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山赋美文

2018-07-15 经典美文

  原标题《读不尽的太白山》

  山之为册,朗朗上口,诵读未尽;

  水之为文,纹纹相连,咏吟不断。

  山灵水秀,文脉苍桑之太白山。

  便是这样一部,千百年来吟读经久的长卷。

  千百遍的诵读,总是意境无限;

  千万次的咏吟,总有诗意万行。

  不论你,随手翻开太白山哪一册哪一页,

  无论你浏览太白山哪一段、哪一行,

  你都能真切地领悟到,属于太白山之山水隽永

  那种千回百转、柔情似水的感觉,俯拾即是的智者的灵感,

  博大精深长者的襟怀,总会让你您沉浸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萦绕中。

  “惇物山”是太白山的另一个名字。《尚书·禹贡》谓之“惇物山”。《说文解字》云:“惇者,物之丰厚也。”

  故以“惇物”名山,可见对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很早便有发现。

  周代以后称“太乙山”,至魏晋始称“太白山”。

  历代帝王对其封王加侯拜公,文人墨客的足迹更是遍及太白山的山山岭岭,且留下了大量赞美太白山景色的绝妙诗篇。

  “抱赤日,吻青天”、“山衔今时月,洞藏太古风”是人们对太白山海拔高度和道家“三十六洞天”之“十一洞天”千年冰洞的描述。

  “凤泉神泽”、“金精神泽,”是唐玄宗、清乾隆皇帝对太白山的又一赞美。

  山中又有许多名刹古观,小桥、亭舍点缀其间,与山水林木融为一体。

  太白山自古以她自己雄奇、高危、清寒、神秘多彩的身姿吸引着人们登山观览,文人骚客便写下了许多咏太白山的诗篇。

  “太白泼墨山”相传便是李白做诗之处。

  自隋、唐以来,虽没有“终南捷径”的阶梯,但孙思邈、李白、杜甫、韩愈、贾岛、柳宗元、苏轼、苏辙、何景明、孙太初、李雪木、于右任等名人学士也曾多次登临,吟诗作画。

  汉代民谣曰:“武功太白,去天三百”,致使“半天横云秦川壮”

  (宋·韩琦);其山原始森林覆盖,珍奇动植物繁多,谷水溪流涓涓,奇峰怪石耸峙,“倚身松人汉,瞑目月离潭”(唐僧·无可)。

  又终年峰巅山头积雪,林上谷中云动,故有“天外嶙峋带雪看,玉龙鳞甲不胜寒”(元·仇圣藕),和“云塞石房路,峰明雨外巅”之咏叹(唐·贾岛)。

  又山下有千年汤浴温泉—“凤凰山下藏太阳,不施炉灶自成汤。泉水饱饮愁能解,浴过神泉骨自香”(明·康海)。

  太白山之于人们的“ 惇物”的印象,不单单在于其数以百千万年的第四纪冰川遗迹,也不单单在于其奇峰怪石,流云飞瀑的鬼斧神工和“六月积雪”。

  更在于其绵延不绝,历久弥新而又未能为人们全然了解的人文脉絡—她隐藏于每一寸的秀丽风景。

  休眠于每一片的断崖残垣,等待大自然时间的救捞。

  一座山,对于一座城市的厚德绵延不绝。

  一座山,对于一座城市的卿卿我我,也往往体现于此。

  于是,山成了太白山,水是太白水。

  洞是千年洞,树是风形树,

  草是独叶草,海是大爷海……城市为宝地(鸡)市。

  由此说来,太白山便是天然与人文的凝结。

  人常说,山以文秀,文以山重。

  无论是历代帝王将相的频频眷顾、道家佛界的'万千垂青,

  文人骚客的留连往返,还是普罗大众的代代拜谒,

  都归结于这种“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境界,

  归结于这种天脉与文脉的相生,归结于这自然与众生的相辅相成。

  而大凡道家风骨,寻山总会以清灵出世,幽奇竟秀为先;

  大凡佛门寺院,觅山总会以尘寰之外,善缘之内为准;

  文人墨客,踏山则无奇不往,无险不游。

  而太白山,则恰恰适于道,

  适于佛,更适于文人墨客、画家的纵横笔墨。

  座绵绣之山、佛缘之山、道缘之山成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得道仙人、大师高僧、文人墨客。

  所以,登临巍巍太白山,穿行于莽莽林海之间,“天人合一”之感顿生,“道法自然”义理觉悟。

  看山看文,问道、问佛相得宜彰。

  当然,为自然之太白山,一日历四季,乃天下一绝。为人文之太白山,我们既不可能以文词穷尽其清寒、雄奇、高危、神秘,也不可能以俗眼洞穿其清寒、雄奇、高危、神秘。

  但太白山之奇峰异水也并非晦涩艰深难懂,太白山之历史烟云也并非难分难解。

  我们大可以籍朝拜之心,吟咏啸歌,行游人之旅,在太白山这座自然与人文宝库中谦躬倘佯、匍匐聆听。

  为一座山之神仙神奇神圣,挥洒着应有的笔墨……

  我读太白山,一册读之不尽、品之不完的长卷……

【太白山赋美文】相关文章:

1.相思赋伤感美文

2.秋实赋美文

3.感恩赋美文

4.赋心美文

5.红叶赋美文

6.生活美文-秋之赋

7.美文破窑赋的鉴赏

8.野菊花赋美文

上一篇:感觉中的谎言美文 下一篇:专业,就是无人企及优秀美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