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藻耀高翔门楼体现的时代文化特征论文

2018-10-01 论文

  网师园在城南葑门附近的阔家巷内,宋代史正志的万卷堂故址,清乾隆年间光禄寺少钦宋宗元重新规划布置并命名为网师园,亦有渔隐之意,“藻耀高翔”门楼便正对其正厅万卷堂,高6 米、宽3.2 米,其图案之精美、雕刻之精细、技艺之精湛反映了园主的地位及财气,同时更加重要的是寄予了园主的情怀和畅想也是当时苏州建筑砖雕技艺的体现和苏州地区时代文化的映衬。

  一、门楼朝向体现 “隐”情怀

  “藻耀高翔”门楼向内而立,正对大厅, 体现了苏州地区的文化特征。门楼虽是建筑之门面、主人之脸面却不能张扬示人,而是面向大厅,位于院墙正中恰能体现厅堂的主旨,起到一个视觉观赏点的作用,茶余饭后观赏、回味,趣味无穷。

  二、“藻耀高翔”字牌展现文人风采

  清乾隆年间网师园的主人正是宋宗元,世居长洲,历官至光禄寺少卿,后因泣养老母辞官归去苏州。其园主厅万卷堂门楼正中“藻耀高翔”字牌,是出自刘勰的《文心雕龙—风骨》之中的“若风骨乏采,则鸷集翰林;采乏风骨,则雉窜文囿。唯藻耀而高翔,固文笔之鸣凤也”,“藻”乃水草总称;“藻耀”,意即文采飞扬也是园主为了表达自己风骨凛然的绚丽超群文采,便以此明志,也以此表现了苏州人对于文采的重视程度之深。字牌作为门楼的中心,最能直接体现其文化内涵和园中主人的思想意境,这也是苏州砖雕门楼与徽派、晋派的门楼相比一个比较显著的特征,也是直接体现苏州文化内涵的建筑标识所在。在此处,“藻耀高翔”门楼与其正厅相对,且字牌位于左右兜肚、上下坊之间为门楼的中心位置,连接园中主要出入口与正厅之所在,很好地连接了库门与墙起到了一个衔接与过渡的作用。而门楼本身就好比匾额之于厅堂,是此处的重心,也是厅堂想表达的主旨充分反映了园主的文化和情趣之所在。在万卷堂中端坐品茗,赏阅一方天井而此门楼便是这方天井的重心和观赏的重点。而“藻耀高翔”四个大字便雕刻在门楼的中央部位,不加赘述、简单明了的点明了园主的心性思想,是门楼乃至所处空间的精神之所在,是整个门楼中最能表述思想和内涵的主旨所在,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使门楼在视觉丰富墙面的同时,也丰富了整个空间的精神内涵。

  苏州地区其他砖雕门楼的字牌均是如同“藻耀高翔”一般,位于上下坊和左右肚兜之间,占据着门楼的中心位置,其他一切的雕刻装饰都是为这样一个字牌做背景承托它的主题思想。且在苏州砖雕门楼相较于徽州等砖雕门楼,更注重的是其所表达的文化功能,从盛期直至衰落字牌的位置及其重要性从未变过。“藻耀高翔”字牌乃是表达园主的思想和对自我文学素养的自诩,网师园另一门楼“竹松承茂”则是取其家门兴盛之意。字牌内容多是表达园主思想、对后世寄予的希望、对家人后辈的规诫、激励等等含义。而其文字又多与当时的文人气息十分贴切,多是引经据典,例如“凤羽展辉”、“燕冀相承”、“刚健中正”等充分体现了园主的身份和地位也彰显了一个家族的文化内涵和精神之所在。且苏州清乾隆年间文人、状元题刻居多,书卷文人气息浓厚,书法也十分精美风格流利,充分展现了苏州人尚文爱书又隐于山水之间的高尚情怀。

  三、装饰题材道出个中希冀

  “藻耀高翔”门楼装饰题材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左右肚兜的两个故事题材,左肚兜便是“郭子仪上寿”立体戏文图,在唐肃宗时郭子仪为平定安禄山、史思明之乱立下大功,被封为汾阳王,后为兵部尚书。他的年寿很高,活了84 岁。他的8 个儿子、7 个女婿,都为朝廷命官,史书称誉郭子仪“大富贵,亦寿考”、“大贤大德”。这幅雕刻戏文图的寓意便是“福寿双全”,表达了园主甚至是当时的苏州人民对于子孙满堂、富贵福全的希望与期盼。而右侧肚兜便是“周文王访贤”立体戏文图,以周文王下跪求得姜子牙辅佐左右为原型,寓意“德贤文备”,也体现了园主愿被重用的报国之心。其它门楼的上坊下坊等分别使用了蔓草、寿、蝙蝠鹅头、狮子滚球等等,皆是为了表达茂盛、吉祥、福气、长寿等美好的愿望和希冀。

  当时多数的门楼砖雕题材均是宗教神话、民族风情和一些社会生活类的题材,以社会现实文化表达自我的希望与期盼,且苏州砖雕多有情节、故事及个性。如水浒《武松打虎》,西游记《比丘国救婴儿》。戏剧题材《刘备招亲》,神话传说《和合二仙》,《蟠挑宴会》,民间故事《百子图》,《五谷丰登》,还有耕读渔樵,麒麟送子等。也有动物、花卉等题材均是为了表达一种喜庆、幸福和美好愿望的。小结:“藻耀高翔”门楼作为清乾隆年间,砖雕盛期时的代表之作,其在形制、图案、字牌等的运用上均表现了一个时代的雕刻技艺乃至文化内涵。探讨它的文化体现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表现当时苏州的文化现象。

上一篇:关于摩梭人的民俗与服饰文化论文 下一篇:浅析佤族火塘文化的内涵论文
[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