,竟然吟诵起了:

  “雄姿磊落傲苍穹,拔地通天笑大风。雾绕云从九天外,钟鸣客串万山中。四方浩宇长声啸,万壑清风俯首躬。脚下三千飞鸟乱,天宫绝顶叹神功。”

  只身伫立于群峰之上,真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英雄气概。

  感慨之余,低头望望脚下,一双崭新的皮鞋,早已是龇牙咧嘴,我一时好胜心疼。现已是木鱼成舟,也是毫无办法。我索性脱下破了的皮鞋,提在手上,光着脚丫在山中茂密的林间小路上前行。山间人迹销匿,我诗意地穿梭于林海,侧闻地籁,仰闻天籁,与天地同化,寻回我蒙尘已久的洁净心灵。

  山回路转,峰回路移。我在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一座山梁的顶峰。放眼望去是一条长长的小路,顺斜坡横下。

  远远望去,有一位鬓角斑白的老人,正吃力地背着一大回柴禾,踉踉跄跄的沿着横下的山路往下蹒跚迈步。

  我想,大山中难得见到有人来往,既然有人,去石城小学也就不会太远了。

  于是满怀信心地加快步伐向前赶路。不一会儿,我就追上了前面的那位老人。

  “老爷爷,去石城小学的路是从这儿走么?”

  老大爷一听后面有人在与他打招呼,先是一愣,随后就近在路旁找了个石墩把柴禾停靠好,不慌不忙的从被子系中脱出臂膀,解开胸襟处的几粒衣扣,任山风吹拂,褪褪早已大汗淋漓的热气。

  他眯缝着眼睛,打量起我来,从他眼神中看得出,有些诧异。稍后才慢腾腾回我话:

  “你这人我看着有些怪,大路不走,偏偏要走小路,这后山峰峦叠起,该多危险啦!”

  “大爷。您有所不知,我是到大溪学校去后,顺便从后山抄近道过来的。”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啊。”听说我是老师,他有些肃然起敬。

  我把那双脱了底的破皮鞋,递给老大爷帮我拿着。执意背起了老人停靠在路边的那回柴禾。老人说什么也不答应,但我没经他允许已经背在了肩上。他也没再说什么,我们一路走,一路聊着。

  “您家是山下的呀?”

  “是呢!要不多远就到了我的家。”

  “我就一孤老头子,每半个月要上山一趟。”

  ……

  谈笑间,隐隐地,听到阵阵风声,路旁的松柏树林沙沙作响。我走着想着,漫步旷地,抚孤松而盘桓,白皮松不见一丝颤动,但是树身发出清晰、幽远而悠长的声浪。远处黯然的,是传说中苍龙岭峻峭山峰的影子,只是没了威武的气势,葱茏的山野好像在歇息,收敛了他原有的英姿。有些凉意,我浑身冒出了热汗,还好,没多大一会儿就到了老爷爷家门前。

  我把背上的柴禾,倒在了他的稻场上。

  这位满脸沧桑、鬓角斑白的老人家,非得留我进屋泡杯绿茶,润润喉、歇歇脚再走。好意难却,只得客随主便。品茶歇脚的间隙,听老人言谈举止,全是咬文嚼字,知乎也者。很有一番仙风道骨之感。

  谢过老人,在他老人家的指点下。我又翻过了一道山梁,走进了今天的目的地——石城小学。

  我与当时学校的李校长接洽完毕后,迅速钻进了教室,观摩了学校三位老师的课堂教学,聆听了学校领导对前段学校工作开展的汇报。

  工作进展顺利,我在这所学校吃过晚饭,踏着月色,在这所学校三位老师的目送下,渐渐地远去了。

上一篇:灯祭随笔 下一篇:雾霾里的生命随笔
[随笔]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