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母爱-随笔写作

2018-06-11 随笔

  如此母爱_随笔写作

  再有两天就小暑了,人常说:“小暑小暑,灌死老鼠。”估计天快下雨了,下午异常闷热,我们五组园丁,男男女女将近20个人,正在百亩果园里面修剪苹果树枝,每组占一行,每行长约一百米不止。大家或玩笑或抬杠热闹非凡,我则一边听手机音乐一边剪枝一边还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突然有人惊呼:“野鸡,野鸡——!”就在那一瞬间,一只野鸡——看羽毛暗淡像是母鸡——“扑棱棱——”从我头顶斜插飞过,撞在了防雹网上,在半空中挣扎了两下,又从两尺宽的防雹网间隙中逃离人们的视线。

  我提醒那边的人:“快看,看看有鸡蛋没?”

  有个离得最近的大姐迅速跑到那棵树下找了找说:“没!已经七月了,小鸡早会糟蹋人了,哪还有鸡蛋?”

  我说:“再看看嘛,说不定还有晚婚晚育的野鸡呢。”

  只听见那大姐停住笑惊呼:“有,真有鸡蛋!”

  隔着两排枝繁叶茂的苹果树,辨不清虚实。

  “一、二、三……一共九个呢,九个!”闻声先赶到的人也跟着尖叫,不像忽悠人,我也从果树间隙钻过去,想看个究竟,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是否真的正确。

  先到的大姐已经把鸡蛋捡起来放进自己的太阳帽里了,土色,椭圆,比家鸡蛋略小,还带着母鸡的体温。她们两个人刚刚还在树下修剪低处的'树枝,也没有惊跑忠于职守的野鸡妈妈,后面的人搭梯子准备修剪高处,梯子腿斜插进去无意中撞到了鸡窝,才把鸡妈妈赶跑,鸡窝也仅仅只有薄薄一层干草叶,紧贴着树身地面,被鸡卧过的圆圆的痕迹很明显。

  大家这才想起来疑惑我凭什么就判断会有鸡蛋。

  凭经验,一般情况下,当人的脚步声接近鸡窝几米远时,野鸡就会受惊起飞,而且一出来至少两只,这只母鸡之所以没有提前逃命,冒着生命危险守着窝,说明窝里有值得守的东西。动物不像人,守名守利守情守信仰或者守一大堆难以明确的杂乱如麻的东西。一只野母鸡,除了鸡蛋还有啥值得这样守护?就像咱们女人,受尽生活煎熬始终不肯离窝的原因多半是因为丢不下孩子,这就是母爱,眷顾和守护后代,是母性动物的通性。

  大家很赞同我的观点,但关心的还只是,这九枚罕见的野鸡蛋到底还能不能吃,怎么吃?

  这块地十天前才打过农药,九个蛋,有可能打完农药第二天野鸡入住,一天一个蛋,这样的话,说明鸡蛋还是新鲜的,还能吃。

  很快有人反对,那不一定,说不定打药前野鸡已经来了,打药的人根本没看树下。

  那个大姐从帽子里面取出一枚鸡蛋,举过头顶摔向地面,想看看里面到底好着没,竟然没有摔破,又用脚踩了一下,还没踩烂!估计她根本没舍得用劲,加上地面松软,所以才没摔烂,再结实它毕竟是鸡蛋而已,又不是鸵鸟蛋,更不是铁蛋。

  “不能吃了,有血丝!”远远地有人喊。

  “有血丝,不仅说明不能吃了,还说明鸡苗已经快孵出来了,真是造孽呦,九个小生命,快把鸡蛋都放回去吧,反正又不能吃了,不如积德行善。”那大姐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轻轻地把鸡蛋一个一个放回草窝,希望母鸡再飞回来继续完成它那未完成的艰巨使命。

  受了惊扰的母鸡肯定不会再回来了吧?

  那也不一定……要不然咱们放一棵草做记号,明天再来看母鸡回来过没有。

  公鸡不知道去哪里了?发现敌情,提前逃跑了?还是正好外出觅食了?显然附近都是才打过农药的,果子也都藏在纸袋子里,没有食物可供它们孵育儿女。是啊,有可能完全不知情的公鸡会回来接班呢。

  公鸡还会孵蛋?瞎说!

  有的鸟类就是父母轮流孵化。

  但是公鸡不可能,因为象家鸡一样,母鸡孵小鸡时体温比平时高,以前乡下人为了阻止母鸡造窝,想让母鸡腾出工夫多下蛋,就逮住狂躁不安,浑身发热的母鸡强摁到凉水里冰,以求退烧早早下蛋。不管那个土办法是否顶用,至少说明,单凭体温,公鸡就无法胜任,喂食伺候母鸡倒是可以。

  母鸡离开那么长时间,蛋壳里面的鸡苗早就感冒了,即使母鸡再飞回来继续孵化,估计也出不来了。

  蛋壳里的鸡苗会感冒?真会开玩笑!

  还真不是开玩笑,人工孵化器不就是始终要保持恒温吗?还要备用发电机,以防万一停电,就会半途而废,损失惨重。

  完了,今天真是造孽,要不是我多言,根本没人会想起去翻动鸡窝,或许会好点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希望母鸡会回来。

  即使大家今天不端了鸡窝,明天就又要给这块地打另一种叫做蓝铜的农药了,后天删草机也会删到那棵树下了,这窝野鸡功亏一篑是迟早的事,谁让它偏偏把窝造在果园里?野地那么大,造哪儿不好?难不成看上了这里避风遮雨,又少有蛇鼠天敌,还有越来越大,享用不尽的苹果,想让儿女一出来就终身不愁吃喝?

  大姐说:“都出不来也好,都出来了,又多了九张嘴和九双利爪祸害我们村的玉米。”

  出不出得来,好与不好,都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只是敬佩那份母爱。母鸡一直心存侥幸,冒着生命危险,坚守到最后,起飞逃走的那一刻,肯定是异常地惊慌又无奈,否则不会一下撞到防雹网上。

  母鸡还会回来吗?我想会的。因为我见过家鸡下完蛋用嘴把鸡蛋拨到窝旁再用麦草把鸡蛋苫盖起来,家鸡尚且知道偷藏自己生的蛋,何况本性更加浓厚的野鸡?它肯定会回来想办法转移孵化的。

  唉,动物无需养儿防老,尚且如此不舍自己的后代,有的人是不是应该惭愧。

【如此母爱-随笔写作】相关文章:

1.幸福原来如此简单-随笔写作

2.如此自由随笔

3.父爱,母爱-随笔写作

4.母爱如此温暖作文

5.如此写作的诗歌

6.人生如此-生活随笔

7.人生就是如此随笔

8.我们如此的生活随笔

上一篇:城市-随笔写作 下一篇:做真实的自我-随笔写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