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阅读原文

2019-03-15 古籍

  钦差大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林公既陛辞,礼部主事仁和龚自珍则献三种决定义,三种旁义,三种答难义,一种归墟义。

  中国自禹、箕子以来,食货并重。自明初开矿,四百余载,未尝增银一厘,今银尽明初银也。地中实,地上虚。假使不漏于海,人事火患,岁岁约耗银三四千两,况漏于海如此乎!此决定义,更无疑义。

  汉世五行家,以食妖、服妖占天下之变。呀片烟则食妖也,其人病魂魄、逆昼夜,其食者宜缳首诛!贩者、造者宜刎脰诛!兵丁食宜刎脰诛!此决定义,更无疑义。

  诛之不可胜诛,不可不绝其源;绝其源,则夷不逞,奸民不逞;有二不逞,无武力何以胜也?公驻澳门,距广州城远,夷荜也。公以文臣孤入夷荜,其可乎?此行宜以重兵自随,此正皇上颁关防使节制水师意也。此决定义,更无疑义。

  食妖宜绝矣,宜并杜绝呢羽毛之至。杜之则蚕桑之利重,木棉之利重;蚕桑、木棉之利重,则中国实。又凡钟表、玻璃、燕窝之属,悦上都之少年,而夺其所重者,皆至不急之物也,宜皆杜之。此一旁义。

  宜勒限使夷人徒澳门,不许留一夷。留夷馆一所,为互市之栖止。此又一旁义。

  火器宜讲求,京师火器营,乾隆中攻金川用之,不知施于海便否?广州有巧工能造火器否?胡宗宪《图编》,有可约略仿用者否?宜下群吏议。如带广州兵赴澳门,多带巧匠,以便修整军器。此又一旁义。

  于是有儒生送难者曰:“中国食急于货。”袭汉臣刘陶旧议论以相抵。固也,似也,抑我岂护惜货,而置食于不理也哉?此议施之于开矿之朝,谓之切病;施之于禁银出海之朝,谓之不切病。食固第一,货即第二,禹、箕子言如此矣。此一答难。

  于是有关吏送难者曰:“不用呢羽、钟表、玻璃,税将绌。”夫中国与夷人互市,大利在利其米,此外皆末也。宜正告之曰,行将关税定额,陆续请减,未必不蒙恩允,国家断断不恃榷关所入,矧所损细所益大?此又一答难。

  乃有迂诞书生送难者,则不过曰“为宽大”而已,曰“必毋用兵”而已。告之曰:刑乱邦用重典,周公公训也。  至于用兵,不比陆路之用兵,此驱之,非剿之也,此守海口,防我境,不许其入,非与彼战于海,战于艅艟也。伏波将军则近水,非楼船将军、非横海将军也。况陆  路可追,此无可追,取不逞夷人及奸民,就地正典刑,非有大兵阵之原野之事,岂古人开陆路开边衅之比也哉?此又一答难。

上一篇:《人有卖骏马者》原文阅读 下一篇: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原文阅读
[古籍]相关推荐